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自己的内心 还是理性的规划未来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是非常迅速,特别在这几年,一座座新城拔地而起,一座座老城推倒重来。在这个背景下,人们的生活也随之悄然变化。《城市缝隙》是我一直都在拍摄的一个专题,作为一个摄影记者,因为日常太多工作就是表现城市中的人们的生活,所以从2009年开始这一选题以来,我一直关心的是城市和人的一种关系。因此更多拍摄方式和手法倾向于这种关系的解读和表达。在现代社会中,我们是应该跟随自己的内心,还是应该理性的规划未来。


在2017年,我开始利用业余时间寻打听一些离开大城市去往农村的城里人和一些父母进城工作的留守儿童,我想他们都是缝隙中的一部分。今年8月和9月和10月,我入选了“索尼青年摄影师发展计划”,并且获得了来自索尼的相机以及资金的资助,我终于能够开始自己的拍摄计划。这是我第一次使用微单相机拍摄,对于我这样每天使用单反相机拍摄的记者来说,快速适应索尼微单相机的操作并不困难,上手非常简单。我本次创作使用了索尼全画幅微单A7RM2,搭配了SEL35/1.4Z镜头作为主力,这支镜头拥有绝对出色的素质,且在我拍摄过程中,还发现这套器材搭配对焦能力很强悍,即使光圈全开、暗光环境下,也可以非常迅速地合焦。


此外,我还会搭配使用SEL24240镜头进行拍摄,这支一镜走天下的镜头,可以应对大部分日常采访、旅行和生活拍摄需求。而且索尼A7RM2的机身与镜头重量都相对较轻,和我平时使用的单反器材相比,用“如释重负”这个成语来形容毫不夸张。



第一站我去的香格里拉。本来想拍一系列离开城市的人物肖像,但到了目的地才发现,其实好几个来自成都、重庆、太原、上海的人,他们大多只是换了个环境,生活节奏也许慢点,但还是和以前在大城市差不多,并不是我想要的那种故事。


 

只有现在拍摄到的这一个故事,也许他“离开”得并不完全符合我“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初衷,但却打动了我。怀着对自我的追寻离开城市,而又与城市千丝万缕,这不就是缝隙中的人吗?于是我选择了跟拍《离开城市》这一个故事,我想以它作为我这一系列故事的开始



当然,这个开始得如此“惨痛”我是没想到的。抵达香格里拉第一天,我就出现严重高原反应,前面几天头痛头晕,血压飙升到200左右,而且当地没有合适的降压药,因此一直在客栈几乎没有出门。



其实这个故事作为自己一个长期专题中的一个,它最终呈现到我的《城市化》专题里可能只会是其中的一小段。但本着对自己负责和实事求是的纪实摄影原则,后面几天血压正常后,开始随采访对象爬山进村。因为在我看来,真正好的画面既有机缘巧合,也必然是摄影师对自己感受的一种表达。深入才会深动。因此,后面几天,我一直跟着对象,在县城、村里,不分昼夜的持续跟随拍摄,强度非常大。



按照拍摄计划,在完成香格里拉的故事后,我又选择了重庆的两个区县,去寻找和拍摄留守儿童。留守儿童本来就是城市化中存在的最大一个问题,而且还不仅是中国,在美国东西部之间,因为经济差异,也一样存在留守问题。



她们一边在乡下随祖辈生活、学习,一边感受着父母从城市带回来的一系列信息,从精神上和物质上,都生活在城市的缝隙里。由于是一种长期生活状态,因此这一系列我是以环境肖像拍摄为主。这个想法其实由来已久,但由于各种原因,一直耽搁着,这次项目申报成功也算是给我的一个鞭策吧。



心理问题是农村留守儿童最值得关注的问题。长期的单亲监护或隔代监护,甚至是他人监护、无人监护,使留守儿童无法象其他孩子那样得到父母的关爱,家长也不能随时了解、把握孩子的心理、思想变化。


 

这种亲情的缺失使孩子变得孤僻、抑郁,甚至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严重地影响到了孩子心理的健康发展。这些心理方面的问题,直接影响到孩子的行为,使他们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学校、社会都经常出现一些与其他孩子不一样的行为。



众所周知,目前中国的农业被称为“老弱病残”农业。优秀的劳动力大部分都离开乡村去城市打工了,老弱病残成了农业的主要劳动力。留守儿童在其稍有一点力气的时候,也不得不加入到劳动者的队伍中去,即使他们不去干那些高强度的体力活,也要承担各种家务劳动,过早的分担家庭负担对他们的健康成长的影响也极大。



城市化的进程需要大量的劳动力,创造了无数工作岗位,给进城务工的人们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也创造了这些生活在城市缝隙中的人们。他们希望和自己的家人生活在一起,但是又需要进城务工带来的收入支持越来越高的生活成本。到底是应该遵循自己的内心,还是理性的规划自己的未来,何去何从,恐怕每个人的内心都在彷徨。


美图欣赏

香车美女
云冻欲雪未雪
夜未央 灯火阑珊
邂逅美丽沙洲
罗布泊人像篇
2018ChinaJoy Show Girl作品集锦 I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