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张老照片让你感受“一站一坐一生”



    一行四人,走进了他的拾光影像博物馆——拾光影像博物馆是由康学松先生创办,旨在重拾历史记忆,回顾精彩时光,以私人收藏影像资料,展览共享的方式诉说老照片里的故事。经过二十多年的影像收藏,拾光影像博物馆的影像资料内容宽泛,从19世纪初的晚清到民国,从抗战到建国后,分区域以老照片+老物件的立体展示方式全方位的讲述历史故事,传播影像文化。




    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站一坐一生”这六个字,六个字足矣道出了这位摄影人的思想真谛,也道出了照相与图片对于一个人的禅学境界。



    对于眼前的这一艘艘“小船”,也是康老师的创意——别看它只是一张小小的照片,它其中一定藏着不少的故事。您看照片中的女人,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笑的如此灿烂?”影像收藏家、摄影家康学松指着其中一张八十年代的老照片说。在他的收藏馆里,影像的力量无所不在,从指点江的将军和领袖,到普通劳动者再到英姿飒爽的哨兵;从民国时期的四世同堂,到千禧年后的三口之家;从影视明星到教育学家,满墙的老照片几乎覆盖了这座两层宽大的旧厂房装饰过的博物馆。每一张都是一个故事,每一个照片中的人物都在讲述着老光阴故事。




      同行来的两位老师看着二楼的十二人联展图片,有滋有味的评说者他们这些在京城熟悉的面孔镜头下的大作,而康老师静静地在一旁,聆听着,思考着.......




     大康的影像博物馆拥有专业的暗房,支持胶片冲洗,手工放大,铂金等工艺的制作,同时提供对外服务及教学培训。几十年来,至今还保持着手工上色、修复.....



     在这座北京第一家私人老照片博物馆里,你感受到的是它的主人半辈子收藏的珍贵照片和各种有着“北京味儿”的老物件,一起拥有的那份拾光与时光。



     说起他喜欢摄影,是自父亲送给他第一台老式红梅照相机起,康老师从此与照片结下了不解之缘。他说,“我小时候看父亲照相,觉得特别神奇。后来父亲给了我那台红梅照相机后,我就在胡同里乱窜,看见啥拍啥,那时候就觉得好玩儿。”就这样,从1980年开始,就走上了摄影之路。最初的摄影就由他的爱好,逐渐变成了他的职业。先后在警察科学文摘杂志社、北京晨报担任摄影记者,从事摄影30年的他深刻地认识到,摄影不仅是一件“好玩儿”的事儿,而更是一种有着很强的技术性和艺术性要求的“工作”。



      每一个摄影家都是讲故事的人。一张摄影作品,一定是有内容的,要有作者想表达的思想。他比喻说,照片不一定非要颜色的光鲜亮丽,而是要向它的观者讲故事,就像一本小说一样,都是作者从自己的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并把看到的世界‘叙述’出来。”



      他说,摄影在按快门的那一瞬间是创作。他把收集来的老图片再次进行创作。整个构思、曝光、冲洗、放大甚至有些上色的过程都是创作的过程。尤其是对某些黑白照片的上色,是对作品的“二次创作”。这一过程的每个环节,都是为了展现他心中的那个“世界”。为黑白照片上色是以前在彩色照片没产生之前,人们用颜料给人物照片涂色时产生的,如今这一手艺已经近乎失传了。在机缘巧合之下,遇见了一位年愈80岁的掌握该手艺的老人。大约用了两三年时间,在一次次的失败后,他渐渐掌握了这一技术,并开始尝试为不同样式特别是黑白风景照上色。通过对黑白照片的上色,摄影作品的可能性被无限的延展,既保存了其真实性,又增添了新的审美意蕴,使得作品真实而又虚拟,“像一个童话故事一样”,具有独特的艺术价值。



      历经两年多,建成了拾光影像博物馆。康学松特意为这家博物馆取名为“拾光”。这些老照片都记载一段段光阴的故事。“很多照片刚开始都是我从废品站拾回来的,我不去拾的话,它就丢了。我想把过去的拾光都给捡回来。



      拾光影像博物馆就是他重拾时光的梦想。康学松正是因为看到了老照片的特殊的历史价值、艺术价值,才能几十年一如既往地当一个“拾光”者。我相信,这光,是光明的,宽阔的......



       拾光影像博物馆是由康学松先生创办,旨在重拾历史记忆,回顾精彩时光,以私人收藏影像资料,展览共享的方式诉说老照片里的故事。经过二十多年的影像收藏,拾光影像博物馆的影像资料内容宽泛,从19世纪初的晚清到民国,从抗战到建国后,分区域以老照片+老物件的立体展示方式全方位的讲述历史故事,传播影像文化。


美图欣赏

ChinaJoy2019 随手拍
雪域传说
Sunny Day
动漫展(203)ChinaJoy2019
仕女恋春
阳光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