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行摄 一支24-70mm/2.8Art足够了

春节期间,我一个人自驾出游,打算从北京开到云南梅里雪山,但是中途道路塌方,就转到了四川贡嘎雪山。

 


乔枫伟
摄影师,拍摄与摄影后期讲师,微信公众号“照片研修所”

曾在《摄影之友•影像视觉》负责专题和后期栏目7年之久

并拥有十余年摄影和Photoshop使用经验

艺卓中国形象大使、Datacolor全球色彩管理专家。


其实一路并没有太多拍摄的打算,于是也没有带太多设备,挂机头选择了一支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镜头,处于习惯,我还带了适马20mm F1.4 DG HSM| Art和100-400mm F5-6.3 DG OS HSM| Contemporary镜头,不过后面两支镜头基本没有用,24-70mm F2.8 DG OS HSM|Art镜头几乎承包了所有拍摄需求,也给了我不少惊喜。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6.3,快门速度1/500秒,ISO200


此行中,我一个人从北京经过河北,一直从陕西进入四川,越过几乎一览无余的华北平原,穿过重重秦岭隧道,走京昆高速从四川转到318国道,经过了康定,来到甘孜,随着道路不断抬高,高原风光徐徐展开,看到前后没车,拿起副驾驶上的相机,停下来马上拍一张,不失为一件惬意的事情,毕竟对于司机兼摄影师,就算是随意记录,手机的缺陷也是太大。


 

 

外出旅游的时候,除了特定的定焦镜头,我基本上都会秉承“拍到大于拍精”的思想,携带高品质变焦镜头,24-70mm F2.8 DG OS HSM| Art几乎是最合适的选择,因为变焦比和光圈值的配比很完美——变焦再大的镜头光圈不够大,而光圈再大的镜头则变焦比不够,同时这支镜头比其他Art系列镜头相比,比较小巧,在高原上,体力可谓非常重要。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7.1,快门速度1/250秒,ISO200

 

在海拔爬升的过程中,周围环境的变化很大,前一个小时是茂密的森林,后一个小时可能就是山脉和高原了。旅行时,我习惯使用不同焦段多角度记录同样的景物。下一次再来,不知道是何时,光线如何。比如刚经过康定,我来到一个休息台(国道有很多,可以停车休息),此时40mm中等焦段可以帮助我记录河谷的纵深,然后我选择距离我稍近的树木,在逆光下可以记录树林的形式感和细节。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7.1,快门速度1/80秒,ISO200

 

不用说我所在大风环境,即便是温和的天气,也要避免在室外换镜头,所以此行8天,除了拍摄远山和在垭口拍星空之外,95%的时间都是用了这支镜头。从318国道一直向西往梅里开已经是深夜,不巧我遇到了塌方,只能返回头来向东开,回到四川甘孜州的腹地。此时正好看到了日出,此时我也不想去那三脚架了,反复尝试了几次,决定使用400的感光度和1/15秒,照片的清晰度完全有保证。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2.8,快门速度1/15秒,ISO400

 

一路上,其实我非常匆忙,没有什么机会等待,主要就是在下午和夕阳的时候多停车拍照,藏区的风光因为光线和云朵变得转瞬即逝,所以我会把相机放在副驾驶座位上,而且一直开机,焦距则保持在35mm左右,这样看到合适的场景,拿起来就可以拍摄。我在车里,在公路上停一下还好,但没有稳定的停车位也不能随便下来,所以拍摄的角度也受到限制,我认为35mm是比较好的选择。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76.3,快门速度1/400秒,ISO200

 

这支镜头在旅行中的整体表现让人放心,对焦速度、防抖性能和使用的流畅度——比如不得不单手拉镜筒改变焦距的时候——都值得信赖。镜头的画质无可挑剔,在我“拍到大于拍精”的标准中,它几乎做到“拍到=拍精”,我可以把所有精力放在构图、瞬间上,无须担心器材给我带来任何阻力。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8,快门速度1/400秒,ISO200

 

这个场景我非常喜欢,诚然此时午后的光线并不算戏剧性,但是场景的层次和明暗都非常吸引我,近处的亮黄色和湛蓝的天空被暗调的远山隔开,而稍微的侧光也给了山脉一些活泼之感,作为一个风光摄影师,看到太阳恰好出现在那个你需要的位置,是一件极有成就感的事情。在即将进山的一刻,我意识到这有可能是最后一个高点了,所以我等待太阳下落,最终采用多张拼接的方式,完成了下面这张照片(横向观看下过更好哦)。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8,快门速度1/320秒,ISO200

