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览“炎夏之爱” 摄影与爱交错迸出的火花

6月8日在上海摄影艺术中心开幕的“炎夏之爱”以“爱”为主题,展出了包括刘香成、马良、奥利维亚·马丁-麦奎尔和戴建勇在内的四位摄影师的四个系列项目:《春天的爱》、《我的移动照相馆》、《中国式爱情》与《朱凤娟 2008-2015》。尽管同处于名为“爱”的大主题之下,但四位摄影师选择的角度和内容则各不相同。这其中的不同使得观众在观看整个展览之时,渐渐产生了对“爱”在摄影中表现的一段理解。


展览现场,图片来源:SCoP



拘束和略带防备的眼神,不自然地面对镜头,或是那种被摄者未能意识到的拍摄瞬间。刘香成的系列《春天的爱》中这些有关“爱”的照片拍摄时间始于70年代末的改革开放初期,他镜头中的男男女女们之间的爱情显得含蓄内敛。中性化的衣着,包裹着脚踝的长袜子,甚至是画面的颗粒感,细节之中的年代感。同时,作为一名摄影记者,刘香成客观地、保持一定距离地拍摄他人。是特定时代背景下中国人的爱情的写照。


《春天的爱》系列之一,刘香成作品

《春天的爱》系列之一,刘香成作品


奥利维亚·马丁-麦奎尔的镜头对准了中国的婚礼产业。中国有着巨大的婚纱摄影市场,在中国,被商业包装的结婚照片会被认为是“永恒的爱”的证据,一个个属于两个人的经典时刻的永久保存,它会是卧室墙上悬挂最久的那副照片,是相簿中幸福回忆的物件。奥利维亚·马丁-麦奎尔拍摄了许多“婚庆拍摄”的现场,拍摄手段是一种被爱好者们称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方法。但手段在这里是次要的,麦奎尔的照片中包含着诸如摄影灯,起哄的人,打光师等不会出现在婚礼摄影最终产品图像上的元素,消解了婚礼照片的完美感,并使之平庸化,成了商业模式的日常。她的工作模式具有当代自由摄影师的严谨,项目有着对现象的思考,具有很强的专题性,是一次对中国婚礼产业普遍状态的图像研究。


《中国式爱情》系列之一,奥利维亚·马丁-麦奎尔作品



戴建勇的作品《朱凤娟 2008-2015》记录了他的妻子朱凤娟8年的时光,和许多人拍自己的妻子或是女友一样,戴建勇的出发点便是拍身边这个自己所爱的人,但他的照片更私密,他敏感地捕捉细微的瞬间,按下快门的次数也非常频繁。如果可以将一个人的一生的影像定义为无数个相机无数次地从无数个不同角度拍下的照片集合,那戴建勇无疑是执行这个拍摄行为次数最多的人之一,从他的照片可以看出一个摄影师对妻子饱含的爱,和尽可能多地获得影像的渴望。


《朱凤娟 2008-2015》系列之一,戴建勇作品



有别于展览中其余三人作品所直观呈现的男女之情,马良的作品则是男人的罗曼蒂克,《我的移动照相馆》里的爱关于马良心中的爱和梦想。他将自己的工作室装入两辆卡车,用10个月时间穿行全国54个城市,用搭建临时照相馆的形式,免费为1600个人拍照,这其中,有熟知马良的人,也有陌生人,归根到底,我想都是认同马良的知己吧,这儿的爱,更像是知己之情。旅程似少年,颇有一种“倘若我今后不做摄影了,那我想给他划下一个圆满的句号”,“如果想做,那就去做吧”如此般的奔放热烈。如他所说,希望人们相信这世界上有可爱的、浪漫的、善意的事情存在。马良融合了舞台与摄影——同样是他儿时的梦去完成这个项目。对于他本人和那些参与者,照片都证明了彼此的存在。


《我的移动照相馆》系列之一,马良作品


展览“炎夏之爱”呈现是“摄影”与“爱”交错迸出的火花,在看这些照片的时候,我们可以看到“爱”或“爱情”在摄影中的表现,而如今的我们也知道,摄影永远不能拍下“爱”的本身,四人作品中关于“爱”的表现显得有些微妙。


刘香成拍下了的那个时代的情侣,拘束,不解的目光,和刻意的自然并存,这是由那个时代普遍的性格特征以及人们面对镜头的防备感所表现出来的。如此看来,那张从情侣背后拍摄的照片和影棚中的婚纱照就显得更有趣了,一张是未被意识到的拍摄,一张是“既然我已经做好被拍的准备,那就不在乎更多一台相机”的态度。这看起来比起偶然间抬头发现自己被相机对准和忽然被要求的拍摄,显得更为顺理成章。影棚中的那张婚纱照,从某个维度也可以延伸到麦奎尔的系列中去,成为麦奎尔的作品调研的七十年代版本。两者进行了一次偶然的隔空对话。刘香成照片中面部紧张的婚纱照和麦奎尔照片里摆出幸福快乐的姿态表情,是中国人爱情观念变化的写照。同时,我们也可以从中也看到新老两代新闻摄影工作者和专题摄影师的工作方式的变化:一位敏感地握住特定时代的脉搏,拍下一个特定的主题。另一位通过事先调研,做更细致的分类,针对更明确的问题,取得许可合作拍摄。麦奎尔像个旁观者,观察着“爱情工业”的进程。刘香成的距离稍近些,他也是用镜头观看爱情的人。但他们与被摄对象的亲近程度自然远不如戴建勇的身在其中。


看戴建勇的照片,你可以想象自己拍下爱人的模样,冲洗放大照片后,把它放在家庭相册里。倘若在几年后翻看,兴许会引起对于时光的感叹,他的照片传递的情感真切,但照片数量繁多,也让会人产生些困惑,他究竟是更痴迷于按下快门,还是更想拍下自己的爱人?细想两者的关系难免破坏整个展览营造的关于“爱的影像”的气氛,却又不能忽视。马良的作品与上述三人在狭义(爱情)上没有直接联系,它带有浓重的自恋和自我实现,从照片中,马良与被摄者展现出相互的爱与被爱,尊重与被尊重是实现作品的主因。从中也可以体会到另一种的人与人之间的感情。


美图欣赏

ChinaJoy2019 随手拍
雪域传说
Sunny Day
动漫展(203)ChinaJoy2019
仕女恋春
阳光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