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视内观——当代英国女性摄影观察

英国女性为近些年来发生在英国的事件贡献了怎样的影像档案,从而用艺术家的角度,反思议题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联系?这个写作项目展现了艺术家怎么看待本地和外埠,主场和客场。摄影师通过寻址形式的多样性,例如纪实摄影、摆拍摄影、叙事摄影、表演摄影、景观摄影和实验摄影,探索文化、性别、家庭、土地、城市、环境、观点、战争和自然。实际上,他们创作领域的边界,已在其漫长的历史中被男性观点所指引。这些作品邀请我们对空间、观看姿态以及社会学自然和文化的构造进行思考和探索。通过崭新的观看方式、一系列的美学策略的运用,我们的注意力再次被拉回,从而思考我们所栖息的环境背景以及所造成的根本性影响。作品演示了这样的模糊性、不确定性、间接性,当然,在影像中我们所能做到的对于观察推断的程度,重要于我们掌握的知识的程度,并且同等重要于摄影。


九位艺术家的作品在这篇文章中按照主题、研究方向、本土性、个人的记忆、家庭、城市、旅程和历史被组织起来。


Zwarte Piet


艺术家安娜‧福克斯(Anna fox)的两组作品展现了其使用纪实摄影实现了对本土和外埠的回应。故事 “Zwarte Piet” (黑皮特)源于历史事件,西班牙人在十六世纪占领了荷兰当地领土,当地人不得不担任摩尔仆人来服侍圣尼古拉斯。每年冬天,荷兰的孩子们热切地等待圣尼古拉斯,圣尼古拉斯总能带回许多糖果奖励一些表现好的孩子。这个白胡子圣人骑马进城的时候,总能够被涂黑面的仆人簇拥,这正是所谓 “Zwarte Piet”。黑皮特通常由白人青少年穿着精心制作的小丑般的服饰来扮演,他向簇拥的儿童扔去糖果并顽皮地摇晃树枝。


Country Girl


英国摄影师安娜·福克斯用影像探讨了黑皮特的肖像——这个来自荷兰的传统,而这引起了种族、阶级和性别的问题,最终质疑了传统的意义以及种族多样性的传统、信息不对称所引发的对外来文化的妖魔化和神秘化。视觉上,福克斯拍摄的的肖像唤起十七世纪荷兰绘画的美学传统。另一个项目“乡下姑娘” (Country Girl),通过一系列彩色摄影作品讲述了作为年轻女性的身份认同,以及个人在英格兰南部农村地成长经历的感受,故事原型援引范妮‧亚当斯在二十世纪初的奥尔顿被残暴杀害的故事。


那些在世纪之初非常活跃的女性摄影师中,从事纪实摄影的常常被视作是专业的。这种状况反映了这种趣味以及相机本身在当时被看作为一种有用的工具。许多那些后来从事新闻摄影的女性,在二十世纪初小心谨慎地遵循着纪实摄影的教条。中产阶级女性的参政使她们意识到自己也可以成为历史的制定者。比较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的现代主义和三十年代的现实主义已经是很普遍了。据推测,摄影和摄影家在英国纪实摄影的运动的构建中扮演着重要而深刻的角色。而在同一个十年,对于纪实摄影的感知被强大而浓烈的美国摄影新风潮所吸收和塑形。它可以称之为英国女性摄影史上的一个非凡的时刻。其长期影响之一是大大丰富了可能被广泛称为“纪实”摄影定义的弹性应变,使其更加进步,具有野心和实验性,在给后纪实阶段的创作者灌输了形式的自身矛盾和局限性的戒心。但以这种文化为特征的质疑和重新发明的精神反映出他们大量地吸取了当代艺术的思想和策略。


Front


1234下一页

本文导航

第1页 对本土和外埠的回应
第2页 英国摄影的发展趋势
第3页 “景观”
第4页 主题和形式上的差异

美图欣赏

弄影系 雕刻时光
爱与红
如烟时光
春天的诗已被春天写满
弄影系 One Morning
弄影系 新未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