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niel Traub:小北路及其他城市边缘流动的人


Daniel Traub是一位来自美国的摄影师及电影制作人,自1998年以来,他的多个项目持续关注有关中国的种种经济和文化的转变、城市边缘的人口与风景等。2009年开始,Daniel遇到了两位中国流动肖像摄影师—来自江西的吴永福和自湖南的曾宪方。他们以拍摄天桥上过路人的肖像为生,尤其是那些想在中国生活时期留下纪念的非洲人肖像。这引起了Daniel极大的兴趣,并与他们合作记录、收集了超过两万五千张的关于非洲人在广州的肖像,并于2015年出版了《小北路》摄影集。本次访谈将从Daniel 于98年拍摄的中国的照片说起,来回看这位美国摄影师近20年来间歇拍摄与中国有关的作品的脉络与思考。


采访/王欢

受访/Daniel Traub


MIGRANT COMMUNITIES, 2005-2007 ©Daniel Traub

IN CHINESE CITIES, 2005-2007 ©Daniel Traub

IN CHINESE CITIES, 2005-2007 ©Daniel Traub


假杂志:Daniel你好,从你的早期作品到现在,我们看到许多都是在中国拍摄的。你是如何开始来到中国并展开拍摄项目的呢?目前的居住地在哪里?


Daniel Traub:我在美国费城长大,但是我的母亲是中国人,她出生在贵州,所以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有受到中国的影响,特别是我母亲的影响。在中国我们还有很多亲戚,我小的时候(80年代)来过几次中国,所以我的文化背景或者说我的根,是和中国有密切的关系的。


我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攻读了艺术硕士学位,硕士一毕业我就搬到了北京,那是1998年。我一直都在从事录像和摄影相关的工作,到了北京后我在为德国电视台拍摄纪录片,没有工作的时候就到处逛逛,大概有 4-5年的时间,每周都会出去拍照片,找我自己的感兴趣的进行拍摄。一开始也是在城中心,逐渐地去到了一些更加偏远的地方,去拍摄城市的变化和边缘人群。


SIMPLIFIED CHARACTERS, 1998-2005 ©Daniel Traub


假杂志:1998年到2005年之间,你的照片主要都是关注街上的路人,是他们的什么特质吸引着你去拍摄呢?


Daniel Traub:当时就感觉北京的城市变化如此之大,让我觉得它们就像一幕幕戏剧在转变一样。那些高楼建筑可能第二天就拆除了,仿佛一切都不是真的,而我感觉人的表情和衣着服装也好像在日常中做表演一般,于是就去拍下了这些。


SIMPLIFIED CHARACTERS, 1998-2005 ©Daniel Traub


假杂志:而这期间形成的项目《SIMPLIFIED-CHARACTERS(简体字)》中,一些有关人物特写的照片里,我看到的更多是人们困惑或者惊奇的表情与瞬间?SIMPLIFIED-CHARACTERS这个题目又如何与之关联呢?


Daniel Traub:我刚来中国的时候,脑子里面有一个想法是:中国到底是怎样的?或许是我的母亲是中国人的缘故,这个问题一直伴随着我成长。而我一到了中国发现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就像刚刚提到的,随时随地的变化让我感觉中国正在处于一种实验性(experimental)或者探索性的时期,它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方向。所以我对这个很有兴趣。作品题目叫“SIMPLIFIED-CHARACTERS(简体字)”,是来自于之前毛提倡使用简体字,就好像文化也被简化了,好像中国的根也被裁剪了一样,所以我当时就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迫切的想要了解中国的方向。



假杂志:所以你试图想要找到的这种方向主要是通过人们的精神面貌而更少的关注城市或地景。


Daniel Traub:对,主要还是关注人吧。并且多半都是像民工或者从外地到中心城市的打工者这些群体。



假杂志:而似乎也正是2005-2007年前后,你开始集中关注了这些外来打工群体及中国城市边缘地区的人们的状况?从而形成《MIGRANT-COMMUNITIES》(流动社区)这个系列。


Daniel Traub:因为当时我最先关注的是民工,然后发现他们多半都住在郊区,所以决定去看看他们居住的环境,就开始使用4*5大画幅相机去缓慢地记录下来。我去了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的郊区持续拍摄,因为我觉得这样的区域在整个中国很具代表性,它们是处于城市和农村之间的地方,它们最为活跃、变化也非常巨大。有很多不同的文化在那里交融,除了外来打工者还有在郊区住别墅或大房子的中高产阶级在那里。


MIGRANT COMMUNITIES, 2005-2007 ©Daniel Traub

MIGRANT COMMUNITIES, 2005-2007 ©Daniel Traub

MIGRANT COMMUNITIES, 2005-2007 ©Daniel Traub


假杂志:有一些照片更是直观地将他们生活的建筑与后面高楼林立的景观做了直观对比来强调?


Daniel Traub:也是吧,就想说中国那时候的建设与变化实际上是混淆的状态——既有很富有的人也有相对一无所有的人。



假杂志:2007年项目完成后,他们的状况变得怎样了呢?你后来有再继续关注吗?


Daniel Traub:我拍摄了几次之后,07年再回去的时候,可能是出于国家建设要新造房屋,所以那里暂居的建筑已经全部拆掉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们流落到了哪里,可能是搬到了别的地方,对此我很惊讶。我在中国一直待了9年,想换一个新的环境,所以07年底我就回美国了。


PERIPHERIES, 2005-2007 ©Daniel Traub

PERIPHERIES, 2005-2007 ©Daniel Traub


假杂志:回美国之后的工作是怎样的呢,也是拍摄纪录片然后做一些拍摄吗?然后回到美国之后就开始拍摄费城的贫民区了吗?


Daniel Traub:是的,给杂志拍一些照片,做广告之类的。


之所以开始拍摄费城首先是因为我的母亲也是一名艺术家,她是学习国画的,80年代就开始做社群艺术(Community Art),就是专门去比较贫穷的地区帮助人们把废弃的地方做改造,所以我十几岁的时候会协助她做这些。她对我的影响很大,也让我对这样的地方逐渐产生了兴趣。


而《LOTS》(2008-2010)和《NORTH PHILADPHILA》( 2008-2013)照片中的地方就是费城很多黑人生活的贫民区,你可以看到很多楼都是未装修的,或者被烧掉的。但实际上,不同于中国的是那里是城市的中心,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遭到了破坏,导致5、60年代开始,很多有钱人都搬到了城市的边缘,而很多黑人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中心地带。


LOTS, 2008-2010 ©Daniel Traub

LOTS, 2008-2010 ©Daniel Traub

NORTH PHILADELPHIA, 2008-2013 ©Daniel Traub

NORTH PHILADELPHIA, 2008-2013 ©Daniel Traub

NORTH PHILADELPHIA, 2008-2013 ©Daniel Traub


12下一页

本文导航

第1页 Daniel Traub 的早期作品
第2页 《小北路》项目

美图欣赏

厮守
悲伤的深秋
希望的田野上 嫣嫣一片胭脂色
匆匆那年
庭院深深深几许
我有一个梦想,和阳光一样灿烂芳香而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