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集美阿尔勒发现奖


策展人:董冰峰


刘卫《明日记忆》


在当前世界的状态中,不可否认围绕系统或概念的所指争议很多,但可以确定的是,摄影(photography)自诞生起就和大众传媒、包括与艺术史的进程及其体制、场域的关系紧密且不可分割。想想今天的摄影每日惊人生产的数量,或也可以换句话说,摄影并不意图制造神话,相反它在不断的折射出艺术及其图像神话的制度装置的某种症结所在。


因此,这些与摄影有关的问题引发了对图像的更多质疑。 香港艺术家刘卫在他的《明日记忆》项目中探讨了个人身份问题,而他的注意力已不再集中于艺术怀旧。


《二手时间》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阿列克谢耶维奇(Svetlana Alexandrovna Alexievich)的著作。在书中,作者以口述访问的形式,事无巨细地记述了前苏联“耳语时代”中洋洋洒洒的私人生活史。刘卫的作品传达出这种既清晰又虚幻的经由私人回访形成的“二手时间”。同时这些拾得图像,像一个个充满诱惑的历史幽灵的镜像,我们观视这些图像的同时,身体与面容又仿佛可以同步的折返和穿越于这些图像在空间表达的形式中的深层意识之中,由此形成一种富有韵律的思维跃动和交流场域。明显的是,艺术家引发的这种记忆过程和怀旧情绪与理想生活的形式无关,和大写历史的宏大叙事策略无关,而是如德国学者阿斯曼(Aleida Assmann)所说的:“它是一种由空间和时间组成的奇特织物,把在场与缺席、感性的当下与历史的过去交织在一起。”


刘卫,《I'm just Wan Chai girl》 , 135 cm x 75.7 cm,收藏级喷墨打印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刘卫,《Queens Road West 040》 , 132 cm x 76 cm x 10 cm,灯片,LED灯箱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刘卫,《Victoria Harbour 00S》 ,132 cm x 96.5 cm x 10 cm,灯片,LED灯箱,201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刘卫,《Walking to Nam Kok Hotel》 , 单频道录像,3分24秒,2018年。视频由艺术家提供



雷磊《周末》


艺术作品(art works)重要,还是艺术文献(art archive)重要?图片(picture)重要,还是关于图片生产的制度及其观看方式与立场重要?


今天的摄影的问题正式让位于图像的问题。《周末》是居住在北京/洛杉矶的雷磊一直在进行的项目,其主题中始终贯穿的某种“怀旧”意识,并不仅说明艺术家对于历史、家庭与个人身份的不断寻找和确定的过程,而可视为艺术家将这一主题进行一种“创造性的思考”,一种关乎未来想象的艺术性的策略,以及今天不可能返乡的情感之间的矛盾立场。如哲学家和艺评家Boris Groys指出的:“生命可以被记录,但不可以被展示。” 也正因为这种矛盾的复杂性,和艺术家作品中表现出不同的图像在静态与运动关系之间的视觉转换和辩证形式,才使得这种“怀旧”真正成为一种在图像艺术实践的当代性媒介。


雷磊,《盆景艺术展览》,盆景艺术展览办公室,1979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雷磊,《人体动势1700例》,吉林美术出版社,1988年。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雷磊,《家具产品展示》,来自旧货市场。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本文导航

第1页 戴建勇 廖逸君
第2页 胡伟 黄永生
第3页 苏杰浩 杨文彬
第4页 刘卫 雷磊
第5页 邵睿璐 沈玮

美图欣赏

阳光下的青春
夏午阳光
胭脂饮
高山流水(仿工笔画风)
初夏的小清新
废墟上的芭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