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隆司:寻找仍不可见之所


记忆中的仍不可见之所


宫本隆司出生四个月之后就和母亲、姐姐一起搬回父母的故乡鹿儿岛县的德之岛。在那里生活了两年。


2007年,为了让自己的孩子了解祖父母的故乡德之岛,他带着孩子一起回到了那里。从那之后,他便频繁地回到德之岛,重新开始关注德之岛上的状况。刚开始的时候,他主要是拍摄当地人的肖像,到了2010年左右,他才开始有意识地将这个项目作为自己的作品来拍摄。


本次展览,宫本隆司将自己拍摄的德之岛居民肖像、风景、风俗等作品命名为“岛这种地方”。其中很重要的一个部分是他拍摄的井之川夏目舞、洗骨等当地的风俗习惯。井之川夏目舞这种祭祀活动,第一天要盖一幢像结界一样的小屋,第二天会在小屋中举行宴会,宴会结束后,村子里的人会按照鼓的节奏开始载歌载舞,到各户人家门前巡回。这个活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上午。而洗骨则是冲绳、奄美地区留存的一种习俗。指的是土葬之后,将坟墓中的骨头加以清洗,再次改葬的仪式。


显然,在这个系列中贯穿始终的就是这种民俗学式的视角。不过,与通常意义上的民俗学摄影不同的是,这些作品中饱含着宫本隆司自身的感情与思绪,而非那种完全保持客观、将自我意识驱除在外的摄影作品。在“东方之市”“罗马丹”等作品中,我们也同样能够感受到类似的视线。归根到底,宫本隆司还是在“自我”的范畴下观察、探索这些地区。


之所以如此,还是因为宫本隆司想要通过这样的行为来唤醒自己遥远的记忆。在宫本隆司的随笔《仍不可见之所》中,他写道:


“父亲的家在德之岛最南面的渔村面绳。家附近,珊瑚变成了细沙,形成了白色沙滩,一直绵延到岸边,浅滩在临太平洋的珊瑚礁包围下不断蔓延拓展。在这片亚热带海岸上,经常有绿蠵龟和赤蠵龟上岸产卵。”


“当地人把自己的村落称为Wakkyashima,Wakkya就是我们的意思,而shima却并不是岛的意思,而是指一种小共同体。在这里,不论是祭祀典礼还是葬礼,都是在大家的帮助下进行的。在shima居民的包围下,小小的我茁壮成长。”


不过,对于当年的情况,宫本隆司并没有任何记忆。“到此为止,关于我幼儿时期的记述,全都是我长大以后听到的、查到的、看到的结果。出生之后马上就去到那个地方并在那里生活,这虽然是事实,但却没有留下记忆”。


或许,他就是希望通过这种个人民俗学式的摄影创作来重新回到自己生命的原点,找到自己存在的方式吧。


为了唤醒自己身上的那种遥远的记忆,他还做了另外一个尝试,那就是在他父亲家门口的那篇海滩上建一个巨大的能够让自己进入其中的针孔照相机。


“横躺在针孔相机的黑暗之中,仿佛自己又回到了幼儿时的记忆里。在面绳岛父亲的家前面的海滩上,微弱的太阳光通过细小的针眼照射进来,自己就沐浴在这样的光线中,浸泡在海里的遥远记忆仿佛就此苏醒”。


可以说,这些作品直接关联的就是潜藏在宫本隆司记忆中的“仍不可见之所”。


平土野(Hedono) 选自《岛这种地方》 2010年

艺术家收蔵

 ©Ryuji Miyamoto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Photography / Film



结语


本次展览以宫本隆司的建筑摄影为起点,以都市为线索将他的摄影生涯串联起来,最终回归到他最本源的个体记忆之中,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回归之旅。用本次展览的策划人藤村里美的话说:“通过在全世界旅行不断地从事摄影创作,不断地寻找那种仍不可见之所,然后为了了解自己身上那仅有的记忆而回到了德之岛”。在这里,我们能够摆脱以往加诸于宫本隆司身上的一些既定标签,从更丰富、更深刻的层面上去理解他的摄影作品,与他一起去往他最终的目的地。

搜索

复制

12

本文导航

第1页 都市中的仍不可见之所
第2页 记忆中的仍不可见之所

美图欣赏

冬日暖阳 Love Me Like You Do
那些唱着暖阳和心事的女孩
多彩的季节
舞蹈仙子
飘动的红裙子
相约在秋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