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明景和:用摄影在青岛街头寻宝

本期介绍的佳友明星是春明景和。


春明景和


他说自己真正接触摄影是从1982年开始的,当时在单位从事通讯报道宣传工作,单位有台海鸥135风箱式胶片机由他保管使用,年底又为自己添置了一台富士STX-1135胶片机。那时他对摄影的喜爱可谓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为恶补基础知识,到处求师学艺,购买摄影书籍、杂志,自己动手冲洗胶卷、放大照片,然后装裱起来投稿参赛。每逢下班时间和节假日,包括利用出差的机会,都会随身带着相机和备用胶卷,走到哪儿拍到哪儿。起初拍摄,没有什么主题、素材的概念,大多是些会议照、文体活动照,以及拍拍花草、风景、人物等,总之是逮着什么拍什么。到了当年10月份,他拍摄的一幅黑白照片《秋菊》首次被《铁道工人报》刊登发表后,兴奋地几天睡不好觉吃不好饭。随着技艺的不断长进,陆续又有《人面桃花相映红》、《春江水暖鸭先知》、《圆明园遗址抒怀(组照)》等作品见诸报端。其中,在北京故宫拍摄的一幅陕北农村老夫妇游园的照片《远古的梦》,还曾获得山东省青年摄影比赛三等奖、铁路系统青年摄影比赛一等奖。


春明景和作品


1986年,春和景明调到青岛铁路分局团委工作后,组织成立了青岛铁路青年摄影协会,每年都带领青年摄影爱好者深入铁路沿线采风、办影展,经常忙得不亦乐乎。后来由于工作岗位调整等原因,渐渐无暇顾及。弹指一挥三十余载,已过知天命的他,仍然割舍不下对摄影的痴情和执着,经几位当年“发烧好友”的鼓动,2015年下半年又重新拿起了相机。在他的摄影经历中,有两位摄影师深深地影响过他,一位是法国著名摄影家布勒松,这位被誉为“人类喜剧的报道者”的摄影大师,他的那幅《买啤酒的小男孩》,令他仰慕至今。另一位是我国著名摄影家解海龙,他的传世佳作《大眼睛》,令人过目难忘,久久回味。


春明景和作品


现在他经常使用的是一部佳能6D相机,外加三只镜头:佳能EF24-105mmF/4L IS USM,佳能EF70-300mmF/4-5.6L IS USM,腾龙SP15-30 mmF/2.8Di VC USD。EOS6D的便携性以及准专业化的全画幅画质,特别是内置的WiFi功能,能带来更加快捷自如的拍摄和存储。


春和景明认为,街拍最理想的效果是能给观者讲述一个故事,照片里的人物越多,这个故事就越容易表达出来。有时可能场景很平常,构图并不精准,内容也比较直白,但如果达到了心里的那个最佳瞬间,他就会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同时在拍摄这些题材时,在纳入主题之外,很多情况他都会兼顾老街的环境,把它拍成偏街景的画面。而青岛,作为他生活、工作的地方,这里的山山水水滋养着他。特别是家乡的那片海,令人陶醉,令人眷恋。他认为关注家乡的发展,记录家乡的变迁,匹夫有责,况且这里也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和灵感,“红瓦绿树,碧海蓝天”,是青岛美丽景色的真实写照。所以他的街拍作品,大多是青岛本土城市文化的地标性景观,也是城市历史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随着城市发展进程的加快,这些东西正在逐渐消失,或者离人们的记忆渐行渐远,但对一个摄影爱好者来说,这是一个“寻宝”的过程。


春明景和作品


他觉得在拍人物的时候,自己心中一定要有与拍摄对象平等一致、和谐相处的意识。能与之互动最佳,如达不到互动的状态,最好静静地观察等待,然后在尽量不惊扰拍摄对象的情况下,迅速按下快门。要在端起相机将镜头对准拍摄对象的时候,以尊重之情,把他们或者她们当做是你这部片子的“主角”。


春明景和作品


一路走来,他对摄影的“恋之初”、“爱之深”、“情之切”,从初期的单纯记录影像,到慢慢的感悟发现美好,直至渐渐的提炼凝固瞬间。摄影,为他带来了欢乐,让他亲近了自然,品味了生活。“时光易流逝,光影无穷尽,在一次又一次按动快门中,暮然回首,如果我发现自己记录沉淀下了很多自以为精彩的瞬间,那么我就心满意足了。”春明景和说到。


春明景和作品



美图欣赏

去花鸟岛拍摄小姐姐(I)
白日星光 藏梦入怀(下)
复古人像
拍摄电玩城人像
索尼A7R4 拍摄樱花车站JK制服人像
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