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风光摄影 适马14-24mm F2.8 Art

纵观主流的超广镜头,似乎每家的超广镜头都不是太完美。但是自从 2016 年购入“星空神器”——SIGMA 20mm F1.4 Art 之后,我就成为了适马黑科技的忠实粉丝。2018 年 2 月适马又发布了超广角变焦镜头SIGMA 14-24mm F2.8 Art ,也成功跻身于黑科技之列。自发布以来,“11组17片”的镜头结构和“3片FLD、3片SLD、3 片非球面镜”等描述经常作为黑科技的具象代名词出现在各家测评报告中,“畸变控制出色”、“用料十足”、“成像锐利”似乎也成为了这枚镜头的惯用标签。

 


2017 年回国之后开始热衷于城市风光摄影,索尼 A7R2+16-35 F4 是我游走城市的固定搭配。对于城市风光摄影来说,索尼 16-35mm F4 入手门槛较低,性价高,但是代价就是大部分的场景都会有“再广、再广、再广一点就好了”的遗憾。因此能够参加这次适马提供的 14-24mm F2.8 Art 试用体验自然很是兴奋。2018 年 7 月收到镜头后就迫不及待的翻出 MC-11,转接后作为索尼 A7R2 的新挂机头开始了在广州 40 天的游走。

 

关于作者

 

孔令宇(视觉中国ID:大头宝宝),一枚纯正的风光摄影爱好者。毕业于UNSW工程管理专业,热衷于自然风光和城市风光摄影。澳洲扫海帮成员。

 

 Day 1——广州大道与CBD的合影

 

曾经的网红机位,带SIGMA 14-24mm F2.8 Art 来这里开光肯定是个不错的选择。之前用 16mm 焦距拍摄时为了画面平衡,都只能舍弃一部分广州大道。14mm 的焦距在收进广州大道的同时,又能让我很好地平衡画面内容!当然,畸变控制也是第一天试用的重要体验内容。通过在 LR 中使用配置文件校正后,画面边缘和中心的畸变控制确实相当出色,100% 放大后画面无论是中心还是边缘锐度都令人满意。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1/2s ISO 100

 

边缘畸变、锐度

 

中心畸变、锐度

 

 Day3——多的不止是2mm

 

正如前文所说,16-35mm 作为挂机头经常经常面临不够广的尴尬,或者是拍完就躺硬盘的窘境,因此这次 14-24mm F2.8 Art 的游走历程中有不少都是为了弥补之前的遗憾。这个机位很久之前就踩过点,16mm 焦距拍摄时,若想尽可能的照顾大桥的话右边的高层居民楼就会临近画面的边缘,构图看起来比较突兀,标准的硬盘“躺尸片”。当可以使用 14mm 焦距进行拍摄时,以大桥为主题,只需相机保持水平就可轻松完成构图,同时右边的高层居民楼也不会那么突兀。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1/2s ISO 100

 

裁剪为 16:9 的尺寸可以让天空的比例更加协调,后期做减法总是比做加法容易很多。14mm 焦距 VS16mm 焦距,胜出的不止是多出来的 2mm,更在于后期的自由度。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1/2s ISO 100

 

 Day7——还是多的那2mm

 

这里还是一个 16mm 焦距略显局促的机位。曾经有一位“东塔狂魔”,只要东塔亮灯了就一定在画面中给东塔留一个位置。使用 16mm 焦距拍摄时,为了照顾东塔,只能把建筑物尽可能让中间聚拢,代价就是削弱了主题,画面略显杂乱。14mm 焦距拍摄是,不仅可以在画面中保留更多的十字路口,同时也可以让我更加从容的把画面中的建筑物安排的错落有致,亮灯的东塔和构图一个都不能少。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1/2s ISO 100
14mm焦距拍摄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2s ISO 100
16mm焦距拍摄

 

这个机位离拍摄主题的距离较近,可以很好的检验镜头畸变控制的功力。拍摄时确保相机横平竖直,后期通过配置文件进行畸变矫正后如果不是和 16mm 焦距拍摄的照片进行对比的话很难发现细微的桶型畸变。
 

 

 Day8-9 登临机位之王,一片多出

 

这里因为可以从东、西、北向眺望珠江新城,因此被前辈们称为广州的机位之王。其实这里已经被尘封很久了,恰巧那段日子隔壁突然出现好多机位之王的装X片,手中正好有适马黑科技加持,于是接连两天造访机位之王,不求毕业,只求打卡。


珠新西向,在我风光拍摄常用的 F8-F10 光圈下,大光比场景中建筑物和远处的山体和天空的交接处并没有出现紫边,色散控制能力出众。14mm 焦距可以尽可能多的收纳建筑,拍摄时只要借助水平仪确保相机水平,即使是画面边缘的建筑,也不需过多的担心畸变。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50s ISO 100

 

珠新以东,一半天,一半地,中间还有两个“小胖子”(太古汇),14mm 的焦距就是这么任性。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2.5s ISO 100

 

因为这支镜头采用 9 片圆形光圈,拍摄时获得的星芒效果令人满意,光圈缩小到 F16 时出现的“十八星”应该会很漂亮。

 

 

珠新望北。这个角度,同行的朋友选择用 24mm 或者 35mm 焦距进行拍摄,我依旧固执的坚持的选择 14mm 焦距,并不是我贪婪多出来的 2mm,其实在高像素时代下,通常通过后期裁剪可以完成二次构图,但前提是画面要有足够的广度确保后期有足够的冗余去做减法。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4s ISO 100

