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照片守护生态 摄影师陈林的拍鸟故事

陈林,网名军长,中国著名的生态摄影师,福州市人大代表,福州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曾多次在国际、国内摄影大赛中获奖。作品《中华凤头燕鸥》,获2007年世界濒危鸟类摄影大赛第四名,是首位在该赛事中获奖的华人,为福州闽江河口湿地获评“中国十大湿地”起到了关键的作用。作为一家IT公司的董事长,他是如何与拍鸟结缘的?在这么多年的拍鸟生涯中,又有着哪些传奇的故事?接下来就让我们走进摄影师陈林的生态世界,分享他的拍鸟故事。


摄影师陈林


偶然凝结的必然 军长的拍鸟之路


我成长在石家庄的部队大院,因此很小就有机会接触到相机。在大学时期我学的是电机专业,由于当时系里就有自己的暗房,所以我学习摄影也就有了便利条件。可能正是从那时开始,摄影逐渐的在我心里生根发芽了。


EF 400mm f/2.8L IS II USM

F8 1/1600s ISO200


90年代,我在一个外商独资的企业工作,常有出差的机会。正是在一位新加坡的同事带领之下,我算是走上了摄影的道路。当时还是胶片时代,玩摄影是一个稍显奢侈的爱好。直到06-07年,我入手了第一台数码单反EOS 30D(当时还没有7D系列,两位数的机器已经是准专业机的定位了),再配上一支28-300mm的大白炮镜头,我就算是正式进入佳能的门了。


EF 400mm f/2.8L IS II USM

F22 1/2s ISO100


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这个人的兴趣爱好非常广泛,喜欢打高尔夫、玩越野车。正是通过玩车,让我结识了当时福州观鸟圈的一些朋友,从此像是走进了一个新世界。自那以后,我拍鸟的步伐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器材把握瞬间 瞬间由我们决定


随着拍鸟的热情一天天的高涨,我手中的拍鸟器材也在一步步的升级。EOS 30D之后接连购入了40D、50D这些机器,后来陆续买了小马三、小马四、EOS-1D X,一直到最新的EOS-1D X Mark II。镜头同样是 EF 400mm f/2.8L IS II USM、EF 500mm f/4L IS II USM、EF 800mm f/5.6L IS USM陆续购齐。拍鸟和其他的摄影题材不一样,不同的鸟种,不同的体型、不同的拍摄环境,对于器材、镜头的要求也不一样。


EOS-1D X Mark II+EF 800mm f/5.6L IS USM

F7.1 1/1000s ISO200


有时候我们为了捕捉下鸟儿精彩的瞬间,可能意味着几天甚至几十天的长途跋涉,以及没白天没黑夜的蹲守。而且,有些时候,一个瞬间错过之后可能就再也不会来了。这是我认为拍鸟最具挑战的地方,也是我眼中最有意思的地方。


EF 200mm f/2L IS USM

F5 1/3200s ISO500


和大家分享一个故事,很多年前,我和几个朋友拍摄黑嘴端凤头燕鸥,当时拍鸟的人很少,我们几个在沙滩上匍匐前进,可以爬到靠近海鸟30来米的地方,拍摄机会非常难得,现在连靠近70米都是一种奢望。


EF 400mm f/2.8L IS II USM

F5 1/3200s ISO500


所以说,随着我们的器材设备的升级,镜头群的全备,对我们拍摄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为什么我们的器材越来越好?一是我们的拍摄条件、拍摄难度越来越大,二来是,我们对自己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比如说拍清晰,这是鸟类摄影师最基础的,但是到后来我们还会追求,鸟的姿态、潮位,以及和环境的关系。每一个瞬间都是不可重复的,自然我们也不希望错过。


拍鸟没有捷径 唯有多听多拍多学


至于对拍鸟爱好者的建议,我认为拍好自己身边的鸟就可以了。全世界追着鸟拍,其实并没有什么意义。在练就扎实的拍摄基本功之外,在我看来,能拍好身边的一两种鸟,从研究的姿态、他们的生存状态,再到生活习性入手,把它们拍到极致,对一个生态摄影师来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而且这么拍下去,也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EF 400mm f/2.8L IS II USM

