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讯:关于一个博物馆的想象


关于一个博物馆的想象

城市:上海

开幕:2018年2月3日,4 - 7 pm

展期:2018年2月3日——3月9日

地点:J:GALLERY(莫干山路50号17座102-103)


展览“关于一个博物馆的想象”即将于2018年2月3日在 J: GALLERY 开幕。本次展览由“科学恋物癖博物馆”委任9位艺术家/组合进行创作。科学恋物癖博物馆由刘张铂泷建立于2014年,其藏品来自于历史中一些著名的“科学思想实验”。本次参展艺术家包括程新皓,丹丹,刘佳林,石佳韵,石婧宇,STAFFONLY,糖匪,吴鼎,张文心&唐人踢,他们以科学恋物癖博物馆的藏品内容出发,从科学,社会,历史,心理等多重角度展开对于“博物馆”这种意识形态的想象,并呈现多元媒介的创作。展览将持续至2018年3月9日。


张文心&唐人踢 Zhang Wenxin & Tang Renti, 未完全坍塌 Not Yet Collapsed, 2017, 声音装置,陶瓷,磁力搅拌机,石英砂 Sound installation, ceramics, magnet agitator, sand, 尺寸可变 Dimension variable 


博物馆是想象的产物。现代博物馆的起源可以追溯至16世纪兴起的珍奇柜(Cabinet of Curiosities),这种收藏模式唯一的标准就是收藏者的兴趣。从动物标本、化石、历史遗物到油画和雕塑,当然其中也不乏传说中的事物,比如独角兽的角。珍奇柜没有明确的分类,也没有统一的标准,它是一个记忆的剧场,更是收藏者对于这个世界的想象。


杰弗里·索纳本(Geoffrey Sonnabend)在他的“遗忘理论”(Obliscence: Theoties of Forgetting and the Problem of Matter)中指出,记忆是人类“创造的最为精巧的构造”,它帮助缓解我们“抵抗最为难以忍受的知识”— 也即时间无可挽回的流逝— 所承受的痛苦。但是,记忆不过是幻象,遗忘才是经验的最终产物。因此,收藏者利用珍奇柜的想象作为抵抗遗忘的有力工具。


从珍奇柜到现代博物馆的演变过程是知识权威建立的过程。个人记忆转变为了公共记忆。个人对于世界的想象则转变为了权威机构对于他者的想象。想象不再是抵抗遗忘的工具,反而成为了塑造身份的工具。于是,我们不妨从来自于博物馆的想象的束缚中脱离出来,转而对博物馆本身展开想象。


科学恋物癖博物馆不是一个关于体制的概念,而是一个供人想象的平台,在呈现展览的同时,也制造了一个延伸想象的空间。它拥有一个相对独立的语境,同时这种独立也意味着它能够向艺术、科学、社会、历史和心理等更多不同语境开放。


吴鼎 Wu Ding (b.1982) 世界的意义存在于世界之外 The sense of the world must lie outside the world, 2017, 图像装置, 720 x 170 x 20 cm

程新皓 Chen Xinhao (b.1985) 东岛舆地图 Map of the Eastern Island, 2017, 数字打印 Digital print, 尺寸可变 Dimension variable 

刘佳林 Liu Jialin (b.1993) Untitled, 2017, 布面油画 Oil on canvas, 100 x 60 cm


关于科学恋物癖博物馆


科学恋物癖博物馆于2014年由刘张铂泷协助美籍华裔物理学家贾世祯先生建立,致力于推动人们对科学思想实验的理解,探索博物馆这一机构体制的可能性。博物馆所有藏品来自贾世祯先生的私人收藏。多数人认为思想实验只能在思想中完成,但贾先生的研究表明,科学家们曾经实际操作过各种思想实验。在多年研究过程中,贾先生收集了各种研究思想实验使用的实验工具、手稿、研究报告以及实验结果等。这些物品构成了馆藏的第一部分。此外,贾先生还一直关注流行文化中对于思想实验的使用,例如科幻小说、电影、流行音乐、漫画等。这些构成了博物馆的第二部分馆藏。如今,对于科学的迷恋已经从对物体的迷恋,扩展到了对概念的迷恋。科学不再是象牙塔里面不为人知的神秘,而成为了新的时代精神。


美图欣赏

青葱气息 佳友meng619的人像摄影
我们的青春
红海湾上的梦境天空
寻找消失的声音
阿朵
听海 清江水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