 

通过后期裁剪,14mm 焦距完全可以模拟广角镜头或者标准变焦镜头所覆盖的焦段。这枚镜头“11组17片”的镜头结构和“3片FLD、3片SLD、3片非球面镜”等扎实的用料让其拥有喂饱当下高像素相机的实力,裁剪后也能保证片子的画质和锐度。一次拍摄,一次后期,通过裁剪共得三张片子,这样的 “小聪明”有何不可呢?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4s ISO 100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4s ISO 100

 

 Day13——14mm带来的新趣味点

 

响应前辈的邀约,这是一次吹着空调,坐着藤椅的“伪爬楼”。这个机位的图已经看过不少了,架好相机后能做的其实更多的是模仿。当我习惯性的把焦距拧到 14mm 时,无意中发现恰好可以把广州塔在玻璃幕墙上的影子收入画面。若不是 14mm 焦距下发现的新趣味,那天按的快门大概最好的结局也就是躺硬盘了吧。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2s ISO 100

 

 Day16、18——江边小法师

 

猎德大桥东西两侧的江边机位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圈内就被戏称为“法师”机位。作为一名新广州人,自然也就只好入乡随俗了。偶尔去“法师”机位换换口味是可以有的。
使用 14mm 甚至是 12mm 这类的超广焦距进行拍摄时,保证拍摄主体完整性的同时,画面中不可避免的会有出现一些多余的元素。前期拍摄的时候,我一般会初步构思好后期应该如何进行二次构图,在充分发挥超广优势的同时又能明确画面主体。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2.5s ISO 100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s ISO 100

 

放大至 100% 后远处的路灯灯光趋于椭圆形,没有出现彗星状的变形,点光源还原度尚可。点光源边缘较为规整,彗差控制出色,F2.8 的光圈让这枚镜头应该可以轻松地应付星空拍摄。

 

局部放大至 100%

 

 Day 20——天眼与晚霞

 

这里是另一个展现 14mm 焦距的实力的地方。拍摄当天云层较厚,拍摄期间太古汇上方的云层恰好开了天眼,为了更多保留天空的层次和暗部细节,固定 F9 光圈后通过调节快门时间进行 5 档曝光后进行 HDR 处理。通过和使用 16mm 焦距的片子对比,使用 14mm 焦距更能充分的展现V型的道路,让画面的更加的舒展。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5s ISO 100
14mm焦距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8 1.6s ISO 100
16mm焦距

 

天眼过去,西向索然无味的时候,向东的天空有了晚霞,为了能更多地收入晚霞,自然是用 14mm 焦距进行拍摄,右下角略显突兀的建筑在高像素时代通过二次构图很容易解决。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3s ISO 100
裁剪前

 

进行构图的时候需要考虑如何在二次构图的时候消除右下角略显突兀的建筑的同时又能保证画面的平衡性。

 

 Day 25——燃烧的广州

 

暴雨过后的火烧云,SIGMA 14-24 F2.8 Art 陪我在这里毕业啦。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15s ISO 100

 

乱入一张工作照。这枚镜头加上 MC-11 转接环以后尺寸和索尼的 24-70GM 相仿,但重量略重,搭配 A7R2 略显“头重脚轻”,因此在使用爬楼三脚架的时候我一般会调节一下略往后倾的角度。

 

 Day 27——消失的鬼影和眩光

 

选了一组日落前 5 挡曝光拍摄的片子进行 HDR 处理。拍摄时太阳大部分已经穿过了云层下沿,使用原来的镜头拍摄时类似的场景时有几次画面中出现了眩光,所以这次在构图阶段特别留意了画面中是否有眩光出现。仔细观察,使用 F9 光圈拍摄的片子除了几张在确定机位和构图的时候拍的几张片子外都没有出现眩光。不过在正对拍摄太阳时,在特定的角度下所有的镜头都会出现眩光,这也是超广角镜头在所难免的现象。因此,在拍摄正对的太阳画面时,注意调整角度是最好的防眩光手段。在确定了机位和构图后,正对太阳拍摄的这组片子并未发现炫光,由此可见这枚的眩光控制能力还是非常不错,整体抗眩光和防鬼影性能令人满意。

 

SIGMA 14-24mm F2.8 DG HSM | Art
F9 1/15s ISO 100

 

 结语——一款非常值得推荐的超广角变焦镜头

 

作为适马 “黑科技”家族的新成员,适马 14-24mm f/2.8 HSM Art 这支超广角变焦镜头在各方面的性能都很均衡:


①画质:主打高画质的产品定位完成可以喂饱4000万像素的相机;


②畸变控制:14mm焦距端做到了近乎“零畸变”的水准;


③抗眩光:除了在直射阳光且特定角度的情况下不可避免地出现以外,其余场景均未出现;


④色散控制:拍摄高反差场景时完全不用考虑色散的问题。


除了产品自身出色的硬件水平,价格也是这枚镜头巨大的产品竞争力,万元以内能做到焦段和光圈都不将就的也就只有适马家的“黑科技”了吧。

 

总之,对广角镜头有需求的用户来说,这枚镜头是一款非常值得入手的超广角变焦镜头。对于索尼家的用户来说,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转接后镜头重量略重,不过我们还是可以期待下 E 口的 14-24 F2.8 镜头

 

美图欣赏

弄影系 雕刻时光
爱与红
如烟时光
春天的诗已被春天写满
弄影系 One Morning
弄影系 新未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