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反往事之二 “O记”风云

O记这个称呼,顾名思义,取Olympus的首字母而来,我记得大概是十几年前我写稿时用“奥巴”来称呼奥林巴斯结果还被论坛的老行尊斥责应该用“O记”而不该用奥巴,说奥巴既不严谨也不官方,尽管这话弄得我一脸懵圈,但还是说明这个称呼在用户心中的地位。今天的故事的主角便是奥林巴斯,也是《无反往事》的第二篇——《O记风云》



新时代来临 开启M43之门


2008年8月6日,奥林巴斯正式宣布将推出专为小型可换镜头数码相机设计的Micro 4/3镜头卡口,同时奥林巴斯也透露:将会推出符合Micro 4/3规格的数码相机,这类相机将会完全取消反光板和光学取景器,但在感光元件尺寸上其实和普通4/3相机完全一致。只是经过改良后,镜头卡口和感光元件的距离(法兰距)瞬间缩小了一半,镜头卡口直径也从原来的50毫米缩小到了44毫米。金属触点增加到了11个。随后的德国科隆photokina展,我们就见到了那台著名的银黄相间的M43模型机。当时的这款模型机确实引起了不少的轰动,尽管松下相似结构的G1真机已经发布,但人们还是对于这台相机更加期待,毕竟它让人联想起了曾经辉煌的奥林巴斯PEN时代,那位著名的米谷美久先生。



那一年对于奥巴除了宣布开发无反相机之外,还宣布了另一件事,那就是在越南成立了生产基地。占地12万平方的这个基地除了会生产相机和镜头外,还生产奥林巴斯最赚钱的医疗内窥镜设备。这实在是一个英明的决定,即使十年之后奥林巴斯在越南定立的最低工资(月薪)也只有276万– 398万越南盾,这几乎与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的生产力成本相差无多,在商言商生产重心一部分的偏移为其节省了相当的成本,也让他在影像及医疗产业上具有了的极大的竞争力。



提前预判还是无奈之举? 关于O记的战略调整


其实要说2008年的photokina展上有几台经典单反产品问世,比如索尼的α900、佳能的5D markII还有徕卡的中画幅S2,这本该是一场单反的盛宴,但谁也没有想到狂欢之下依然走到今天尽然是两个不起眼的M43系列产品。奥林巴斯时提前预判还是无奈之举?可能每个人心中都有不同的答案。



从表面来看,奥巴似乎和松下一样因为画幅不占优所以单反的在市场上表现孱弱。进入无反是才不得已而为之,属于无奈之变,但从一些数据来看并非完全如此。



从无反概念提出前的一年来看,奥林巴斯包含数码相机业务在内的影像部门,销售收入增长了8.9%,达3205亿8900日元,而营业利润更增长了21.6%,达330亿8600万日元。其中具体到数码相机业务,本财年的销售收入达到了2935亿6600万日元,同比增长9%。



而诞生于1919年的奥林巴斯自1936年推出第一台相机开始,陆续有著名的PEN系列、OM系列以及口袋里的μ系列,胶卷时代的积累其实让他做数码时代并没有那么的举步维艰。似乎并没有松下甚至是当时的索尼那样迫切需要转型。所以我个人认为居安思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卡片之薄 单反之用


如果从我个人的审美出发,我可能会更喜欢08年的那款模型机的造型,他更接近于1959年的那台初代PEN。不过09年正式上市的E-P1也很吸引人,除了吸引到了过去奥林巴斯的用户之外还让很多女性摄影爱好者趋之若鹜,白色机身上市之后基本处于奇货可居的状态。



当然对于奥林巴斯而言,他更希望获得专业用户的认可,这也就是为什么他将产品发布的主题定为“卡片之薄 单反之用“。尽管希望很好,但奥林巴斯PEN系列里的第一台产品E-P1感觉上是有些仓促的。当时给我的拍摄感受是机器不易握持、机身反映慢,另外就是强光之下液晶屏取景看不太清。四个月后奥林巴斯立刻推出了这款产品的二代——可以外置EVF取景器的E-P2。其实严格意义来说应该称之为E-P1s毕竟只是主要增加了这么一项功能。



没有EVF插口的E-P1与E-P2在一段时期内同时销售,通过价格差异倒是形成了不错的上下配合,后来的日子奥林巴斯对于这种同系列一年两更的做法屡试不爽,也成为了奥林巴斯一种独有特色。



