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生态抓拍利器 奥林巴斯旗舰E-M1X新体验

能赶在Olympus E-M1X旗舰机2月底上市之前拿到该机试用,还是有点小激动。于是乎,马不停蹄地外拍了一周,现将收获与体会与大家分享。


2019年2月14日中午,收到爱鸟国际邮寄过来的Olympus E-M1X旗舰机(Olympus E-M1X+M.ZD 300mm F4 IS PRO)。打开包装,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台既熟悉又陌生的靓仔。说熟悉,是因为我已拥有一台Olympus E-M1 MarkII(以下简称“马克兔”)+HLD-9(外接手柄)。从外形上看与马克兔+手柄没啥区别;但定睛一看,按钮的设计与位置还是做了一些调整,用整个下午的时间对该机的操作及新功能进行了熟识。


 

图1  E-M1MarkII与 E-M1X对比

 

图2  E-M1MarkII+手柄与 E-M1X对比

 

早在1月24日Olympus E-M1X正式发布以来,我就一直关注该机的各项功能和性能,特别是针对马克兔新增的功能和提升的性能。值得一提的有集成垂直握把结构、双电池+USB充电、AF区域多重摇杆选择器、手持高分辨率拍摄、7.5挡快门速度补偿防抖、高速自动对焦、高感画质提升等等。但在众多的亮点中,对专注拍鸟的我来说,最关心两项性能的提升,一是高感,二是对焦速度。于是,开启了为期一周的北京城里及周边地区的拍摄体验。

 

北京农展馆&朝阳公园(2月15日)


听说农展馆来了一只花脸鸭和一只针尾鸭,而这两只鸭子之前我都没有拍过比较清晰的。于是,中午带着E-M1X跃跃欲试的来到农展馆。先用望远镜扫了一圈,除了一大群鸳鸯,并没有发现花脸鸭和针尾鸭,咦~哪去了,难道飞走了?不管怎样,既来之则安之,那就拍拍鸳鸯吧。

 

为了获取更好的效果,我下到冰面试探了一下,还比较结实,也没什么人。冰面还有积雪覆盖,也比较干净。兴致盎然之下索性趴拍算了,哈哈……第一次趴拍体验就这样来临了,整个人卧在冰雪上,手持E-M1X旗舰机,对着可爱的鸳鸯一通狂拍。


 

图3(鸳鸯左雌右雄,f4.5, 1/16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4(鸳鸯左雄右雌,f4, 1/16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5(鸳鸯雄,f5, 1/16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6(鸳鸯雄,f4, 1/2000s, ISO-200, 静心阁摄)

 

怎么样?画质感觉不错,对焦速度明显提升,心中窃喜......起身想起比邻的朝阳公园貌似有一只红胸姬鹟,于是开车绕到朝阳公园西门,花5元门票(竟然不认北京公园年票)进入找到红胸姬鹟拍摄点。离远就看到有人支着三脚架在那对着树拍,咱奥巴E-M1X便携7.5级防抖,信手拈来呀!举起相机手持一通突突…爽!


 

图7(红胸姬鹟雌,f4.5, 1/1600s, ISO-320, 静心阁摄)

 

图8(红胸姬鹟雌,f4.5, 1/1600s, ISO-320, 静心阁摄)

 

突突完,跟大爷聊天说到农展馆的鸭子,大爷说:“那你还不快到野鸭湖去拍,针尾鸭和花脸鸭都在那呢!”我充满疑惑地问:“哪儿?野鸭湖?多远呀!”大爷连忙说:“啊啊,说错了说错了,是野鸭岛,就在这儿…朝阳公园里面的。”什么?就在这儿?哈哈…歪打正着,这运气没谁了!!!赶紧转移战场到野鸭岛。已有几个人正架着相机对着湖面,我赶紧找个合适的位置加入其中。循着他人相机的方向,找到了针尾鸭和花脸鸭,而且这两只不同种类的单身鸭子倒是喜欢傍在一块行动,或许是为了壮胆一起对抗种群众多的绿头鸭吧。


 

