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生活的方法——刘珂&晃晃个展开幕

展览现场


2021年1月30日,艺术家组合刘珂&晃晃的个展《庆祝生活的方法》在成都当代影像馆拉开帷幕。展览由王庆松担任策展人,通过影像、装置、表演等多种媒介集中展现了这对艺术伉俪相伴十余年来生活与创作交织的亲密关系。


成都当代影像馆创始人钟维兴、副馆长程基伟在开幕现场


策展人王庆松


正如策展人王庆松所言:“此次展览我想呈现一种更日常化的、平铺式的展出方式,用看似无序的结构让观众产生不同的联想和理解。希望观众以‘参与者’的身份去观看整个展览,切身的感受整个展览营造的剧场感、日常性。”


《庆祝生活的方法》


展览现场


开幕当日,一首喃喃自语的诗歌独白——《无用的边界》——揭开了展览的面纱。随后,艺术家缓缓上前,在置有沙堆、时钟和红色幕布的展厅入口处,开启了一场关于时间、空间与关系的表演《庆祝生活的方法》。


现场寂静,在远处的时钟滴答中,两人背靠背,拿起地上延续进展厅的长条形幕布,不断旋转缠绕,使其成为彼此的纽带,而这缓慢转圈的步履,也成为引领观者穿行展厅的线索。


展览现场



随着脚步行进,二人身上的幕布越裹越大,越裹越紧,轻盈的姿态变得沉重缓慢,但他们彼此支撑,依旧保持平稳的步伐。直到展厅最深处,观者才发现那股从表演开始就配合着落下的细沙。


展览现场


细沙从展厅上方落下,落入二人背脊的缝隙,落进幕布中央。他们静立于幽暗的红墙展厅之内,只剩细沙的流动与时钟的滴答。随后,二人“挣脱”缠裹的幕布,只留一个空心的幕布堆,细沙不停落在上面,仿若时间。


《庆祝生活的方法》融合了影像、装置、表演等多种媒介,展示出这对艺术家组合通过身体和行为来探索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平等、信任、真实的姿态共同对抗时间的流逝,并传递出最简单质朴而又真诚的能量。


《镜子》


几乎和所有的关系一样,时间是这对夫妻最大的敌人和朋友。“十五年的相识,这种累积的熟悉经验慢慢让我们感到不安,流动在两人之间炙热的能量交换停了下来。我们想回到初识时互为镜子般的真实情感流动,于是我们约定尝试建立一次重新的连接,每天相互为对方拍摄然后组合在一起写上当天的日期封存起来,没有约束,没有期限,没有结果。”刘珂&晃晃说道。


©刘珂&晃晃,《镜子》,摄影装置,尺寸可变

©刘珂&晃晃,《镜子》,摄影装置,尺寸可变


这催发了作品《镜子》的诞生:2017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他们每一天相互为对方拍摄一张照片,拼接在一起并在中缝写上当天的日期,然后粘贴在光敏树脂3D打印的135度夹角基座上。毫无间断的2年,730天,1460张互相凝视、互相拍摄的图像,它们被无序、分散地安置在墙面,产生出开放的、鲜活的能量互动。


《镜子》完成后,他们更加确定了未来创作的方向。突如其来的疫情,没有停止他们探索的脚步,反而让生活的细节逐渐被发觉、被放大、被高举。作品《留给时间的》就是他们在疫情期间基于作品《镜子》的再创作。


©刘珂&晃晃,《留给时间的3#》,摄影装置


这件作品使用了他们在多年生活中累积的各种物件和材料,包括干枯的植物、燃烧剩下的香根、落在大地上的羽毛、河边的石头、脱落的头发……这些陈旧的物件和作品《镜子》中的照片一同融合在创作中。


这组交织着记忆和情感的时间容器,在虚构与实体、想象与真实、不可见与可见的不断组合之下,像旧抽屉般被打开。


《无用的边界》与展览的时空想象


诗歌常常成为刘珂&晃晃在某些重要时刻汲取精神资源的关键来处,正是皮扎尼克的诗歌《无用的边界》启发了他们关于本次展览空间的设想和呈现。诗歌的意象在展厅里形成一个无形、无限的时空:没有传统叙事的起承转合,只有无数的碎片、错乱的瞬间构成情感与记忆的全部。


一个地方

我不是说一个空间

我在谈论

什么

谈论它所不是的

谈论我所认识的

不是时间

只是所有瞬间

不是爱

一个缺席的地方

一根相结的线


——《无用的边界》皮扎尼克


展览现场


正如展厅中间的《连接处的光》,这是艺术家根据展览空间创作的行为装置作品。两面镜子相对悬挂在墙上,两人分别从悬挂镜子处的墙面开始对Break on through to the other side...JIM MORRISON的歌词进行解构书写,通过不断重复的书写来体验每一个当下,直到两人的书写行为和笔迹在展厅地面中间的一束光下连结。


在连结处远望墙上的镜子,就能看到镜中被反射的光。此时,镜子、笔迹、光在此处完成了三者间的无限循环。


展览现场


或是因为期许、或是因为害怕失去,与之伴生的哀乐与焦虑成为了所有关系的共通感。这对艺术家组合,用决绝的勇气去重新审视彼此的关系,幸运的是,他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找到了抵御时间裹挟的堡垒,找到了尚未被攻陷的情感要塞。他们用最质朴的方式,去阐释生活可以被看见、被质疑、被讨论、被戏剧化、被舞台化。


在二人看来:“展览就像我们生活和作品的切片,有快乐有纠缠,有和谐有冲突,有对当下的认可,有对未来的不确定和洒脱,如格洛托夫斯基说的那样‘生活方式就是通向生活的道路’,在这条路上找到属于我们的庆祝生活的方法。”


展览于1月31日正式对公众开放,并将持续至2021年4月4日。(图片来源:成都当代影像馆)


美图欣赏

七姊妹花开欲红
复古柔焦人像 青春梦
拍摄治愈系的微笑
爱如空气
如何拍电影感的少女
经典人文镜头上手体验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