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摄:TOP20新锐是鼓励 学摄影需拓展外沿

在上月公布的TOP20·2013中国当代摄影新锐中,佳友好摄(真名:陈晓峰)凭借作品『植物 置物』入围其中,在本期的明星中,我们就从这组作品开始,听好摄说说自己的摄影故事。


 


作品链接:


陈晓峰:植物 置物


陈晓峰:喀什


 



 


photofans:请先自我介绍一下吧。


好摄:我1979年生于上海,从出生到现在三十多年基本没长时间离开过上海。我从2005年开始摄影,我有自己的本职,摄影算是一个业余爱好,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爱好占用了我越来越多的精力,同时我也想做得更好更精道些。


 


photofans:近来你也入围了2013 TOP20中国当代摄影新锐,说说这对你意味着什么吧。


好摄:这个对于我来说首先无疑是上了一个平台,是个很大的肯定,鼓励我朝目前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但同时也是一个挑战。打比方来说,这次top20的20人里,我可能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美术或者艺术教育背景的获奖者。置身于这样的一个获奖群体里,我会想到以后凭什么和那些有着丰富专业背景的摄影师、艺术家一起玩儿?虽然专业背景不代表一切,可是本次top20比赛中我还是看到了自己的薄弱之处。拍摄的想法没问题,但是到了具体操作的部分,专业知识的欠缺的缺陷就暴露了出来。当然,像以往一样,摸索着自己解决问题或许也是一种方法,但是我希望有一种更有效更系统的解决之道。


 



植物 置物——好摄作品


 


photofans:从你的入围作品『植物 置物』开始吧。如何想到去做这样一个主题的?


好摄:我最初拍摄这个的客观原因是因为工作,我不方便请长假离开工作岗位,所以只能做一些在上海范围内步伐所及的项目。相比以往我热衷的报道/纪实摄影,我的活动范围大大的受到了限制。所以我开始观察生活工作场所的事物,关注周围的情况。我发现我活动的场所中,不少植物都是如此状态,被人为放置装点环境却又被疏于管理。我开始思索这背后的故事,就是这些室内摆设植物于人类而言的意义到底在哪里。这也是这组照片背后的中心观点,植物存在脱离原本生长语境,被人类“文明”化的现象,这有点像被裹了小脚的女人,都是为了要符合某种人类“文明”的需求而其原有生存方式被改变甚至扭曲的状态。我想通过这组照片来反思这些被人类城市化环境所定义的植物的生存状态。另一方面就是我父亲是个业余的花草爱好者,他为了这个爱好还专门去考了个中级园艺师。我从小就看他伺弄花草,有时也会帮忙和他一起弄。可能这也是我做植物相关作品的潜在影响。


 


photofans:照片的色彩似乎不同寻常,你是怎样调整这个色彩的?


好摄:因为这组照片的各种花花绿绿的纷繁场景还是不少的,为了使整组照片色彩相对一致,我做了一些后期的处理,包括改变色相,降低色饱和度等。


 



植物 置物——好摄作品



植物 置物——好摄作品


1234下一页

美图欣赏

芳华
轻便人像搭配拍摄漂亮的漫展少女!
唯美外景人像 盛夏流年
日光少女
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早餐开始(A7R4拍摄)
雨中玫瑰-无爱无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