与松下相同,奥林巴斯在无反推出之初是先已旗舰产品来开拓市场,但相比于松下的义无反顾,奥林巴斯还是坚持了几年单反并行的战略或者说一开始他是希望这样的方式一路前行,但我们都知道这样理想的状态没有在任何一个品牌真的实现了。



2009年迎来送往,迎来送往,PEN系列重生缔造他的米谷美久先生辞世,一切变得有些五味杂陈。


数码PEN的成熟与财务造假危机


暴风骤雨前的奥巴依旧灿烂,这一年是PEN系列产品线真正走向成熟的一年,上半年推出E-PL2之后紧接着下半年又一口气推出了三台PEN系列产品,其中有升级款的E-PL3、旗舰级的E-P3还有被定义为更为年轻化的E-PM1。



E-P3标志着旗舰级PEN系列的真正意义上的,不仅在对焦上从过去的11点变成了35点且Live MOS的AF对比度采样速率从60fps提高到了120fps所以对焦速度也更快,同时这款产品在视频上也支持1080 60P的规格,尽管视频不是奥巴的强项,但是确实提高了他的综合性能,于此之外一直被诟病的没有内置闪光灯的问题也在这一代获得了解决,E-P3的用户终于可以即使用EVF取景器又同时使用闪光灯了。一切看起来都不错,剩下的就是给他更复古的造型了。



相比于旗舰级的E-P3, E-PL3和E-M1在性能接近的同时则更具有性价比,且E-PL3是奥林巴斯第一款具有折返屏的无反相机同时还采用了金属机身,E-PM1则相对小巧一些,价格上也更亲民。现在看来这两款相机其实直接冲击的是那些专业便携数码相机,比如尼康的P系列佳能的G系列等等,O记的这两款相机不仅具有画幅优势而且体积相仿、价格接近,你很难不让用户左右为难。



但暴风雨终究还是来了,秋季新品发布之后的几个月,东京京王广场酒店,上任仅两周的奥林巴斯CEO高山修一在闪光灯下以日本人习惯的鞠躬九十度方式向投资人致歉。在130余名日本国内外记者面前,高山修一首次承认在财务方面存在“非常不恰当的”行为,而事件的主要责任人是前任董事长兼总裁菊川刚、负责财务的副总裁森久志以及审计师山田秀雄。 “,本以为PEN系列的一路高歌会带来品牌的新春风,谁知奥林巴斯挨过了金融危机,却没能熬过自毁长城的举动。



5轴防抖、OM诞生与索尼的入股  


尽管深陷”会计欺诈“的深渊,但奥林巴斯二月还是从容的推出了无反产品的全新系列——OM-D。如果说40年前奥林巴斯推出了第一款OM系产品OM-1是自己的一个里程碑。那么40年后的OM-D E-M5诞生则是整个影像行业的一个里程碑。创新性的五轴防抖系统不仅改变了过去的防抖技术,还成为如今所有无反相机的标配。



早期的机身防抖技术,一般包括“上下”“左右”两个方向。两轴机身防抖对于镜头上下左右摇摆带来的抖动几乎是无能为力。而奥林巴斯E-M5的五轴防抖,除了针对传统平面方向的抖动进行优化之外,还可以补偿另外三个方向上的转动造成的画面抖动问题。



也是那一年,索尼向深陷 “会计欺诈案” 的奥林巴斯进行注资6.45亿美元,自此成为奥林巴斯最大的股东,占股11.46%。当然索尼所关注的是成像传感器可以用于内窥镜,因此表面看双方的协同效应似乎与相机的关系不大。而细看之下你会发现,入股之后我们便看到了带有5轴防抖技术的全画幅α7 II,而这项技术无疑是索尼后来封王之路上的重要武器之一。


OM三线确立高分辨4000万时代


2013年PEN系旗舰 E-P5发布,外形设计发生了明显的改变,更为复古,但相比于旗舰级的OM-D E-M1视乎关注度就要逊色一些,这台机器采用混合对焦当时被称为O记史上对焦最快的一台相机。随后一年,带有一年消费级的E-M10问世。自此OM系列的三条产品线确立。



2015年,OM-D E-M5的升级产品OM-D E-M5 markII诞生,除了拥有更强的5轴防抖外,还通过5轴防抖技术衍生出连拍8张形成一张照片的高分辨率模式,输出精度为4000万像素。尽管这种通过像素位移合成高精度照片的技术不是奥林巴斯首创,但还是让摄影爱好者为之一振。


