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扎刀片而不是伤口 数字时代图像的可处理性

艺术家组合 Adam Broomberg 与 Oliver Chanarin 近日推出了他们的新作《包扎刀片而不是伤口》(Bandage the Knife Not the Wound)。


该系列反映了数字时代图像的可处理性。


2017年10月,汉堡艺术大学教授 Oliver Chanarin 在纸板上打印了一张档案照片,并在办公室里展示给了他的搭档 Adam Broomberg。一周后,Broomberg 在照片上方继续打印了一张照片,这种交换发生了几次,最终创造出自发性的蒙太奇照片。“我给Adam 留下了一个样品,就像个小礼物一样。”Chanarin说,“这就是它开始的样子——就像纸板上印刷图像的对话那样。”


Bandage the Knife Not the Wound 是一个40张图像的集合,这些图像对于如今数字世界中的两位伦敦艺术家来讲仍然具有重要意义,照片非常容易制作,比如将罗马尼亚雕塑家 Constantin Brancusi 的孩子与 Chanarin 自己孩子的照片合并,Chanarin 的父亲拿着 Super8 相机与美军训练阿富汗士兵发射火炮,Broomberg 妻子被西非的面具挡住,该系列包括研究图像,实验图像以及个人历史,触及有关归属与地区的主题。



关于使用纸板作为媒介,艺术家觉得自己在尝试紫外线印刷时爱上了廉价易得的材料,他们喜欢沉入其中的图像,它们失去了光泽和对比度,棕褐色调使图像充满了怀旧的阴霾。更重要是,使用最初用于包装相纸的展开的纸箱反映了数字时代图像的可处置性。Chanarin 表示,虽然摄影的可及性提高了,人们通过社交媒体分享作品,点赞,图像成了特洛伊木马,侵入我们最亲密的体验,同时隐藏元数据,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纳入市场研究。


根据 Facebook 的数据,2015年拍摄的照片大概有3万亿张,这表明了当年拍摄的照片比模拟照相机业务的整个历史都多,他相信这已经影响到摄影作为一种职业。“摄影变化如此之快,令人眼花缭乱。事实上,每天为计算机制作的图像比人类更多。”Chanarin 说,“为人类拍照片的想法听起来很古怪。”


这个系列希望成为这个想法的解药。


美图欣赏

飘动的红裙子
相约在秋季
甜甜的微笑
佛心欲归
弄影系-七寸天堂
秋去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