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百年之北京城门



      “里九外七皇城四”   “九门八典一口钟”这是一句提到北京就会说起的名句,可是曾经那辉煌的古都如今又在那里呢?


  记得梁思成先生曾经这样评价过北京:“世界上现存最完整、最伟大之中古都市,全部为一整体设计,对称均齐,气魄之大,举世无双!”可是,现在这座古都没了,永远的消失了,这个世界上再无北京城!



前门大街



鼓楼大街



       朝阳门,元朝时称:“齐化门”,明朝修缮后改称“朝阳门”。是老北京的“粮门”,漕运时代北京城之粮皆从朝阳门运入,因此城门洞内刻有谷穗一束,每逢京都填仓之日,往来粮车络绎不绝。老北京也因此留下了“朝阳谷穗”这么一景儿。也正因此故,您现在还能在朝内地区看到很多带“仓”字的地界儿,如禄米仓、海运仓、新太仓等。1915年经过一次拆除,1953年拆除城楼,1957年又拆除箭楼。



东直门



广安门



前门



前门箭楼



     宣武门,想必全中国的人都知道,宣武门外菜市口是过去杀人的刑场。而宣武门正是每次菜市口杀人走囚车的地方!因此清代刑部衙门还在宣武门箭楼西侧立了一块写有“后悔迟”的青石碑;也因此留传下来了一句颇具北京特色的歇后语“刑部的碑——后悔迟了”。1965年拆除。



西直门



      崇文门,相比崇文门,老北京人更喜欢叫它:“哈德门”,这源于元朝时文明门附近有一座“哈达王府”,“哈达”又讹传谐音为“哈大”、“哈德”,哈德门的叫法在民间一直由元朝延续到民国,如今您依旧可以看到以这个名字命名的饭店。据说当年为了不让“北新桥锁着的蛟龙”听到钟声,全北京的城门都是敲钟的,只有这里是打典报时的!1950年拆除瓮城,1968年崇文门彻底被拆!


  曾经的北京城早已在一个“拆”字的笼罩下,变得荡然无存!如今,我们唯有通过这些发黄的旧照,冰冷的文字才能感觉受到它的雄伟,它的辉煌,它的存在,以及它的一切!


    拾光影像博物馆是由康学松先生创办,旨在重拾历史记忆,回顾精彩时光,以私人收藏影像资料,展览共享的方式诉说老照片里的故事。经过二十多年的影像收藏,拾光影像博物馆的影像资料内容宽泛,从19世纪初的晚清到民国,从抗战到建国后,分区域以老照片+老物件的立体展示方式全方位的讲述历史故事,传播影像文化。




美图欣赏

校园里的东风面
蓝色妖姬  空忆录
弄花吟 为红颜
丛林仙子
校园.青春.生活
善念修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