F5.6 1/2500s ISO400


拍鸟是需要专注的,要在两个方面专注,第一个方面专注了解你的摄影器材,专注你的摄影技术。比如当你要记录动态瞬间时候,EOS-1D X ark II能够给我们提供怎样的帮助,AI SERVO和高速连拍功能会给我们的瞬间拍摄提供怎样的帮助。用好长焦镜头也很难,长焦同样有着自己的镜头语言,而且像500mm以上的焦段寻找和锁定目标鸟,那是鸟类摄影师必要前提。


EF 800mm f/5.6L IS USM

F5.6 1/320s ISO400


拍鸟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环节,我觉得就是要了解你所拍摄的鸟。正所谓摄影的功夫在诗外,我们要懂天气、懂潮位、懂鸟的习性,唯有天时地利人和结合在一起才能出好片。有些初学者对于鸟的习性不太了解,盲目的凑得太近,这样不仅拍不到鸟,还会对鸟造成惊吓和影响。


EOS-1D X Mark II+EF 800mm f/5.6L IS USM

F8 1/420s ISO400


此外,我的师父经常跟我说,咱们大家有缘聚在一起,重要的就是多交流。只有在交流中才能有更大的进步,拍出让人过目不忘的片子。所以很多时候,大家看我看我到处跑、到处去拍,其实在我看来这些外出创作的机会,其实拍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和不同地方的摄影人交流拍摄的心得,正如古语云:三人行,必有我师。将别人的经验和观点和自己的技法结合,形成自己的风格才更为重要。


挖掘拍鸟背后的生态价值


我之前说过,生态摄影贵在坚持,贵在专注,正所谓“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在最开始拍鸟的阶段,我对于鸟类摄影和生态调研之间的关系还不太清楚,直到有一次,一位台湾学者向我请教一种鸟类“脱发”的时间,所谓“脱发”就是只鸟类的羽毛在一年不同时间里的状态,对于拍鸟的人来说,一年中鸟类在交配时长出的繁殖羽非常好看,也是大家喜欢拍摄的重点。


EOS-1D X Mark II+EF 400mm f/2.8L IS II USM

F2.8 1/1250s ISO800


我回去翻看电脑上长期记录的照片,果然就从不同时间拍摄的照片中得到了答案。这件事之后,也给我在拍鸟的经验上进了一步。也让我意识到,我们拍鸟的照片,不仅有美学的价值、环保的价值,更有文献和生态研究的价值。就像我,2007年第一次拍摄到勺嘴鹬之后,我就坚持拍了三年。结果表明,闽江口不但有勺嘴鹬,而且数量庞大,我最多一次同时看到30只。据当时调查,全球最多也只有600只。香港鸟会的余日东先生闻讯赶来,如愿看见了勺嘴鹬,随后翻看我几年的记录,从此证明福州是勺嘴鹬的越冬地,改变了人们一直以来以为中国沿海仅仅是勺嘴鹬迁徙地的固有认知。


EF 800mm f/5.6L IS USM

F8 1/800s ISO320


中华凤头燕鸥

EF 800mm f/5.6L IS USM

F8 1/400s ISO400


我拍摄的中华凤头燕鸥,在2007年的世界濒危鸟类摄影大赛上获得了第四名,也是首位在该赛事中获奖的华人。我其实对于这个奖项本身并不十分看重,但是对于拍摄中华凤头燕鸥这种濒危鸟类,记录下我身边生态环境的变迁,我认为这还是起到了很好的作用的。我个人也很欣喜地看到,我们生活的环境越来越好,越来越多的鸟种来到了我们身边。作为记录生态的摄影师,这也是我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相关文章

美图欣赏

梨园情
庭院深处
尼康Z6人像测试片
金色年华
弄影系 追逐光与影
花样年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