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摄影论选译 镜中之像(下)

作者 / 伊藤俊治

译者 / 林叶


《写真都市》选译

镜中之像(下)


“被观看的对象”与“被看到的对象”是不同的,这种情况已经得到正确的认识。


芭芭拉·卡斯滕摄影作品


例如芭芭拉·卡斯滕认为,“观看建构好的物品”与将它“拍成照片之后进行观看”,这两种行为是完全不同的,因为照片并不是她建构的物品。“对木头、塑料、镜子、屏幕等工业物质进行合成,这种行为就是物质本身的表现,也就是对物品——空间式地保持着这样物质的物品——的叠加。可是,拍摄这些建构之物的照片,除了我取景的那个部分,其他的全都排除在外了,展示的是‘摄影式的视野’。摄影的空间是次要的,是关于照片这种纸上的平面形式的东西,是关于这个平面上的符号的陈述。这绝对不是我的雕塑的记录”。


芭芭拉·卡斯滕摄影作品


卡斯滕的这段话,让人联想到康斯坦丁·布朗库西的情况,他接受曼·雷的建议,给自己的雕塑作品拍照,不过,或许正是这个被断片化了的二维与放射出空间的三维之间那种结构上的奇妙落差,让曾经是雕塑家的她对作品进行照片化。将几何学的三维布景调整为二维的影像,在这个过程中,她的摄影作品逐渐生发出它自身的幻觉。放大到30×40英寸的摄影影像让那个多义式的空间到处散发光芒,可以说,她是通过媒介与材料的接合,来摸索一种方法,用以建构与现实完全不同的空间。


桑迪·斯各格兰德摄影作品

桑迪·斯各格兰德摄影作品


在桑迪·斯各格兰德这里,情况也是一样的。她最初是从由原色纸张、器皿、豆子、胡萝卜构成的静物摄影开始的,在她帮忙做纪实电影的拍摄时,她意识到,“拍摄平淡事象的摄影对于记录方式而言,是不充分的”,于是就让金鱼、婴儿漂浮在房间里,通过由人无机地布置出来的影像,让现实变得戏剧化。她先花几个月时间从制作材料开始,然后将这些材料吊挂或放置在房间里,制作出实际的空间。而且,还将椅子、桌子、冰箱等这些物品全都涂成同样的颜色,将有实际作用的线、颜色与功能消除掉,让真正的人以某种僵硬的姿势立于其间。根据桑迪·斯各格兰德事先设想的那样,将这样的场景印制在一张照片里了之后,这才成为了一个活动的虚构故事。由于这样的照片化行为,那种悖谬的影像——房间简直就像是潮湿的生物一样,由于那些傻乎乎的猫和金鱼其实是仿制品,像人体模型一般、让人毛骨悚然地站立着的却是活人——才得以成立。将装置物品拍摄成照片这种行为,存在着某种视线,即观看事实与照片在平面中发生反转这种奇妙关系的视线。并不是那种先有装置物品、材料以及活动,然后再将其记录下来的照片,而是为了实现照片化而制作装置物品、材料以及举行活动。


大卫·霍克尼摄影作品


大卫·霍克尼也有着同样的视线,将世界作为“被看到的对象”,像拼贴一般地进行再合成。用宝丽来相机一点一点地错开时间去记录一个风景,提取时间的流动,或者为了捕捉隐蔽的视野而使用带有高速过片马达的相机进行连拍,然后将拍摄好的照片剪切开,再接合成一张巨大的照片,凭借他的这种方法,室内、风景等这些司空见惯的日常生活空间,转眼间变身为了某种不可思议的空间。他的摄影观念就是用多张照片,构成复合视觉影像,超越惯常的照片表面,获得视觉上特殊的广度。他的这种观念与其说是“拍摄什么”,不如说是将重点放在“如何展示”上的“观看行为的设计”。对霍克尼而言,拍摄的对象基本上没有什么意义。只有影像在感觉上的效果才是问题所在。


