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之风 2018连州摄影节主题展作品

现实就是抵抗


──布鲁诺·拉图尔


1815年,印度尼西亚的坦博拉火山爆发了,灰烬覆盖了整个地球的天空,带来的气候影响前所未有,连同中国的云南乃至到欧洲,有数百万的农民因此陷入饥荒之中。此时第一次工业革命正逢盛时,这场大灾难并未打乱人类在十九世纪的现代化进程。相形之下,它对文学艺术所产生的影响反而更为显著;许多人认为这起灾难是“科幻小说”诞生的催化剂 ──玛丽·雪莱,一位当时在瑞士度假的英国富家小姐,充分利用了这个不见日光的夏天将自己关进小屋里,写下了《弗兰肯斯坦》:这个可怕的故事始于一个奇怪的预感,叙事者与一位以冰为船漂流的男子的相遇……而英国艺术家威廉·透纳或许也得感谢空气中的大量微粒,因此才得以绘制那些关于壮观日落的传世画作。


在这事件过去几年后,人类便陷入了那似乎永远都无法被满足的现代性之中。它被集体乌托邦、辉煌的发明和科学的进步,以及种种暴行诱导而来。通过对地球资源的剥夺以及在同类间的相互争斗,人类社会暂时得到了繁荣。然而随着技术的不断革新,昼夜不息的发展变化,世界逐渐失控:人口爆炸、流动,劳动力迁移,人工智能迈向现实,高频交易,生物多样性消失以及宗教和意识形态的枯竭……今日,资本世似乎正在抵达颠峰,但也让我们看到了它自身的极限。


摄影却在这时代得到了升华:当代且三位一体,它既是自身的产物,又是演绎者和见证者。今天的年轻人以及他们的后来者正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因未来亟待修复改造,这继承虽并非他们所愿,他们却仍需要为此行动起来。战后的杂志和画报所遗留下来的人文主义摄影传统和报道文化──往往着眼于悲剧导致的后果,在观众敏感的同情心上发挥作用──今日的摄影已与其截然不同,今天的艺术家们敢于更深层次地探讨问题,尽管批评者往往形容他们的方法过于冷漠且有一定的距离感。可他们研究着的世界远比其所描述着的更为宽广,并不只为我们指出事物的关键之处或提供一个明确的道德立场,而是向我们展示足以用于质疑当下和思考未来的因素。他们的工作游走于人类学、纪录和艺术的边缘,打破了政治论点和媒体评论所指向的世界,由此提供一些关于别样世界的另类解读。正如在摄影师扬·明葛眼中,今日城市的天空与坦博拉火山爆发后威廉·透纳所绘制的天空两者间有着奇特的相关性──有如另一场灾变的前兆,区别之处在于这一次的灾变并非大自然释放其力量,而是人类自身活动不可挽回的影响之后果。


在主题展中所呈现的艺术家项目都可被视作独立的个体,它们自治并有着各自独特的叙述方式,亦可被整体对待而视作一份全球性的提案,而不同项目的议题与美学在其中的相互呼应和回响,正是思考当下与时代之关键。主题之间交叠连锁──股票市场的变动,受人类活动影响下的景观演变,劳动力和工业世界的变化,经济危机,全球化主义,人口流动,全球化世界中麻木的年轻人,监控,算法的主宰,对生物世界的操纵……一切皆是因素,被写在同一个方程式中。


两百多年前,在坦博拉火山爆发的阴霾下,中国昆明“五华五子”之首的诗人李于阳曾写下这样的诗句:


东海放教晓日升,

尽消积障豁心目,

欲问明朝晴不晴,

对我无言阶下菊。



扬明葛《七次日落》


4月5日上午,第一次爆炸撕裂了萨姆巴瓦岛上空。据一些目击者称,五天后,火山爆发达到了高潮,出现了“三柱火焰”。火山熔岩的面积估计为41立方公里,在2600公里的距离以外都可以听到爆炸声;喷入平流层的火山灰在天空中盘旋了数次。 已经休眠了几个世纪的坦博拉火山突然爆发,导致全球气温下降,第二年被称为“没有夏天的一年”,甚至在英国也是如此。那是1815年。英国著名画家威廉·特纳当时忙于创作取材于维吉尔的长诗“埃涅伊德”的《狄多和埃涅阿斯》油画作品。他在寻找一个新帝国的曙光,他想到的是工业时代还是古代?他最终将他的作品命名为“狄多建造迦太基,或迦太基帝国的崛起”,并在皇家学院夏季展览中展出。当被问及这美丽的落日是从哪里来的时,他回答说,“我的画并不指望人们能够理解,我只是想展示这样的场景会是什么样子。 » 雅典科学院大气科学专家克里斯托斯·泽里夫博士注意到了特纳对天空观测的精确性。泽里夫博士在2014年的研究中,通过在图片景观分析中识别火山灰、火山气体和其他气溶胶的存在,展示了坦博拉火山爆发的影响 :“大师作品中朱红色和绿色的比例与大气中火山气溶胶的数量是一致的。“科学界现在承认悬浮在空气中的粒子可以折射部分太阳光线,从而改变光谱的细微差别。我们是否应该把这个问题的答案解读为“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美丽的东西?”



马克·内维尔《这里就是伦敦》


“这里就是伦敦”反映出英国在过去四十年里,阶级和金钱所造成的分化效应并没有太大变化。伦敦金属交易所的交易员和夜店Boujis内跳舞人群的照片与占领伦敦等抗议团体和托特纳姆社区中心的生活等照片一起展出。 这些似乎是永恒的经济和社会力量通过内维尔选择的灯光和胶片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他有意地重现了70年代和80年代的繁荣与萧条时期的摄影师的风格。 “我曾透过带有查尔斯·狄更斯和诺曼·洛克威尔方式的棱镜观看伦敦和匹兹堡。有时,将在不同地点进行的两项工作结合在一起,可以对每项工作中所描述的社会分歧产生新的见解和思考。“马克·内维尔




埃利纳·本杰明森《金钱世界》


当你读到这句话的时候,某一家股票交易机构已经在股票市场上进行了大约一万次交易。欢迎来到奇异的算法交易世界,这是一种被称为高频交易(HFT)的自动化交易方式。在这里,利润是以人脑无法理解的速度获得的。要想了解它的话,我们需要更深入地研究,在当今世界,价值是如何被形成的。 “赚钱的地方”这个系列旨在通过追踪利用算法交易的资本路线,将这种隐形的、不为人知的经济力量揭示在观众面前。在微电波发射器和接收器之间的几何视线的网络下,该系列作品记录了一个并不牵涉实物交易的市场景观。该项目内容包括一系列照片、一部短片(五分三十秒)和一份出版物(48页,由鲑鱼新闻出版社出版)。 此外,作品还包括了一个由新泽西州莫沃的亚历山大·莱蒙尼尔发明的算法交易交互式地图和展示高频交易时间和距离之间关系的计数器。系列中的每个元素(电影/照片/出版物)在展览中相互关联,同时亦是独立的作品。这使得该项目能够利用多种平台的可能性,让观众得以深入研究这个主题。 时间就是金钱。



本文导航

第1页
第2页
第3页
第4页
第5页
第6页

美图欣赏

花季女孩儿的青春季
闺门秀影
记.艺 II
去年在运五拍的一套妹子
厮守
悲伤的深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