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中国摄影年度排行榜②丨赵润东

/ Allegorithm /


艺术家:赵润东


1998年生,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系,2022年驻留于德国莱比锡 PILOTENKUECHE,曾获中国美术学院林风眠金奖、明日视线奖提名奖、平遥国际摄影节鲲鹏奖等,作品曾先后展出于CAFA ART MUSUM LangFang、上海西岸艺术中心、The Wrong双年展、 Lichtspieple des Westens Video Art Festival、上海K11、浙江美术馆等,目前工作生活于杭州和上海。


作为成长于互联网漩涡的一代,赵润东的作品紧密联系着当代社会和年轻文化。其创作关注于数字时代催生的新一代年轻人的生存状态,通过使用3D游戏技术和AI技术来探索数字化和全球化背景下的文化身份、自我认知和生存状态等重要议题,以及新殖民主义下的文化适应和反抗。他的作品涉及影像、装置、绘画等多重媒介,不断讨论着人类与技术、自然与人工之间的复杂关系,并通过艺术手段呈现出不同的文化视角和生态意识。


在虚拟与现实之间——访赵润东


采访/郑家伦


“Allegorithm”系列之二,印度薄饼(Naan)


郑家伦:你的系列作品“Allegorithm”是用计算机生成的图像,具体含义、创作过程是怎样的?


赵润东:“Allegorithm”来自曾经看过的一篇文章,是算法(algorithm)与寓言(allegorical)的合成词语,指代寓言式的算法。这个词语的变体“Allegorithmic”恰好也是一家法国公司的名字,这家公司开发了非常重要的3D材质制作软件Substance Painter。


这个系列作品使用了非常多的数字扫描资产,其中的人物原型经由扫描逆向建模后被放置在虚拟的空间中,其大部分衣着、饰品以及文字信息在现实中都有着对应的原型。这个系列作品本质上是三维游戏技术生产的肖像,以一种类型学的形式重复排列,来自互联网模因(meme)、电子游戏和Cult电影中的不同符号与现实之间存在的冲突与重叠。


“Allegorithm”系列之四,肉花(Meat Flower)


郑家伦:为什么最终选择以静态图像进行呈现?


赵润东:我之前大约有两年的时间专注于动态影像的创作。这种长周期的创作方式很容易带来倦怠感,同时也无法快速地针对临时想法有所产出。但是,平面的静态图像的创作缓解了我的焦虑,给我带来了一种快餐式的创作快感。


“Allegorithm”系列之五,矿工(Digger)


郑家伦:在这个系列的创作过程中,哪些冲突随之显现?


赵润东:因为每幅图像其实都对应着现实世界的诸多事件,所以,在不断收集素材与在电脑中编辑、熔炼的过程里,我能感受到现实世界事件的可靠性与真实感越来越模糊,其中的矛盾与悖论性也不断地凸显出来,就像恐怖谷效应一样。这些图像与真实世界的人类和事物极为相像,但内部逻辑却完全不同,甚至相互冲突,它们是不可读的图像。


“Allegorithm”系列之六,太阳(Sun)


郑家伦:你如何理解“现实”?


赵润东:现在,我认为所谓的“现实”是我们用合理性编织的“超梦”(《赛博朋克2077》中的一种虚拟现实系统)。人们一直在利用语言构造事实,用逻辑性与合理性去安抚大脑,用价值判断去驯化焦躁不安。现实与虚拟无非是此锡安与彼锡安(Zion,《圣经》中耶和华的住所,有避难所之意)。


郑家伦:动画、文学、音乐、雕塑、游戏、灯箱在你的创作中融合兼用,你的作品因此有了较强的实验性。


赵润东:一直以来,我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数字艺术家,尽管我在创作中使用了一些游戏和3D技术。很大程度上,艺术媒介的选择关系到作品本身的意义表达。我喜欢各种各样的媒介,也很享受不同媒介相互组合带来的快感与可能性。


“Allegorithm”系列之八,我爱化石(I Love Fossils)


郑家伦:你如何理解数字艺术?


赵润东:一切计算机介入创作的艺术作品都可以是数字艺术,它可以是各种形式的。在某种程度上,扫描、录像也可算作是数字艺术。其实,数字艺术这个概念在今天已经愈发难以成立了,因为大量艺术家的工作流程中都已经有了数字媒介的介入。数字艺术是一个来自20世纪的归纳与总结,如今其所指范围太过广大。因此,从数字艺术这个概念出发的话,我们其实无法说明我们到底在做什么。


“Allegorithm”系列之九,莫莫(Momo)


郑家伦:为什么会持续关注生长在数字时代的青年群体的生存状态?


赵润东:我关注青年群体的生存状态其实就是对自身生存环境的关注。这一关注点源于我对周围事物的不信任,以及对城市与社会模式的深深的怀疑。我们身处一个被设计好的文明进程中,但这种设计正在逐渐地变得不再可靠。但是,我们人类这种低维度的生命形式又难以实现真正的突破。


郑家伦:谈谈你所理解的NFT?


赵润东:NFT本身可以确保数字作品的唯一性,对影像作品、数字雕塑、绘画作品的收藏来说是非常棒的。但是,现在所谓的NFT其实跟球星卡并无根本上的区别,其关注点仍在对整个市场模式的经营上,与真正的艺术尚无关系。我觉得它更像是炒股。


“Allegorithm”系列之十,拳击手(Boxer)


节选文章来源丨《中国摄影家》杂志2023年第1期



评委评语


张辉


赵润东的作品通过三维数字扫描及三维虚拟重建的两种手段,将本就合理存在的现实世界通过科技手段创建为“僭越现实”的虚拟再现。作品中以真实形象出现的人物景象,脱离自我生存空间,被安排于虚拟空间之中,但又显得异常合乎逻辑。这些加工过的“真实”版人物,早已突破了摄影的边界,以非真实的理想主义作品样貌来诠释艺术与科学的“情愫之间”所钩联生长出来的“贤者之石”。作品很难以传统摄影艺术价值标准来判定其优劣真伪,也无法用确定语言表达其主观情感的多寡浅深,作品看似呆板人物的造型以及人造的宙宇之中,似乎是以试金石的方式向我们再一次询问摄影存在的意义所在。

美图欣赏

夏日小鱼儿
无声入夜”夜景人像-下
荷花古风美女人像(一)
夏夜幽香
洋溢的春光
复古午后-I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