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格百年之上海风光之二



      “到了上海不去城隍庙,等于没到过上海”。这句话就能够看出城隍庙在上海人心目中的位置和影响了。




       城隍,在有的本地也被变成城隍爷,他是古代汉族宗教文明中非常重要的一位神祗。城隍爷一般都是本地历史上的名臣英豪,他保护这一方水土的安全。上海城隍庙有“一庙三城隍”的说法。这三城隍分别是霍光、秦裕伯、陈化成。对于霍光,有人说他是上海资历最老的城隍爷。




         由于上海老城隍庙本来即是霍光神祠,供奉的是西汉名将霍光神主。后来上海建城隍庙,相沿成习,霍光天然就变成了上海资历最老的城隍爷。




      上海,是中国最繁忙的城市之一。无论是商人、旅人还是当差之人,只要混迹于当世,都无法与这个城市保持距离。因而,对于几乎每个接触过上海的人,都会与其滋生出是非。是是非非,莫衷一是,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上海。




       在中西合璧的上海,城市在杂处和更新中碰撞。“每幢古建筑都存有深厚的历史信息,而这些信息有助于加深我们对城市的感情,加深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加深乡情。所谓乡情,就是历史记忆,就是曾经生活环境的物质印象。”




    近代以来,文人荟萃,报馆林立,上海在战火和西风中褪去了小渔村的土气和鲜腥,穿上了洋装,踩上了高跟鞋,优雅地握一杯咖啡或红酒。就这样,上海后来居上,以最仓促的节奏接受了这远道而来的喧嚣与繁华。此,十里洋场的歌声不曾飘落。百年上海,绝代依旧。



   拾光影像博物馆是由康学松先生创办,旨在重拾历史记忆,回顾精彩时光,以私人收藏影像资料,展览共享的方式诉说老照片里的故事。经过二十多年的影像收藏,拾光影像博物馆的影像资料内容宽泛,从19世纪初的晚清到民国,从抗战到建国后,分区域以老照片+老物件的立体展示方式全方位的讲述历史故事,传播影像文化。



美图欣赏

梦中的额吉(2019新拍人像)
新疆罗布泊无人区环境人像之一沙漠妖姬
校园里的东风面
蓝色妖姬  空忆录
弄花吟 为红颜
丛林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