辛迪·雪曼摄影作品

辛迪·雪曼摄影作品


辛迪·雪曼的那种从摄影行为中产生照片的方法也同样是始于事先“被看到的对象”。给她带来灵感的《巴士站》里的玛丽莲·梦露、《绿野仙踪》里的朱迪·加兰、男性杂志中的美女裸照,就是被平面化的“被看到的对象”,辛迪·雪曼的世界完全不存在被观看的对象,只是由那些“被看到的对象”的类型化的要素构成。照片中被拍摄的对象、被影像化的对象这种概念,形成了她的摄影表现的核心。这是将影像能力——把某个事物变成另一个事物——作为基础,将表面作为标准之后所看到的世界影像,是通过“被看到的对象”的介入来观看一切事物的姿态。理解角色扮演者的存在、将大众影像的经验作为展示对象加以戏剧化这样的行为,才是辛迪·雪曼摄影的本质。


那么,有必要再次想到的一点就是,这样的“无对象的摄影性”就是工作室摄影最根本的特质。渗透到现代社会现象之中、产生所有影像的工作室摄影,从一开始就不是日常式的现实,她总是要创作吸引人的视线、让人获得视觉享受、唤起视觉兴趣的照片。为了掠夺视觉、刺激欲望,工作室摄影力求将摄影的支配能力提升到极致。在二十世纪,工作室摄影就像那些将许多玫瑰的花瓣全都剥掉、只用漂亮的花瓣来制作摄影用玫瑰的臭名昭著的摄影家那样,始终在播撒某种反常的现实感。由于理解摄影与印刷这种二维化程序之后所造成的深刻印象,以及影像向人类记录的转嫁,人们对于这种在三维空间中身体式地观看事物的行为似乎感到抵触,摄影所具有的二维特质对人类的记忆与感觉的结构也具有巨大的影响力。因为二维的东西更容易被记住。就像是“被观看的对象”被“被看到的对象”回收一样。


世界从展示行为开始发生倒转,并制造出新的自然。在那里,时间获得了空间上的融通性,而空间则获得了让时间变形的能力。这种时空上的双重变质,在工作室摄影创造出了一种独特的、凝固了的象征性维度。这不仅存在于摄影领域,还拓展到现实领域,对生活形成包围,甚至这种力量也波及到了人的行为与感情。而在此之前,则认为是存在于表层之下的深层在推动表层,那么原封不动地将这样的“被看到的对象”接受下来的人类,以及无意识地理解那些仅为表层现象的人类表现行为,大概就与之前那种认知的表现相隔绝。在他们那里,现实与影像或者说通过眼球依靠技术形成的画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形成了某种相互混在的、崭新的现实感。照片的表层完全覆盖了这整个世界,现实被完全涵盖在摄影的射程之内。对于这些将工作室空间的摄影概念照单全收的新摄影家而言,摄影与其说是表现方法,不如说已经化成了决定那种表现形式的最重要因素。在摄影表现、摄影影像之外,“摄影”被嵌入到世界结构的中心。深入到由具有让世界照片化的性质构成的工作室之中。


这些新兴摄影家总是安居于表层,与探索现实与深层的行为无缘地(心怀“不,这样的东西不是已经不存在了吗”这样的绝念)停留在媒介上,也许他们就是通过这种方式让人们意识到我们所深入的这种空间吧。


12下一页

评论嘉宾

.宇宙.

我不玩游

异乡游子

春明景和

半杯茶

白石翱翔

兴盛和

尼洋河

ありぱぱ

九天寒冰

白石山人

牛村

周路

tzk403

洛城夜雨

蟠龙山人

大宇摄影

刘春喜

本文导航

第1页 被看到的对象
第2页 关于观看

美图欣赏

一种离奇独特的味道 不可触及的艺术追求
优雅与悲伤 照片中的流浪猫
以艺术大师的审美特点拍摄他们各自的家乡
细腻温柔的神态 坠入凡间的天使
穿越时空 摄影师把自己合成到童年照中
新机械 神秘方式摆置的机器硬件

站内评论

佳友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精彩内容,每日送达!

佳友论坛服务号

扫一扫,佳友论坛手机直通车

评论

魏方合10月03日 20:53

加油

GD小王子09月15日 16:07

谢谢分享

囚徒09月15日 16:03

又有新活动 不错

菲林影像09月15日 09:09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