图9(花脸鸭雄,针尾鸭雄,f4, 1/16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0(花脸鸭雄,f4, 1/125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1(针尾鸭雄,f4, 1/16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2(花脸鸭雄,针尾鸭雄,f4, 1/1600s, ISO-200, 静心阁摄)

 

第一天Olympus E-M1X旗舰机试机体验就这样圆满结束了。总体感觉相机的操控性提升了不少,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重点来了):指定按钮AEL/AFL功能一旦设定为S-AF/MODE3,C-AF/MODE4,M/MODE3时(即将AEL/AFL设为对焦按钮,与快门分离,一直按住可以保持持续锁焦状态,便于连续拍摄。特别适合密林中不容易对焦的小鸟或空中飞行的鸟类拍摄),马克兔半按快门对焦失效,只能用AEL/AFL按钮对焦,有时还是显得有些延时,不够方便;但E-M1X在这项功能上做了改进,即使设定AEL/AFL为对焦按钮,同时半按快门仍不失效(同时也在菜单中保留了半按快门失效的选项供选择),依然可以对焦。也就是说半按快门和AEL/AFL都可以实现对焦,可根据拍摄需求任意选用。这点太重要、太方便、太赞了!!!之前读到的评测文章,还真没人提到这一点。

 

北京东灵山(2月16日)


一星期前,有人在东灵山看到粉红腹领雀和白喉红尾鸲。粉红腹领雀我没还没有见过,白喉红尾鸲虽然在云南见过,但毕竟在北京少见,也算是我的北京新吧。正惦记着找时间去呢,这不正好借着E-M1X旗舰机的动力,一早说走就走。上午9点半到达东灵山。把车停靠在鸟点大概位置附近,刚下车往垭口方向瞭望,就看见远处山坡上四只奔跑的斑羚羊or狍子(不确定),它们很快落入山坡另一侧不见了,还没来得急举起相机,遗憾!接下来就是沿路寻找野生动物和两个目标鸟种,整个过程中收获了红腹红尾鸲、北朱雀、红眉朱雀、戈氏岩鹀、三道眉草鹀、棕眉山岩鹨、领岩鹨等鸟种。特别值得一提的还看到了一只蓝狐,应该是人工饲养逃逸的,好萌好可爱!


 

图13(蓝狐,f7.1, 1/16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4(红眉朱雀雄,f4, 1/40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5(北朱雀左雌右雄,f4, 1/64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6(北朱雀前两只雄,f5.6, 1/16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7(北朱雀雌,f4, 1/64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8(戈氏岩鹀雄,f4, 1/40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19(棕眉山岩鹨,f4, 1/3200s, ISO-200, 静心阁摄)

 

虽然一天下来没有找到目标鸟种,但俗话说:一兽抵百鸟。当天总共看到五兽,鸟种也算500+啦,哈哈~算是安慰自己一下。而且当天风大寒冷,我们还坚持爬雪山寻找白喉红尾鸲,上山基本靠爬、下山基本靠滑,锻炼了身体、磨练了意志,收获颇丰!至于拍摄的片子,因为白天光照还可以,拍摄参数也没啥大改变,画质看片吧。

 

北京植物园(2月17日)


下午3点半正好路过植物园。一直没有过来好好拍拍松鸦,但也不抱希望,因为过来太晚了。4点沿河走到松鸦拍摄点,除了来回的游客,没看到长枪短炮,完了,肯定都走了,也没见任何鸟飞过。继续往水源头走,看到几只红嘴蓝鹊来回飞,贼不走空,也别空手而归,拍几张吧。此时天色已暗,正好可以试试高感,因此连喜鹊、灰喜鹊也没放过。


 

图20(红嘴蓝鹊,f4, 1/640s, ISO-2000, 静心阁摄)

 

图21(灰喜鹊,f4, 1/500s, ISO-2000, 静心阁摄)

 

图22(喜鹊,f4, 1/1600s, ISO-6400, 静心阁摄)

 

上面三张,ISO分别是2000、2000、6400,看看噪点还是能忍受的,比马克兔的高感提升了不少,对此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十三陵-永陵(2月19日)


