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文盲:拍摄需要从内心引发尊重与善意


Photofans:请介绍一下自己吧。


洋文盲:我的人生经历很简单:18岁当农民,20岁做公社干部,23岁考入新闻班,24岁进入中国青年报做编辑记者,直至退休。



Photofans:为何对人像这个题材特别感兴趣?


洋文盲:确切地说,我是对拍纪实和街片感兴趣,街上的场景街上的人都是我的兴趣点,这两个帖子里主要是讲人的故事,所以大多是人像。


尼泊尔的故事 洋文盲作品

我见到的印度人 洋文盲作品



Photofans:在印度和尼泊尔,你把镜头对准了街上的人们。在街头人像的拍摄过程中,你与拍摄对象的关系是怎样的?在摄影之外,你们会否有互动?谈谈你街头人像的拍摄心得吧。


洋文盲:在拍摄过程中,我与拍摄对象首先是人格平等的人,无论他们是什么身份什么处境,都从内心尊重他们。有了这种尊重与善意,被摄着就会接受你。拍摄时,如果对方表示哪怕是轻微的拒绝,我会立即停止拍摄,即使这个镜头是我特别想要的。


在国内拍摄,只要可能,我很愿意与被拍的人聊几句,因为我很想了解各种人的生存状态和他们的故事,顺便再让他们看看你镜头里的他是什么样子,他会很高兴,这也是对被摄者的一种尊重。在国外由于有语言障碍,只能以手势和微笑或给一些小费来表示你的谢意。


我拍纪实和扫街,最看重的是真实,这也许是搞新闻的职业习惯。拍人,我都是抓拍,尽量在被摄者末知觉的时候抓拍,即使让对方发现了,也绝不摆拍;拍景,我喜欢顺其自然,什么东西影响了我的构图,我宁可移动自己也不挪动东西,尽量表现事物最原本真实的状态。注重片子的故事性,尽量交待环境,也喜欢讲述片子背后的故事。也很少用超广角近距离、低角度地去拍人,觉得以平视的视角去拍,不变形,也更真实。与被摄者保持安全距离,尽量不让对方不舒服。在形式与内容不可兼得的时候,我更看重内容。


尼泊尔的故事 洋文盲作品

我见到的印度人 洋文盲作品



Photofans:在你看来,印度和尼泊尔这两个国家的人们,对待镜头有什么差别?


洋文盲:尼泊尔和印度表面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人们的平和友善,信仰的虔诚,色彩的艳丽等等。但感觉相比之下,印度人心态更加开放,对陌生人更主动更热情,即使是胡同平民街头商贩,都很从容淡定,面对镜头不畏缩,不躲闪,也不迎合,让你感受到他们内心的平静。而且很多人喜欢被拍照。


本文导航

第1页 关于洋文盲
第2页 从内心尊重他们
第3页 心存善意就会有意想不到的回报

美图欣赏

雨中玫瑰-无爱无伤
写意暖光 阳光女孩
屋顶情歌
开心的笑
动漫展—COSPLAY
夏天的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