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还给时间:《严明:昨天堂》

儿童与飞鹤    Fly with the Cranes

齐齐哈尔    2019


胡歌和黄觉是他的拥趸,

作家七堇年、文案大王金鹏远是他的粉丝,

汪涵、贾樟柯、叶锦添、史航、陈晓卿为他站过台,

五条人、小河等选他做御用摄影师,

贾樟柯说,他的照片都传递着诗意,

汪涵说,他心怀悲悯,直面苍生,

叶锦添说,他是在拍自己看到的真实世界,

他是严明。


他带着近十年拍摄的从未正式结集发表过的108幅作品汇集成册,呈现在读者面前。


在这个浮躁的时代,理想主义的践行者、摄影家严明,二十年如一日,跋涉在苍茫大地、山河旷野,宁夏镇北堡影城的假桃花、泰山之巅微弱的小灯箱、嘉峪关雪中翩然的舞者、四川安岳因千年风化而面目模糊的佛像、湖北宜昌长江边独自怅望的青年……严明用他独特的表达方式,拍下无数令人动容的画面,这些作品自然端庄,无不流露出摄影师对这个国家传统人文景观、精神风貌的悲悯和思辨。了解严明以往作品的读者还可发现,新摄影集呈现了摄影家近年来新的视觉探索和新风格的演进走向。


作为侯登科奖得主严明的最新摄影作品集,本书收录了2007年至2021年严明拍摄的、从未正式结集发表过的108幅作品,这些作品是严明走南闯北多年用摄影诠释人生的典藏,是他用生命中最好的光景置换的定格瞬间,是严明亲手交还时间的礼物——他的过往、他的昨天堂。



一切还给时间(前言节选)

文 | 严明


这次整理照片,翻箱倒柜找一些底片,每每朝着光亮举起它们凝望,便是与数不清的旧日重逢。脚步声、心跳声、快门声、喘息声纷纷又来,往事如昨。忽然发现自己搞摄影已经整整二十年了,时如逝水。


当初买来第一只小小相机,偷偷问了几个好友:我打算搞摄影,觉得怎么样?得到的回答都是:好,去做吧,准行。其实朋友们的肯定意见不重要,我是打定主意了的,我确定喜欢上了这个东西。倒是很感谢当时身边几位前辈,在很早的时候就跟我讲清了工具与表达的关系,使我及时脱离器材的苦海,早早脱开了悦目、记录的迷局,走上心途,至今感念。


雪地里的花衣男孩    A Boy in the Snow

陇县    2019


迎客松影壁    Screen Wall with Guest-Greeting Pine Inscription 

酒泉    2020


黄山松    Huangshan Pine Tree

黄山    2017


三等舱    A 3rd- class Passenge 

巫山    2008



喜欢,日甚一日,直至成为疯爱。于是干脆辞职,专业游荡。赤手空拳闯入江湖,一脚踏进滚滚未知。


记不清多少次,我背着行囊在广州火车站的人海中被挤得双脚离地,登上绿皮火车,经过一晚才能到达重庆、河南……车窗边枯坐的人们与窗外的一切都是我命里的过客与风景,我都铭记。三峡的夏日,清早在狭小的三等舱上铺醒来,比前一个夜晚凉快了许多。枕边的包里摸出相机,拍下对面床铺上望着江面发呆的老乡……这画面于我来说,还带着汽笛声、柴油味,只不过它们留在了无声的照片之外的那个时代。


始信    Shixin Peak

黄山    2021


三只仙鹤    Crane 

齐齐哈尔    2019


雪地舞者    Dancer in the Snow 

嘉峪关    2020


墙上的小马    Pony Painting on the Wall 

新乡    2018



与我的一再改行一样,时代其实也在进行着一场场动迁。现如今,绿皮车已经少见,江上的班船也无了踪影,它们被更快的动车和岸边的高速公路取替。镇北堡影城的假桃花不是长大了,而是汰换了新任。


张大春说,行路不难,只是辛苦。问路实难,它决定了旅程长远的价值。


像祖先把他们的心事刻在竹板上,我决定用摄影体验接下来的生命。赶着路,感受着路,未尝稍懈。在最初,更多的是有些勇气,才有了那么多的不期而遇。至于其中到底附着了多少意义和价值,经历了从懵懂不明到渐有把握的过程。多年之后在回望的时候,发现底片上又逐渐叠加了时间,累积了额外的情绪,足可怀想。


天底下,取一执念,但爱无妨。


山间语者    Chatting in the Mountain 

白银    2020


阿里车与大治及猫    Double Exposure

广州    2011


长江边的小职员    A Clerk by the Yangtze River

宜昌    2010


小河    Singer Xiaohe

北京    2018



记得在上一本影集《大国志》出版的时候,我与汪涵在长沙有过一次对谈。


最后现场有观众提问:“你最喜欢在哪个地方拍?最喜欢哪张照片?”其实我很不喜欢这样的问题。艺术常是偶发的,哪有那么多“最”呢?我们聊到那段时间有网友按我作品标注的地点、时间等信息弄了个大数据图表,显示我拍照最多的地区是重庆,出作品最多的年份是 2009……我能忆起 2009 年,确实马力很足地从年头拍到年尾,去了不知道多少地方。可是,总有圈外人试图通过理科的方法探求创作的逻辑。天哪,我只能报以讪笑了。我开始用力地解释感受的珍贵、信念的重要……


“如果让你实现一个摄影上的愿望,你最想怎样?”沉稳的汪涵也问了一个“最”。


这是一个让我卡顿的问题,我愣了好几秒。多年来奔走四方、一往无前的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明确的宏愿。


“如果真可以,我希望 2009 那样的年份再回来……”我轻声地答着,缓缓低下头,泪珠子差点滚下来。



书名:昨天堂

著者:严明

出版社:十月文艺出版社

装帧:精装

实物尺寸:210*220mm

页数:260页

定价:158.00元

新书首发价:109元


作者简介

严明,中国著名摄影家。70后,安徽定远人。大学学的是中文,毕业后曾做过中学老师、摇滚乐手、杂志编辑、唱片公司企宣、报社记者。2010年辞去公职,现生活在广州。2014年至2015年出版有摄影随笔集《我爱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大国志》及同名摄影画册;2018年凭借《我在故宫修文物》获第二届京东文学奖年度传统文化图书奖;2019年出版摄影随笔集《长皱了的小孩》。摄影作品由多家艺术机构及国内外收藏家收藏。


美图欣赏

心中的绿
绽放的笑容
藏服人像
阳光与少女
裕园
炫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