本来是计划去拍毛脚鵟,这只毛脚鵟在北京已逗留有日子了,一直没动力去拍。而今在旗舰机的刺激下,开车前往毛脚鵟拍摄点。远远看一堆大炮整齐排列,就是炮旁无人,人都在不远处三五成群的聊天。停车拿着咱的手持小炮跑过去一问,好嘛,前天还在,昨天一天没来,今儿这一上午也未见影,不正常呀。天气回暖,吃的也好找了,毛脚鵟很可能已离开此地。得,没运气,走人吧。顺着路就开到了十三陵水库二坝。过水沟,在土和冰交杂的地带用望远镜扫了扫,看见一群水鹨在泥地里跳来跳去,听到一点风声便群起而飞…。远望,十几只苍鹭在远处冰面伫立,乌鸦、喜鹊在冰上嘻戏,绿头鸭不时在空中飞来飞去,最后落到泥巴塘里不见了。

 

听到金翅雀的叫声,循声而去看到一群在树梢鸣唱,实在没啥可拍的,就看人家钓鱼吧。末了人家收获颇丰,一袋子鲫鱼和一条蛮大的红鲤鱼。鱼主慷慨解囊,把大鲤鱼送了我,算是围观捧场的奖励。还好,当天正是正月十五元宵节,红鲤鱼大喜呀!!!拎着大鲤鱼,也无心恋战,匆匆回到车上,放好鲤鱼。接着开车来到永陵,打算再试试运气找找田鹀,有人曾在这里看到,前几日我也曾经来过一次寻找未果。又到了那家篱笆院,里面空无一活物,除了那只爱叫的狗。逗留了二十分钟,看到黑头䴓、银喉长尾山雀、远东山雀、燕雀、金翅雀、黄喉鹀、棕眉山岩鹨。天色已晚,拍两张算试片吧。

 

图23(银喉长尾山雀,f4.5, 1/1000s, ISO-250, 静心阁摄)

 

图24(燕雀,f4, 1/10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25(十三陵的犬,f5.6, 1/2500s, ISO-200, 静心阁摄)

 

绿堤公园(2月21日)


中午出发,本来是计划去颐和园拍白秋沙鸭,结果顺着五环开车走神,开过了出口。也不想麻烦去调头,索性顺路去晓月湖拍棕背伯劳吧。一脚油到了绿堤公园,把车停下,沿路向南过了大管道,进入一片荒芜地带。走到一山坡上,远望看见一群大炮齐刷刷立在空旷废弃的高尔夫球场边,哈哈…要不是E-M1X试机,真的不会找到这地儿拍鸟。听大爷说上午伯劳来了两三次了,肯定还会再来,等吧。这时听到一群棕头鸦雀飞到附近芦苇里,又怕错失伯劳,就没过去拍。大约等了不到一小时,果然棕背伯劳出现了,经过几次辗转跳跃,很快来到最近的树杈处。

 

手持旗舰机快速对焦目标,并启用专业抓拍模式(预拍功能),捕捉伯劳瞬间姿态的变化,这是十分有特色的功能,大大提升了我的拍摄效率, 这也是当初我被吸引购买奥巴相机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一轮下来,还是捕捉到了几张不错的灵动瞬间。后来,这地方来了几个人放猛禽风筝,伯劳很久都没有出现,我想应该受风筝影响了。再后来,放风筝的人走了,天色也暗淡下来,棕背伯劳真的又回来了,但这次它并没有飞近,只是在远处树枝上伫立,很久…很久…,我就利用这时机,变换不同的参数试拍了几张,感受一下画质的变化。


 

图26(棕背伯劳,f4, 1/2000s, ISO-250, 静心阁摄)

 

图27(棕背伯劳,f4.5, 1/20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28(棕背伯劳,f4, 1/20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29(棕背伯劳,f4, 1/20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30(棕背伯劳,f4.5, 1/20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31(棕背伯劳,f4, 1/8000s, ISO-2500, 静心阁摄)

 

图32(棕背伯劳,f6.3, 1/8000s, ISO-6400, 静心阁摄)

 

朝阳公园(2月23日)


