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玮《几乎赤裸》

Yemi, 2006 © 沈玮



现在我对裸体已经不足为奇,但并非一向如此。


2000年的一个秋天,我走进了明尼阿波利斯美术馆,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参观艺术博物馆。里面的一切都让我感到惊叹和着迷;莫奈、伦勃朗、马蒂斯,都是之前听过无数次的名字;也有很多我还从没听说过的艺术家,比如马奈、培根,甚至沃霍尔。这可能是我人生最重要的一堂美术课。那时我是明尼阿波利斯艺术与设计学院的新生,在接踵而来的大学时光里,我用了大量的时间来填补自己的各种空白。


我刚开始学美术的时候,虽然我并不太明白艺术与自身之间的共鸣,但却拥有着一股迫切的创作欲望。


那是我第一次在国外生活,明显感到与周围的文化脱节。我觉得自己只是一个陌生的过路人,时常感到迷失和空虚,漫无目的。正在这个时候,我发现了摄影。我立刻体会到一种完美的契合。我和相机一样,孤立而冷漠,把所有感受包容于内在。


我最早的拍摄题材是我自己。我总是在隐蔽的状态下拍摄自拍像,每一张照片都是一个秘密,隔绝其他人的视线。我封闭在自我的世界里,但同时又担心变成一个刻板的人。


相机是我的唯一的托付,自拍是我唯一的发泄。


有天下午,我在一家影碟店里翻到了《本能》。我曾经在上海的一家地下电影院看过这个电影。当时这是个被认为非常荒淫的禁片。对于才十六岁的我,这却是一个颠覆性的经历。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电影,和以前看过的任何电影都不同。我被吸引住的不是那些性和暴力。相反,是那种微妙的诱惑,那种极致细腻的敏感,是那种雾里看花似的的神秘。我意识到人生可以是那么多元、奇妙、困惑、复杂,和令人兴奋的。 因为已经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少年,再看这部电影,感受又有所不同。我由此促使自己放开心扉,增加对周遭的好奇心。我也由此开始拍摄别人的肖像。


大学毕业后,我搬到了纽约。 尽管纽约的节奏丝毫让人不能松懈,但在那里我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自由。我可以做自己,做任何我想做的事,成为我想成为的人。 为了寻找拍摄对象,我在网上发布了一个广告 ,很快就有一个住在皇后区的人回复我。很难描述当下我独自前往拍摄一个陌生人的心情,充满了不确定的兴奋和焦虑。一度犹豫的我强迫自己不要放弃。


庆幸的是,我的模特几乎和我一样害羞,拍摄的一开始完全处于沉默的状态。当我开始换胶卷时,我们慢慢开始聊天。无意识间,我放下了相机。我们分享各自的故事。他给我看了一些老照片,播放了他喜欢的音乐。接近拍摄尾声的时候,我面对着一个全裸的人,他不仅直视着我,似乎还透视着我的内心深处。我的心砰砰直跳,被无声的交流感动。我觉得自己也是赤裸的,沉浸在一种难以置信的平静中。


那是"几乎赤裸"的开始。


献给艾玛。


沈玮

2018年2月



— 沈玮「Almost Naked」—

尺寸:250mm X 290mm X 16mm

规格:皮面精装,96页,44张彩色照片

印量:500本,国内前125本有签名

设计:石润民、程音和、言由



内页展示




此外,我们还配合这本书第一次做了款笔记本,A5大小,限量200本,定价80元。组合购买可优惠20元。



关于艺术家


沈玮,1977年出生于上海。他的作品曾在纽约市立博物馆、费城艺术博物馆、上海当代艺术馆、北卡罗里纳艺术博物馆,纽约弗劳尔斯画廊,以及波兰斯格南基金会等地展出。他的作品被众多公共机构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盖蒂博物馆、美国当代摄影博物馆、美国国会图书馆、何香凝美术馆、卡内基艺术博物馆,以及美国华人博物馆等。 他曾获得洛克菲勒基金会艺术驻地奖、亚洲文化协会艺术基金奖,以及纽约艺术基金会摄影基金奖。他先后在美国明尼阿波斯艺术与设计学院和纽约视觉艺术学院获得影像纯艺术学士和硕士学位。



关于本书


 《几乎赤裸》以通过肖像来关注人性的多面化,包括情感、欲望、本能和社会角色。艺术家想要探索感情赤裸和肉体赤裸之间即不明确又不隐讳的复杂关系,也更希望这些肖像能够给予观者更多自省的空间。 

美图欣赏

记.艺
秀禾
青衣不染
最美的邂逅
寻
穿越古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