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摄影人 刘一青和私摄影

刘一青作品


刘一青(青头一)1982年出生,上海人。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毕业,现为自由职业。喜欢拍照,把摄影比作是自己的一块净土,认为摄影是一种“修行”。曾获得连州国际摄影年展“年度杰出艺术家”银奖,其作品已进入香港亚洲艺术文献库的视野和收藏范围,在以往的华辰影像拍卖专场中,刘一青的《Wet White Cry》限量版2/8曾以4950元人民币成交。她做DJ,爱电音,纹身,信佛……有人说,刘一青的照片像碎片。而她自己说:人的记忆淡若水,飘无止。所以,她的照片需要“一堆一堆”的去看。


刘一青作品


如果一定要给刘一青的作品贴上标签,最合适的,也许就是流行一时的“私摄影”。什么是“私摄影”?展开说,就是“私人化的纪实摄影”,或者说是“极端私人化的纪实摄影”。其焦点集中在“私”上,也就是说,它包括拍摄对象的私密和传播对象的限制这样两个理解的层面。诚如顾铮所言:狭义的“私摄影”可以是一切只为一已之私拍摄、保存影像的行为与习惯。这包括了家庭私人照片与出于个人欲望为自己的观看与欲望而制作的摄影影像。而广义的“私摄影”,则可能是镜头的探视范围越出了个人与家庭而指向了拍摄者所愿意拍摄观看的一切领域。而这样的影像,其传播流通的范围也有一定的限制,并不以广泛分享为目标。很明显,范围的极限和传播的局限,决定了私摄影的重要特征,同时也让其构成了相对的神秘性和不可言说的私密性。


阅读整部摄影史,你会发现,有人怀着一种悲天悯人之心在拍摄,有人却试图用影像与世间的悲欢离合、阴晴圆缺相抗衡,他们的照片不是针对那些社会性、影响性很强的事件而拍摄的,而是调转镜头,在自己日常生活中取材,将镜头逼近自己生活的每个角落、流经的场所和身边熟悉的人们,拍摄出充满个人意味的照片。以至于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的的中国,“私摄影”逐渐演变成新生代镜头中的一道奇观。


刘一青作品


而在中国“私摄影”中影响最大的,莫过于外号“青头一”的刘一青。她在自述中这样说:她很严肃,她不否认,她的耳背和结巴。她唯一健全的感官是嗅觉。这个小男孩,最苦恼的事情是她的大屁股和阴阳手。……她向往古希腊人的克制生活。她喜欢不加修辞的诚实,直接与世界保持亲密接触。但这并不防碍她的寻欢作乐。她把全部的热情给了命中注定。她喜好揶揄真相,对这个不仁的天地酷酷的放了一个屁。她喜欢用第三人称叙述自己,好象她是其他一样。于是,棉棉评述说:毫不怀疑,刘一青的艺术天分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就如同人群中的独醒者,作为80后的年轻人,刘一青镜头中的斑斓世界是可以让人充分享受到年轻的气息,以及丰富而多意的生活原味的。而如此清醒的记录是需要过人的敏感和老道的定力,这和她的实际年龄又产生了巨大的反差。一个个不经意的场景,时而装载梦幻和现实,时而直述悸动和迷惘,也会有黑色的自省,但最终的画面总是充满流动着的艺术灵气。


当然,和当下很多私摄影相似的是,至少可以看出这样一种明显的倾向:她们的私摄影是和身体相关,更多地是和女性的身体相关,或者说,和年轻的女性身体相关。然而在本质上,作品又在更为广泛的层面上,展现出女性心理在当代社会的特殊价值。我们在阅读她们的肢体语言的同时,看到的是女性利用身体的力量,展开了她们对现实的迷惘、疑惑、愤懑、甚至是批评的态度。


刘一青作品


在一次访谈中,刘一青直言不讳地说:他们说的都是对我照片直观的感受,我对这些感受都很感兴趣。不管是好的,坏的,有灵气的和没有灵气的,我觉得都很有意思。我会想,哪些人他们的感受和我比较接近,跟我是一拨的;哪些人可能感受不到,但也有很可爱的想法。包括我2005年刚出来时有些人还在网上骂我,有些人就直接加我的MSN骂我,用那些“颓废”啊、“阴沉”啊、“色情”啊这样的字眼。我现在也挺开心的,觉得自己就像一面镜子一样,什么样子都能通过我反射出来。我喜欢看这些评价,从而接近或了解别人的心理和性格。


这就对了!



关于专栏“上海摄影人”


作者自述:从上世纪90年代起,我接触了不少上海摄影人,他们在上海摄影界或纵横开拓,或默默耕耘,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我也为他们写过一些或长或短的文字。这个专栏主要以目前依旧活跃的摄影人为主,兼及老一代的上海摄影名家,结合人与作品,为上海摄影的明天留下一些空谷回音而已!


林路,上海师范大学教授,摄影专业硕士生导师。已出版摄影理论和技术专著以及画册100多本,发表摄影文章数十万字。曾获得第四届、第五届中国摄影金像奖,第五届中国文联文艺评论奖评论文章二等奖。


本文转载自瑞象馆专题连载《上海摄影人》

美图欣赏

水系青海湖(III)
水系青海湖(II)
水系青海湖(I)
浣溪沙·似水轻纱不隔香
梨园春梦
生如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