当时的奥林巴斯也有过向视频领域进一步发展的想法,E-M5 Mark II的视频拍摄解决方案名为OM-D Movie,实现了60p高帧率和50Mbps高比特率的画质,据说能够达到影院级画质的手持视频拍摄效果。同时对视频自动对焦和自动曝光的控制也进行了重新设计,以获得流畅、高精细的全高清视频画质。



步入2000万 与告别深圳工厂


奥巴曾经有过1200万像素足矣的观点,但随后还是依然进入1600万时代以及进入了2000万时代,相较而言松下可能低调一点做就行了,不用给自己立一个牌楼。奥林巴斯则是立了牌坊随后有自己给拆了。2000万的第一款m43产品就是著名的奥林巴斯PEN F。这是一个颜值即正义的经典案例,Pen F的经典在于将物理按键与电子菜单做到了近乎完美的统一,你可以通过那些设置细致的按键去实现各种拍摄模式、拍摄参数的设置。而这些参数的物理按键又以一种复古的方式呈现在了这台相机的机身每一处。除了合理美观之外,这款相机也是迄今为止唯一款拥有EVF取景器的PEN系列产品。即使是去年的E-P7也是没有取景器的PEN系列产品。我一度认为这是一台将E-P系列从旗舰级产品下沉到高端的产品。本以为会有一系列的pen f系列产品。但是至少今天我们都不曾看见这样一款产品。奥之心还会考虑PEN F的后续么?我们只能拭目以待。



2018年也就是索尼出售O记股票的前一年,奥林巴斯正式关闭了自己在深圳的工厂,那是5月7日下午3:10,深圳奥林巴斯最高负责人小松享,通过广播向全体员工正式宣布:深圳工厂于5月7日起停产停工!诞生于1991年的奥林巴斯深圳公司正式谢幕,当时深圳工厂设计的业务主要有相机、车载和显微镜三块,其中与影像用户相关的被迁移到了越南,没错就是2008年成立的那个生产基地。其实关于这个工厂关闭计划十年前就已经有了,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后来的一系列危机与入股所以被搁置到了十年后。



手持高分辨率与索尼的“七年之痒”


2019年奥林巴斯走过百年,在这一年一体式的奥林巴斯OM-D E-M1X诞生,如果没有记错他是第一款支持手持高分辨率模式的产品O记产品,他和PEN F一样造型都是独一份的。相比于1月的 E-M1X的发布,有人用“七年之痒”来形容索尼与奥巴的分离,确实这一年最大的O记新闻应该是在8月底索尼出售奥林巴斯股票事件,此时还在位的大姨夫主张持续剥离非核心资产,通过两次的出售,索尼尽出奥林巴斯股票,此时的索尼已经坐上全画幅无反相机的第一把交椅,并且要开始面对群雄崛起的下一个无反时代,而奥林巴斯则将告别他的照相机产业和米谷美久先生缔造的经典产品。



奥之心诞生


2020年6月奥林巴斯正式宣布与日本产业合作伙伴股份公司(以下称JIP)签署了映像事业转让意向确认书,宣布将数码相机和IC录音笔为代表的映像业务转让给JIP。这是另很多O记唏嘘哀叹的一件事,尽管这一年还有三款OM系列产品问世,但终究还是无法逃脱被转让的命运,从奥林巴斯的表述来看,自2017年起影像业务就一直处于亏损的状态。在商言商出售转让是一种保证公司良性运转的正确做法。很多奥林巴斯开始哀叹一个时代的终结,其实所有人只注意到了消息的前半部分而漏掉重要的后半部分——映像业务转让给JIP。果不其然,2021年1月, OM Digital Solutions Corporation(奥之心数字科技株式会社),就在成立之后开始了营销、销售和分销。而奥之心也表示,“公司集管理、研发、生产与销售于一体,将借助一套全新的管理体系,力争在进一步改善服务品质、开发更多新品,丰富现有产品线的同时,继续为包括OM-D、PEN与Zuiko系列在内的诸多品牌产品的忠实客户,提供技术支持服务。”



十几年过去,现如今再用“O记“这个称呼的人已经不多了,上海这波疫情前我曾和同事去到上海的”奥之心“总部,席间聊起”O记“这个称呼大家不经会心一笑,一切宛如隔世,都略略有些唏嘘。但万物终是如此O记不过是从奥林巴斯变为了奥之心,另一个启航未尝不会是下一个更好的时代。


美图欣赏

公路人像大片 光语者
一组海报形象照
小姐姐撸猫集
法租界的夕阳下拍摄制服JK小姐姐
爱拍照的女孩
记忆的触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