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景锋《女皇,主席与我》

曾获得2017年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刺点”摄影大奖的摄影师唐景锋 (Kurt Tong),在今年的阿尔勒摄影节Temple书展上推出了自己的新书《女皇,主席与我》。本书由无关影像机构和英国戴维·路易斯(Dewi Lewis)出版社联合出版,也是无关影像推出的第一本中国摄影师的摄影书。英国摄影师画廊 (The Photographers' Gallery Bookshop) 将于8月1日正式发布此书。


*戴维·路易斯 (Dewi Lewis) 出版社创建于1994年,出版过拉娅·阿布丽尔 (Laia Abril),威廉·克莱因 (William Klein), 马丁·帕尔 (Martin Parr) 等国际知名摄影师的著作,是一家公认的国际领先摄影出版社。旗下出版物曾获得阿尔勒摄影节摄影书奖和巴黎摄影周/光圈年度摄影书奖。


无关影像出版计划


从瑞士摄影师杨·明葛 Yann Mingard 的《一切都漂浮在空中,而我们感到眩晕》一书开始,无关影像机构开始启动了一系列的摄影书出版计划,唐景锋的《女皇,主席与我》是这一出版计划的第二本。无关影像将致力于挖掘更多中国摄影师的优秀作品,出版、制作高质量的摄影书,并将其推广至广阔的国际视野中。 


《女皇,主席与我》书籍封面


唐景锋从为女儿们写的故事书开始此项目,他用两年的时间追溯自己的家族历史。1977年,唐景锋出生于中国政府与英国政府就香港前途问题展开谈判的五年前。自幼所受的英式教育与香港和大陆的特殊关系在身份认知上便已形成张力,再加上唐景锋长大后被送到英国读书,之后又娶了一个苏格兰女孩,成长和生活在多重文化背景下的唐景锋,由此引发了对自身身份的疑问和探索。他将这种探索延伸到对父母双方家族成员的移民史的追溯,借此了解两位近代史上极其重要的领导人是如何影响他的家庭。如唐景锋所言,“这本书的故事虽然发生在香港,但里面涉及到许多共同的话题,包括家庭、分离、移民、殖民主义和多元文化主义等等。”


故事从唐景锋的爷爷和外公的故事开始讲起,一直到唐景锋自己年轻时的经历结束,故事时间横跨了整个二十世纪。在对大量老照片和家族史的整理和书写的过程中,作为背景出现的包括清朝灭亡、抗日战争、新中国成立、六七暴动、香港回归等一系列近现代历史上重要的政治和社会事件也被串联起来。从唐景锋的家族故事中,读者可以真切地感受到个体在历史事件中的反应和选择,以及这些选择是如何影响他们以及后辈的命运,历史也因为个体的故事而变得愈加动人。


“1949年,仲锡去了香港。他相信他几个月后就会回来,所以并没有把金条和古董等贵重物品带上,只把一些日用必需品装在几个木箱子里,和二十一名仆人一同前往。


他从此再也没有回到广州家里。”



“阿锋1990年离开香港时告别留言册上的一页。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的不明朗因素笼罩着香港各年龄层的人。”


在这些故事中,读者不难发现女性故事的篇幅要少于男性。唐景锋也在新书的后记中提到祖母和外婆的相关照片和资料非常少,原因是她们一旦嫁出,就不再被视为家庭成员了。但本书中女性的形象和她们的故事仍然是丰富和多元的,读者依然可以看到特定历史背景下女性带有自我追求的选择,甚至是反抗。包括唐景锋上一本书的主角,自梳女“颜姐”,也在这本书中作为家族故事的一部分出现。



“这件传统的束腰外衣是妈姐麦颜玉的,她在香港工作了六十年,直到几年前才退休。她在大桢身边服务了四十年,是大桢的小儿子阿锋的保姆。”


本书在连州国际摄影节微店有售。


更多本书图片



美图欣赏

飘动的红裙子
相约在秋季
甜甜的微笑
佛心欲归
弄影系-七寸天堂
秋去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