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椿芽芽:淳朴本真是人性中最原始的美


Photofans:你是如何开始摄影的?


香椿芽芽:2014年九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跟随摄影团去坝上游玩。彼时并不知道什么是摄影,显得有些孤陋寡闻,他们说起摄影,说起摄影家,说起摄影历程的种种喜与乐,我一片茫然。但是,摄影从此引起我的关注。



Photofans:你所拍的大多都是乡村题材,能说说你与乡村的联系么?为何会把镜头对准乡村?


香椿芽芽:我生活工作的城市是皖北的一座小城——淮北市,出了城就是乡村。作为一名上班族没有时间到处跑,工作之余就会到附近的乡村转转,记录鲜活有趣的民俗民风。我的镜头大多对准老人和孩子。皖北农村的老人有着质朴、善良、爽朗、好客的品质,当你走进这群老人你就会不由自主的想和他们亲近。他们的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从田头到家里,有些老人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过家门,别以为他们见识少,但他们的思想也和时代一起发展,他们对幸福的追求、期望和城里人一样。这些带有时代烙印的老人是我们的宝贝,他们见证了社会的变迁,时代的高速发展,他们的传统习俗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真的就会是一个记忆。


《打场》,2016.5.18拍摄于淮北市榴园村。蓝天白云下,一对老夫妻在晒油菜籽,画面温馨。



Photofans:拍摄中有哪些点会触动你?可以举例说说吗?


香椿芽芽:他们质朴无华、勤劳善良、热情好客的品质深深吸引我。记得2016年我到南山村拍摄照片,上午十点多我看到一位九十多岁的老奶奶在大门口缝制棉衣,老人的女儿、重孙围在傍边,一家其乐融融的幸福景象让我感动。我和她们聊天,通过交流了解到老奶奶96岁了,眼不花耳不聋,还能做棉衣这样的针线活,快百岁老奶奶靠勤劳朴实的双手操劳一个家,使得这个家和谐幸福,人丁兴旺。


中午时分,她们家里包了饺子说啥都得留我吃午饭。后来我洗了照片做了美篇送给她们。以后再路过她们家门口我都会看看聊聊,就像亲戚一样。


《农家过年》赵雪华 2018.2.11拍摄于淮北市杜集区张院村。农家过年过油炸杂果,一家人在厨房里欢声笑语,年味浓浓,天伦之乐荡漾在爷爷奶奶的脸上。



Photofans:相比于城市等一些题材,农村的“落后”以及类似“苦”这样的特质是能够在照片中看出来的。这是你所想要表达的对于农村观看所投射的情感么?乡村的哪些特质是你最想要在照片中体现的?


香椿芽芽:皖北的农村现在的日子反生了很大变化,随着新农村建设推进,村民们基本上都住上了楼房,但一些老人依旧不愿意搬迁,不愿意为儿女增加负担,他们住在老土房老石房里,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故土难离是这些老人的真实写照。每次到乡村拍摄,我都会情不自禁的被这些乡亲们的热情真诚和快乐所感动。和他们聊家常,你会感受到他们对现状的满足和感恩。我感到,和他们的心一点点贴近,也让我的心越来越来趋于安静平和。



Photofans:如何走近你的拍摄对象让他们自然面对镜头?说说一次令你印象深刻的拍摄吧。


香椿芽芽:刚开始拍摄,总是怕被拒绝,怕人家反感,也确实有个别老人对摄影人不友好,于是我就诚恳地和他们聊天,把他们当成自己的亲人,以真诚换取他们的信任。去的次数多了,慢慢产生了一种亲切的情感。在他们的配合下,我得到了大量的人文作品,从画面上,你可以感受到最淳朴、最本真的东西,很平实也很温暖,人对土地、对家畜的情感,以及他们之间的默契,我觉得是人性中最原始的美。


孙大爷老夫妻家住淮北市梧桐村,老两口都是80多岁的人了,一起牵手走过了半个多世纪,儿女在外地打工,老夫妻相携相伴。老伴十年前患上了半身不遂,是孙大爷精心照顾,老伴过上了安逸的晚年。我每次到村里都会到孙大爷家坐坐,和他们说说话,把拍过的照片送给他们。老人总是念叨着说,感谢共产党。


图为孙大爷和老伴



Photofans:你使用的器材是什么?它的哪些方面适合你?


香椿芽芽:佳能5d3,镜头24——70  16——35  70——200,24—70用来拍纪实作品很好用,方便,画质也很好。


12

本文导航

第1页 关于香椿芽芽
第2页 访谈正文

美图欣赏

飘动的红裙子
相约在秋季
甜甜的微笑
佛心欲归
弄影系-七寸天堂
秋去冬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