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摄影论选译 多木浩二的《眼之隐喻》(下)

作/ 多木浩二

译/ 林叶


密室与错觉


庞贝壁画

马萨乔,《三位一体》,圣母玛利亚教堂



但是,本来错觉式的影像,就不是在封闭空间中发生的事物,也不像西方壁画历史那样被彻底地合理化。绘画确实只能关注并质疑其画框内部的情况。很多现在的美术书籍在复制绘画的时候基本上只出示画面。这且不说,至少只要看文艺复兴的壁画,就可以因那些壁画是绘制在墙壁这种平坦的、甚至是直接面对人的身体的平面(空间)上,而获得大部分形式上的特征。那就是错觉。他们还不知道庞贝的情况,但墙壁上却画上了想象的房间建筑。在庞贝的这一部分里,墙壁上的绘画不如说是在临摹大理石,或者描绘圆柱,可以说,就是从描绘相似建筑开始的。同样是描绘相似建筑的行为,十五、六世纪的意大利寺院或宫殿里的绘画则与观众实际身处的空间密切联系在一起。马萨乔[1](Masaccio)在新圣母玛利亚教堂[2](Basilica di Santa Maria Novella)所画的“三位一体”[3],在墙壁的后面刻上假想的小教堂的刻痕,安德烈亚·曼特尼亚[4](Andrea Mantegna)所画的几乎等身大小的人物仿佛是直接站立在暖炉上。也有裙板的上端与画面下端的地面一致的墙壁。而罗马的萨凯蒂宫(Palazzo Sacchetti),绘画作品虽然放在画框之中,但是画框也画得像是被墙上所画的圆柱架住了似的。绘画的确是一种人无法进入作品内部的表现形式,不过,墙壁却切分了人的身体居住的移动空间,在地上形成了内部/外部这样的对立,从而形成了内部,而且,这个内部是带有秩序的。所以,绘画因为与这样的墙壁联系在一起,才与拥有身体的人类有了直接的空间关系,拥有了与建筑对人所具有的同质的关系。这种关系必须为身处房间内部的人所感知,那么通过这幅画而形成的想象与人所处的空间的一致,甚至让贡布里希说出了达芬奇Ⅰ所提出的“一间房间、一面墙壁、一个场景”这种观念,简直就像是亚里士多德的三一律[5]这样的话。这是一种理性精神的表现。换言之,所谓透视法,终究只是以人类为中心、将世界理解为某种统一体系的想法。


但我能感觉到,绘画本身模糊了想象与现实之间的界限、靠相似让世界成立的这种情况,并不仅仅具有合理性。合理性地产生的错觉之不合理性,在巴洛克的天顶画中达到了顶峰。被从下往上仰望的建筑,在绘画中的空间里得到了延长,天使仿佛在空中翩翩起舞、一起演奏着神的赞歌,朝着无限的天空而去。这是巴洛克舞台诞生的荒诞不羁的奇观之结晶。罗兰·巴特在关于罗犹拉[6](Saint Ignatius of Loyola)的文本中指出,巴洛克时期正是“眼睛成为知觉最大器官”的时候,正如他所说的那样,世界一直是作为某种被观看之物出现的。从巴洛克的天顶画到全景画,二者之间的距离并没有那么遥远,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从“神之国”到“世俗都市”的变化,与从宗教画到民间表演节目的变化,改变的是同样的想象力活动领域。如此看来,密室才是错觉的前提,这样的密室本身,就是都市的小型模型,同时也只能是一种“眼之隐喻”。


最早的暗箱图式 1545年

可搬运的暗箱 1646年/阿塔纳斯·珂雪


将这个密室与暗箱这种科学同时又是某种类似魔术式的装置相联系,便能看出摄影发明的脉络。确实,人类最早发明的眼睛的具体模型,就是暗箱。这远比笛卡尔取出牛的眼球、发现影像映在视网膜上这个现象要早得多。至于暗箱,光线则是从一面墙壁上的小孔射入,在另一面墙壁上映射出倒立的外景影像。这个图像,绝非人类所认识到的那个世界的原有状态,但是却在原理上与利用透视法描绘出来的图像一致。这种暗箱,是作为某种写生的辅助手段而发展起来,被诸多画家所采用,例如维米尔、卡纳莱托[7](Canaletto),都是用了这个道具。


就这样,透视法主张自己是唯一的视角,世界是以主客体相互对立的方式构成的,而且,已经将背离特定主体的视角的视线包含在内。这种视线,换句话说是外在的视线,之所以一下子暴露出来,是因为十九世纪初摄影的发明。摄影的发明,并非凭一人之力得以完成的。到摄影发明为止的整个过程,大量的人为之做出了准备,即便撇开这些人不顾,仍然有两位不同类型的人与摄影的发明有着直接的关系,这是一个颇有意思的现象。严格讲,最早拍摄出照片的是约瑟夫·尼塞福尔·尼埃普斯。他的研究,可以说是科学技术式的方向,是发明家的道路。而另一位发明者,即实际上夺走尼埃普斯的荣耀的达盖尔,他的兴趣就是在接下来要阐述的民间表演节目的社会性,以及前文已经谈到过的全景画等都市视觉体验的背景下产生的。而且,除了发明摄影,在摄影的社会化上,他也居功至伟。


伦敦西洋镜馆的平面图

伦敦西洋镜馆

西洋镜因为照明的变化画面也相应发生变化/(上)反射光下的白天景象/(下)通过透射光产生统一场所的夜景

巴黎的西洋镜馆


达盖尔最早是舞台背景画家伊尼亚斯· 德戈蒂(Ignace Eugene Marie Degotti)的徒弟,不久之后,他便成为了一名全景画家。达盖尔为了进一步提高全景画的效果,以达到现实与错觉难以区分的程度,发明了西洋镜。一般认为,这是可能因为他于1821年见到了透明的透视画Ⅲ的缘故。翌年,他开设了西洋镜馆,利用照明上的变化,让同样的画面变成其他另一幅绘画,通过上映这种结构的西洋镜而大获成功。全景画还是在表面上进行描绘的绘画,而西洋镜则是在一个框架中发生变化,于是,一张绘画的实体性就变得越来越弱。从只是图像的图像中看到不是描绘而是光制造出来的图像。他就是利用暗箱来绘制草图的。当他听说尼埃普斯通过那位经营镜片的眼镜商人查尔斯·塞福尔(Charles Chevalier),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将影像直接固定下来之后,便与尼埃普斯合作,朝着摄影的方向发展。


12下一页

本文导航

第1页 密室与错觉
第2页 认知行为与比喻

美图欣赏

弄影系 雕刻时光
爱与红
如烟时光
春天的诗已被春天写满
弄影系 One Morning
弄影系 新未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