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集美阿尔勒发现奖


策展人:刘倩兮


胡伟《为公共集会(邂逅)的提案》


胡伟的《为公共集会(邂逅)的提案(Proposal for Public Assembly/Encounter)》则以一个地点范本——广场——为原型,来探究一种介于政治严肃性、大众娱乐和消费功能的“中间地带”的图像(形象)的制造与书写方式。他聚焦在自己的出生地大连的一处地标性城市景观——大连斯大林广场(即现在的人民广场),以一部论文式电影为核心、同时延伸出一系列丰富的文献、图片和装置,从多种维度将其承载的历史叙述,以及随着国家政治气候的变化导致的公民身份的不断转变勾勒出来。常常仅作为某种“装饰物”的广场雕塑(苏军烈士纪念碑)和音乐喷泉同样引发了多重的象征意义和符号性指向。它们仿佛一种古老又倔强的身体,以某种表演性的姿态连接了作为景观的地点和个人或集体的记忆档案。


胡伟,选自《为公共集会(邂逅)的提案》系列, 2018年 (进行中)。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胡伟,选自《为公共集会(邂逅)的提案》系列, 2018年 (进行中)。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胡伟,选自《为公共集会(邂逅)的提案》系列, 2018年 (进行中)。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黄永生《刺眼的黑色》


相较于拍摄图像,黄永生更加感兴趣的是如今我们以何种方式获取、阅读和分享图像。对周遭世界极度敏感的观看,饱含情感又万分克制的表达,贯穿在他每一件作品中。不论是 以一种“考现学”的方式捕捉新闻主播一年中每一天的标准形象的微观差异;还是寻找朋友自杀当天留存于网络世界中毫不相关的人上传的图像;不论是用相片记录下同一棵树上的每一片落叶——一种不在场的“缺失物”;还是将他人在不同时空拍摄的日落的相片重新剪接成一段无限时长的影片,他始终在试图捕捉时间——这种稍纵即逝的存在,以及拍摄动作背后的那些企图抓取或留下某样事物的冥冥欲望。然而现实又仿佛印证了这一切的徒劳,就像你永远无法知道朋友选择自杀当天在想什么一样,你也永远无法穿透屏幕去理解作为一种“演员”的主播在看到每一条新闻时的真实处境和她专业性的扮演之间的分别。观看图像的人,是否与那个制造图像的人之间永远隔着一道无法跨越也无法填补的空隙?


黄永生,《印象.黃昏》 ,选自《刺眼的黑色》系列,2018年。

单频录像,彩色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黄永生,《记住一棵树》 ,选自《刺眼的黑色》系列,2018年。

无酸纸艺术微喷,树枝,尺寸可变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黄永生,《近況》 ,选自《刺眼的黑色》系列,2017年。

无酸纸艺术微啧,尺寸可变

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本文导航

第1页 戴建勇 廖逸君
第2页 胡伟 黄永生
第3页 苏杰浩 杨文彬
第4页 刘卫 雷磊
第5页 邵睿璐 沈玮

美图欣赏

弄影系 雕刻时光
爱与红
如烟时光
春天的诗已被春天写满
弄影系 One Morning
弄影系 新未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