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隆司:寻找仍不可见之所

宫本隆司1947年出生于东京。1973年毕业于日本多摩美术大学平面设计专业。1989年获得木村伊兵卫摄影奖。1996年在第六届威尼斯国际建筑双年展上获得金狮奖。2005年获得日本第55回艺术选奖文部科学大臣奖。主要作品集有《神户1995:对地震的再认识》《新·建筑的默示录》《九龙城寨》《纸板房屋》等,作品为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国立国际美术馆、洛杉矶近代美术馆、法兰克福近代美术馆、汉堡美术馆等多家世界级美术馆收藏。


一直以来,宫本隆司都被认为是一位拍摄废墟的建筑摄影家。然而,这样的标签显然与他的创作相左。所谓废墟,是指城镇、市街或房舍遭到毁灭性破坏或经历灾害之后形成的荒芜之地。宫本隆司的作品却并非如此。他的确拍摄了很多看起来像废墟一样的建筑类摄影作品,但是拍摄的大部分都是拆除建筑物的现场,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短暂的废墟”。至于建筑摄影,他自己也表示过:“个人对建筑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执着。”因此,本次展览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这种既定印象,在更为丰富的层面上来还原宫本隆司的摄影生涯与思想。其中,我们能够看到,不论是建筑、人物,还是乌龟、甘蔗、苏铁等动植物,他都同等对待。


札幌啤酒惠比寿工厂 选自《建筑的默示录》 1990 年

艺术家收蔵 

©Ryuji Miyamoto Courtesy of Taka Ishii Gallery Photography / Film


都市中的仍不可见之所


20世纪60年代中期,正值日本学生运动风起云涌之时。宫本隆司也同样受到当时风气的影响。大学期间,他与石内都、掘浩哉、彦坂尚嘉等人交往甚密,并一起组织了一个名叫“美共斗(美术家共斗会议)”的组织,积极地参与到当时的运动中去。不过,他们并没有考虑这个世界、这个国家究竟如何,首先考虑的是作为表现者在这个世界上该是什么样的状态。期间,他认识了一些用摄影手段从事各种表现行为的人,了解到“挑衅”这个摄影团体,并深受其影响,自己也拿起照相机开始拍照。


之后,他到《都市住宅》杂志求职便因为大学期间所从事的那些运动而不被录用,但是杂志社给他提供了各种帮助。杂志的主编带着他一起去拍照,并马上刊登了他的照片。于是,他在对拍摄建筑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拍摄了很多建筑。这样过了两年半左右,他进入《住宅建筑》杂志工作,半年后便辞职,成为一名独立摄影家。在这期间,他学到了很多摄影、照片输出、书籍制作等相关知识,也对建筑和社会学等相关领域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在之后的创作生涯中,他充分发挥这个时期积累的各种经验,以都市为中心开展自己的摄影表现。可以说这段时期是他作为摄影家的摇篮期。


1981年,他在《住宅建筑》上发表过一个系列的连载——《色彩中的建筑影像》。当时为了这个连载,他曾经花了40天左右的时间,和早稻田大学学生村田明久一起前往印尼、新加坡、泰国、香港、台湾等地旅行,对亚洲的现代都市与建筑充满了兴趣,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在这些亚洲城市与建筑中,他感受到了强大的生命力。这也为之后他拍摄“东方之市”系列作品埋下了伏笔。


1983年,他在《朝日画报》上发表拍摄丰多摩监狱拆除前的状态的摄影作品。以此为开端,他创作了著名的《建筑的默示录》。当时正值日本泡沫经济时期,日本全国上下都以城市为中心,拆除各种各样的旧建筑物,推进都市再开发。宫本隆司的这些摄影作品,作为建筑摄影,对当时的建筑发展是没有价值的,因为照片中的建筑物已经死去了,但是这些照片无形中却成为了当时日本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证据。


留在宫本隆司的作品中一个重要主题就是“建筑与时间”。在他的作品中,人们所看到的建筑并不是被有效加以利用的空间,而是建筑物与“死亡”相互对峙的时间。可以说,他的这些作品所呈现的不是作为空间的建筑,而是作为建筑的时间。


在创作《建筑的默示录》与《九龙城寨》的同时,宫本隆司还把视线投向了亚洲的都市状态,这就是1991年、1992年在《文艺》杂志上连载的《东方之市》。这个系列拍摄了包含冲绳、德之岛等日本岛屿在内的亚洲地区的城市与当地居民的生活状态。不论是摄影风格还是表现主题,都与《建筑的默示录》完全不同。


这些城市和日本一样,都是温带季风气候,米文化盛行,人口密集。在他看来,除了日本这个身份外,其他的方方面面都和日本没有太大差别。因此,这个系列的重点不再是建筑,而是城市与人。在这些地方他感受到了强大的能量,他如实地将那些在市场里工作的人、在街上游玩的孩子等全都拍摄下来。也正因为如此,这个作品中很难看到《建筑的默示录》中的那种冷静而又残酷的时间与状态,而是充满了某种亚洲特有的喧哗与骚动,弥散着某种猥亵而杂乱的气息。


本次展览中的另一组作品“罗马丹”也是这个系列作品的延伸。在拍摄东南亚地区的过程中,宫本隆司充分感受到在城市中穿行的乐趣,之后便将自己的步伐拓展到了柬埔寨、尼泊尔等地。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他不仅感受到殖民地文化给亚洲带来的重大冲击,也看到了古老的传统文化在吴哥窟、罗马丹等这些“秘境”所留下的遗迹与生活方式。


当城市飞速发展过程中不断产生的“短暂的废墟”与亚洲各个城市在殖民文化冲击下形成的特有的生活状态,以及“秘境”中所保留着的传统文化放在一起展示的时候,那些隐藏在表现背后的隐形区域便慢慢浮现出来,而我们也能从这些“仍不可见之所”中,感受到宫本隆司对现代都市与生活的独特的思考与理解。


Can Tho 选自《东方之市》 1992 年

东京都写真美术馆藏


12下一页

本文导航

第1页 都市中的仍不可见之所
第2页 记忆中的仍不可见之所

美图欣赏

飘动的红裙子
相约在秋季
甜甜的微笑
佛心欲归
弄影系-七寸天堂
秋去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