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斯特德曼:对历史和世界更深层的理解

英国Format摄影节是英国规模最大并且举办时间最长的国际摄影节,展览期间的专家见面会吸引着世界各地众多摄影师前往参加。2019丽水摄影节与英Format摄影节深度合作,创立了“丽水摄影节特别大奖”,并且由德国摄影师杨·斯特德曼(Jan Stradtmann)获得。


意大利的瓦伊昂以得天独厚的条件成为建坝发电的不二之选。尽管施工期间,工程专家与技术顾问提出了峡谷的地质构造、上游存在老滑坡、水库左岸斜坡不够稳定等问题。并且,蓄水后出现了局部滑坡与长达2km的山体裂缝,这些都未能令他们放弃蓄水计划,巨大的山体滑坡每天以缓慢的速度向下位移,直到1963年9月-10月的大雨落下……


1963年10月9日,大约2.6亿立方米的山体滑坡以110km/h的速度,将1800m长的库区全部填满,甚至一直推进到对岸的山上,整个过程不到45秒。


大坝安然无恙,至今仍伫立在峡谷之间,但滑坡带来的涌浪造成1925人死亡。


第三自然概念由16世纪的学者Jacopo Bonfadio提出,他称第一自然为“大自然”,即原始的自然;第二自然为农业,第三自然为城市园林,是对自然的人工化。杨·斯特德曼结合景观、肖像和发现物品的静物影像,提供了对1963年意大利瓦伊昂大坝灾难这一事件的视觉考古。


杨·斯特德曼在展览现场


Q&A


Q:这是你第一次来中国参加摄影展吗?感觉如何?


A:是的,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丽水摄影节,也是我第一次来中国。在这里遇到的每个人都对我表示热烈欢迎,我很高兴也很感激。摄影节的一切都组织得很好。



Q:《颠覆性的月食》与《第三自然》都是把视线投向默默消亡的“第三自然”景观和生活在附近的人们,它们之间有什么关联吗?


A:首先,这两个系列都是在意大利拍摄的。《第三自然》的主题基于意大利北部的一个历史事实,而《颠覆性的月食》则拍摄于意大利南部。在欧洲,意大利是一个北方和南方有着巨大反差的国家。这种不同体现在南北方的景观,以及人们处理自然,气候和地理环境的方式上。



Q:开始关注这些事的契机是什么?


A:“第三自然”被放置在意大利阿尔卑斯山的山景中,那里的地理条件非常恶劣,这导致了自然和文明之间的强烈视觉对比。《颠覆性月食》也讲述了南方的自然环境,在这种情况下,它意味着人们所面临的炎热和干燥的气候。激发我记录这些景观的原因是:人们如何与自然相处,他们如何去解决、处理这些境况。


第三自然,杨·斯特德曼作品



Q:对历史感兴趣吗?你是德国人,为什么会关注一个上世纪60年代,还是在意大利的水库山体滑坡事件?


A:我特别喜欢不寻常的、会被人忽视的空间,因为这些空间里有着大量隐秘的故事。在探索这些地方的过程中,我为观众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他们以前可能从未去过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地方。在我的大多数摄影作品中,我关注的是不断变化的环境,以及环境变化对个体的影响。我在前东德(德意志民主共和国)长大,那里靠近主要的工业区。自1989年柏林墙倒塌以来,这个地区变化迅速。统一对居民生活和环境的影响是巨大的。我的摄影实践始于观察人们如何应对生活目标的重新定位,以及他们赖以生存的社会结构的丧失,从他们的职业到他们的社交网络。政治格局的彻底改变所导致的疏离感和不安感促使我开始观察人的巨大转变。今天,我用摄影来记录和减缓文化快速变化的过程,来保存和描述政治环境和个人环境。我最近的部分作品涉及人与自然相遇的瞬间。瓦伊昂大坝的灾难从一开始就吸引了我,因为它代表了一场不是“自然”而是人为造成的灾难,即便是晚了50年才来关注其后果,但也能提供一个机会,去观察人们和意大利社会如何应对这些后果。



Q:第一次去拍摄见到水库、当地居民是什么心情?


A:在我第一次去瓦伊昂地区之前,我没有任何具体的想法或概念,所以我没有任何期望。当我在那里的时候,我不得不面对这个地区和那段灾难的历史,这个地区灾难的痕迹非常明显。我的心情很复杂,其中既有尊重,也有理解,这些幸存者们生活在灾难带来的历史影响和个人影响中,我试图去理解瓦伊昂,理解这场灾难对幸存者意味着什么。



Q:见了多少位幸存者?让你印象深刻的是什么?


A:我主要对幸存者的后代感兴趣,通过对话我获得对历史和他们个人经历更深刻的理解,因为他们是新的一代,或者说第一代。他们是在父母和祖父母的故事中长大的,他们的长辈不断地告诉他们灾难期间发生了什么,并且是从主观的角度——这与历史事实的角度不同。


第三自然,杨·斯特德曼作品



Q:当年的事件在当地人心里是什么样的?


A:大多数当地人和幸存者都平静了下来,但灾难仍在该地区蔓延。有几个地方是用来纪念的,还有一个小博物馆是用来介绍这次灾难的。由于大坝在灾难中没有被破坏,如今它就是一个巨大的纪念碑,俯瞰着这个地区,每天提醒着人们那个灾难。一些人回到被遗弃的老村庄去翻新房屋,在那里谋生。那里的新的一代更加意识到他们应该保存对于那段灾难的记忆。



Q:你如何看待人与自然的关系?


A:我认为人类依赖自然,而不是自然依赖人类。



Q:在你看来,怎样才算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A:人与自然是和谐的,因为人是自然的一部分。但目前我们必须关注的是,这种和谐是不平衡的。和谐应是平等的。为了保持这种和谐,人类应该给大自然更多的空间,因为它是生命的源泉。



Q:从历史来看,人们总是很健忘,不断在重蹈覆辙,你觉得人类最终会毁灭自己吗?


A:我认为人类不会毁灭自己。我强烈认为,技术和教育是防止人类自我毁灭的关键因素,即使历史重演。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摄影可以发挥关键作用,分享和交流对历史事实和我们生活的当今世界的更深层次的理解。


展览现场 第三自然



Q:对于你而言,纪实摄影的魅力在哪儿?


A:摄影使我能够转换和表达我所看到和感知的东西。在每一个项目中,我都要寻找一种视觉上的解决方案,以及通过摄影媒介来反映我的语言。我的目标是找到一个超越纪实影像的视觉隐喻。我更喜欢将我正在研究的主题缩小到符号和具有代表性的事物上,为了实现这一点,我的实践非常具有实证性。我四处游历,我创作输出,我花很多时间去看世界。我的作品《第三自然》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尽我所能地推动视觉和感知。

美图欣赏

多彩的季节
舞蹈仙子
飘动的红裙子
相约在秋季
甜甜的微笑
佛心欲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