纵向拍摄12张,后期采用Camera Raw全景合成并制作虚化流云效果

 

太阳恰好隐藏在画面左侧的山后面,但依然照射了右侧的山峦,而冰中透蓝的湖水还有些光辉,算是在日落前抓住最后一点余晖。这张照片的所有素材都采用了手持拍摄,不过之前先要将曝光模式和对角模式都设置为手动,以免照片之间出现太大的差异。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6.3,快门速度1/640秒,ISO320

 

独自开车拍照,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一心二用,一定要等车挺稳了再考虑拍摄,从另一方面也说明,此时相机和镜头要随时待命。上这这个场景是在一处“之”字路上看到的,经过第一个拐弯的时候我并不着急拍摄,而是走到第二个拐弯,雪山正好出现在我面前,我找了一处空旷地停车,然后下车拍摄的。无论是镜头还是相机,我都非常信赖,所以对于其层次、暗部细节等毫不担心,当然,器材也给了我安心的结果。

 

 

尼康 Df,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6.3,快门速度1/3200秒,ISO200

 

最终达到了贡嘎雪山的子梅垭口。很多人觉得夜间拍摄必须用昂贵的特殊镜头、定焦大光圈镜头,其实不然,如果你要拍摄星轨的话,一支24-70mm F2.8 DG OS HSM| Art镜头就绰绰有余了——前提是你对24mm的视角感到满意——在垭口看雪山,24mm是没问题的。拍摄星轨,只需要F4或者F5.6这样的光圈,此时使用间隔拍摄,或者是编程的快门线,保证相机按照快门30秒进行连拍,就能记录下星空的移动轨迹。

 

 

尼康 Df,适马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5.6,快门速度30秒,ISO1600
连续拍摄约100张,后期采用Photoshop堆栈合成

 

子梅垭口的风非常大,有时候人都站不稳,我在三脚架下面挂了相机包,并且把脚架埋在了石头里,才得以勉强拍摄到这样的效果。经过一夜的拍摄,我的车一直被风吹得摇晃(远处看跟车震一样……),早晨发现汽车居然挪动了有20厘米左右!奉劝大家来高原拍照,在大风里停车千万别距离悬崖太近,而且拉紧手刹,最好轮子再垫上,车被风吹下去的绝不仅是一句玩笑话。


 

同上图星空,后期在基础上做去色处理

 

适马24-70mm镜头给我的本次旅程带来了很多创作的快乐,好器材如同足球场上的裁判,会在拍摄的时候让你忘记它的存在,你的拍摄过程非常顺畅,仿佛就是那么一蹴而就,那么自然,但其中却蕴含着器材强大的性能,它在保证好照片的同时,为我的旅程增添了无限愉悦。

 

 

只有让我兴奋的照片才让我有同样的热情去做后期处理,虽然藏区的色彩令人迷醉,但是我也很喜欢黑白单色作品,尤其是照片有光影变化的时候,这种冲动就会更加强烈。当我们拿掉颜色,一些本来隐藏的东西才能显示出来,侧光下山坡的质感如同时间的流逝一样,缓慢又不可抗拒,下面是一些黑白做作品。

 

尼康 Df,适马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9,快门速度1/2000秒,ISO200


尼康 Df,适马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6.3,快门速度1/250秒,ISO320

尼康 Df,适马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7.1,快门速度1/320秒,ISO320

尼康 Df,适马24-70mm F2.8 DG OS HSM| Art
光圈F8,快门速度1/160秒,ISO320

 

总结一下,适马 24-70mm F2.8 DG OS HSM| Art镜头是一支可靠的镜头,它能独挑重任,完成旅途中95%的拍摄(我的另外5%是需要F1.4的星空,采用了适马20mm F1.4镜头),其画质和性能都无可挑剔,可以让我完全沉静在光影中,几乎可以在想到的那一刻,就记录下我最希望的画面。

 

美图欣赏

爱与红
如烟时光
春天的诗已被春天写满
弄影系 One Morning
弄影系 新未了情
梦中的额吉(2019新拍人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