异乡的脉搏——5位年轻摄影师对他乡的视觉表现

2023年10月15日,展览“异乡的脉搏”在上海榕异美术馆开幕。该展由林叶策划,冯依伦、六尾儿、王露、崔善生和宛超凡五位年轻摄影师展示了他们的作品。


“在全球化浪潮下的今天,几乎所有人都不得不面临故乡的瓦解。外出求学、异地工作、他乡生活也早已成为现代社会的常态。不论故乡是否依然温情脉脉,如何在异乡生活、在异乡重新认识自我,与陌生化环境共处,在陌生与疏离之中发现并构建温情,都成为了我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策展人林叶说,“这些作品所表现出来的情感与经验虽然各不相同,但并不意味着这些异乡状态是个别的、离散的、断裂的,恰恰相反,这些情感与经验很可能是共同存在于我们的生命经验之中,共同构成一种丰富且完整的异乡性。”


冯依伦在意大利留学期间创作的《迷途列车》是一趟在异国他乡寻找自我的列车。他在各个小镇之间火车旅行,尝试以这种漫步的方式感受真正的亚平宁半岛。从这组照片中可以感受到这个旅程或许有点嬉皮有点颓废有点迷茫但却并不虚无,他的影像之中始终有一股稳健而积极的力量在推动着他去探寻属于自己的方向。


《迷途列车》系列之一,冯依伦作品


《迷途列车》系列之一,冯依伦作品


《迷途列车》系列之一,冯依伦作品


《迷途列车》系列之一,冯依伦作品


六尾儿长期工作生活在上海。身在异地的他始终能够用一种饱含诗意与细腻的视线抚摸自己的异乡生活,日常生活中容易被人忽视的点滴细节经他之手都能焕发出动人的光芒。他的摄影作品《原谅我》在墙上散布开来,我们能清晰地感受到他对过去生活的情感,对个体历史的情感,对社会变迁的情感。这种情感非常的复杂,就如我们面对生命中任何一个难以言说的时刻一样。他的作品具有诗意,能异常精准地表达出内心中那份复杂情愫,让人从中感受到一股难能可贵却在当下总是容易被人遗忘的对生活的真诚与坦率。


《原谅我》系列之一,六尾儿作品


《原谅我》系列之一,六尾儿作品


《原谅我》系列之一,六尾儿作品


《原谅我》系列之一,六尾儿作品


在东北出生、在广东成长的崔善生在多年之后重新回到自己的“故土”东北,去回看这个已然成为“异乡”的故乡。从某种意义上讲,出生地是烙在每个人生命之中的一个重要的标志。他的照片被放得很大,乍一眼,蓝色占据了画面,跨越了季节,冬季的冰寒与春夏那种气爽天高都从蓝里透露了出来。《乌鸦的臼齿》这个作品中并没有很强烈的我们习以为常的东北性,但却有着一种能够引发大家共鸣的异乡感与陌生性,诱导着我们去探索故乡与异乡的边界。


崔善生作品


崔善生作品


崔善生作品


崔善生作品


王露在日本留学、生活多年,与很多人一样,如何在这样一个国度找到自己的文化与情感的脉系,成为了一件不得不面对的重大问题。在日本留学、生活多年的王露使用大画幅相机,拍下了那些与她同样在日本生活多年的同胞和他们在日本的家。《帮》这个作品是一部在内在经验与外部环境之间不断进出的作品。进入不同的内在经验可以获得一份共情,退出到外部环境可以获得一种理性的辨析。她并没有将这样的异乡经验视为异质化的存在,而是将其理解为某种如植物一般的生命体,在一个更大的、更为包容的环境中逐渐成长。


《帮》系列之一,王露作品


《帮》系列之一,王露作品


《帮》系列之一,王露作品


河流之于宛超凡,应该有着某种独特的隐喻。宛超凡拍下了日本关东的“母亲河”荒川。他沿河顺流而下,观察河两岸的自然、都市与人。河流既可以理解为一种个体生命的象征,也可以视为自然性的隐喻。因此拍摄一条异乡的母亲河,对于一名异乡人而言,也就有了特殊的意义。


《河流全都知道—荒川》系列之一,宛超凡作品


《河流全都知道—荒川》系列之一,宛超凡作品


《河流全都知道—荒川》系列之一,宛超凡作品


《河流全都知道—荒川》系列之一,宛超凡作品


《河流全都知道—荒川》系列之一,宛超凡作品


美图欣赏

拍摄港风小姐姐  II
青春期的诗
愁倚栏
盎然春意
公园和妹子随拍 II
春季花海少女(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