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一:遗失的文化让我眷恋

佳友天一的作品多会关注那些遗失的文化——家园、港湾与城池。或许因为遗失这个字眼,看他的作品总会有些伤感,阴暗的天,远去的背影,悬浮于半空中的小虫似的东西飘来飞去,每当出现这些景物时,好像总伴随着一些告别的词语。


天一告诉我,这些都是拍摄于他的家乡,一个渐渐消失的小渔村。


 



遗失家园 系列之一 天一作品


 


相关链接




遗失家园 渐渐消失的渔村


遗失港湾系列之一


蔚县-寻找遗失的文明


 


photofans:『遗失的家园』是在哪里拍的?


天一:这组“遗失系列”拍摄于我的家乡,天津滨海汉沽沿海渔村,渔村是在城市战略东移后渐渐消失的,和几百年的沿海文化和渔业文化一同消失的,还有那片养育数代汉沽人的富庶海岸线。


 


photofans:为何会选择去拍这样一个主题,你希望通过这组照片告诉别人什么?


天一:“遗失系列”有十几组,遗失家园是其中之一,是以不同“角度”用摄影语言表达同一主题,即一种文化的消失。至于为什么,其实很简单,以个人的能力无法传承遗失了的文化,记录一下总是可以的,实际讲也只能是记录……


我的作品不会特意告诉别人什么,摄影作品首先应该先告诉自己,用自己的感悟提出命题,以此拍摄融入情感的照片,这正象我在这组摄影作品所配诗中讲述的一样。


 


photofans:你的照片中,以“遗失”为主题的似乎特别多,为何你会特别关注这种旧的、失去的事物?


天一:首先,我的“遗失”是褒义的。我对遗失的关注来自于我对遗失的留恋,准确说是对那个文化的眷恋,对这片东有大海,西有稻田的土地的眷恋,对蓟运河穿城而过这片土地的眷恋。


你说我对“遗失”题材比较多,没错。这个主题从我的家乡到蔚县,从渔港到长城,都是我摄影涉猎的主体,其中有一条主线在串联着我的拍摄,那就是摄影作品中我想表达的那些文化,已经遗失的文化。人的最大财富莫过于能够有能力回忆,当然,对这些回忆能够记录是最好的。


 


photofans:这些照片都在看上去都调过色,整组的色调带着一丝伤感,这种感觉你是怎么做到的?


天一:我是对摄影作品比较严格的那类人,片子总会带有沙龙的那么一点味道,个人对摄影作品的后期也会是非常关注,对不同主题会用不同色调去充实主题再现,尽量让我的图片所提出的命题易读。至于命题的答案,还是由观看的人去定夺。当然,你读到了伤感,这也是答案,但不一定是唯一,一百个人会有一百个答案,这是我期许的结果。


把感觉转化成结果,我以为只要用心就可以了,用感觉重复地去读感兴趣的场景,我想会感悟到场景的诉求。


 



遗失家园 系列之一 天一作品



遗失家园 系列之一 天一作品


123下一页

美图欣赏

唯美外景人像 盛夏流年
日光少女
元气满满的一天从早餐开始(A7R4拍摄)
雨中玫瑰-无爱无伤
写意暖光 阳光女孩
屋顶情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