喜事连连,这两日朝阳公园又来了两只赤颈鸭,下午没事儿赶紧跑过去。到了野鸭岛,用望远镜扫了一遍,没有发现目标。赶紧跑到红胸姬鹟的鸟点问大爷,人家说还在,不过是在睡觉,哈哈…...原来在睡觉!赶紧又跑过去,用望远镜认真的扫,果然在冰面上看到了,两只赤颈鸭分开单腿点地,头埋到身体里睡觉,前面绿头鸭有些遮挡,大小要比绿头鸭小一点。

 

等吧,等它们睡醒。一会儿,一群绿头鸭从远处飞过来落下,惊动了正在睡觉的鸭子们,两只赤鸭鸭也扭过头伸出脖子,慢悠悠的走过来,太棒了!一群大爷很快聚到岸边等待拍摄,可能快速的集聚惊扰到赤颈鸭,它们没有继续前行,而是停留在冰面中央觅食。不过,我已经很满足了,至少走出来伸出了头,赶紧瞄准对焦拍摄,总算没白来。可爱的赤颈鸭!

 

图33(赤颈鸭,f4, 1/800s, ISO-320, 静心阁摄)

 

图34(赤颈鸭,f6.3, 1/400s, ISO-200, 静心阁摄)

 

图35(赤颈鸭,f4, 1/640s, ISO-250, 静心阁摄)

 

图36(赤颈鸭,f4, 1/640s, ISO-250, 静心阁摄)

 

野鸭湖湿地公园(2月24日)


今天是来参加野鸭湖湿地公园鸟类调查项目,正好在还机之前再试试Olympus E-M1X+M.ZD 300mm F4 IS PRO加1.4倍增距的性能。根据以往来野鸭湖的经验,还是尽量用长焦更给力,这款配置可以实现840mm焦段。
任务分配沿南线进行鸟类观察。进入园中,看到99%湖面仍在封冻但部分已泛白(解冻前现象),冰面上除了六只苍鹭,空无一物。

 

倒是天空中看到不少匆匆飞过的绿头鸭、赤麻鸭、针尾鸭和普通秋沙鸭;灰鹤不断在空中变换着队形飞舞鸣叫、岸边密密麻麻的灰鹤在芦苇丛里忽隐忽现;各种山雀在树枝、芦苇中鸣唱;喜鹊忙着搭窝;成群的乌鸦在空中依仗群势欺负单个小猛;小鹀、苇鹀、白头鹀、田鹀或在地上觅食或在枝上发呆......临到中午,突然发现两只白尾海雕在头顶盘旋,好帅好大好气派,转眼间又看到一只苍鹰与白尾海雕同框竞技,这场面太令人兴奋了!唯一遗憾的是赶上了大雾霾天。

 

图37(白尾海雕,f5.6, 1/1600s, ISO-400, 静心阁摄)

 

 

图38(下:白尾海雕上:苍鹰,f5.6, 1/1600s, ISO-400, 静心阁摄)

 

加上1.4倍增距后,感觉对焦速度还是有比较明显的下降,与马克兔加增距相当,有点小失望。片子画质我就不多说了,大家可以看片评论。

 

一周的试机时间即将结束,亮点总结如下:1.高感提升较为明显;2.自动对焦速度有一定提升;3. 功能操控更加灵活体贴,比如AEL/AFL--S-AF/MODE3,C-AF/MODE4,M/MODE3的设置改进;4.电池续航能力提升及方便的USB充电;5.专业抓拍功能依然抢尽风头;6.横拍竖拍灵活调用;7.手持高分辨是最大亮点,但对拍鸟用处不大(因为目标要保持绝对静止,外加每拍一张要花时间处理)。其他诸多亮点,本篇不再赘述。当然,一周下来,每次出行背着比单反轻多了的E-M1X,对于我这样一位女鸟友来说,还是蛮幸福的!


分别的时刻即将到来,忽然感觉若有所失……归还Olympus E-M1X之后,再重新拿起我的马克兔会是一种什么感觉?

美图欣赏

初夏的小清新
废墟上的芭蕾
夏夜晚风 夜景港风人像
俄罗斯姑娘
夏花
很上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