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鹿麻耶:摄影应该用宽广的心

摄影师赤鹿麻耶凭借作品《餐风》摘得了2011年写真新世纪大奖。这篇访谈围绕写真新世纪奖、作品《餐风》以及摄影书,赤鹿麻耶谈了谈自己的创作。


采访/林叶


餐风,赤鹿麻耶作品


Photofans:你是怎么知道写真新世纪的?日本的摄影奖项有很多,你为什么选择参加写真新世纪? 


赤鹿:我在获得佳能写真新世纪的大奖之前,也参加了很多摄影比赛,但是结果都不大理想。摄影比赛有很多的参赛条件,比如:照片的大小、照片的数量,放这些照片的文件夹的大小等等。这些条件对我来说都是很棘手的事情。将自己的摄影作品归入各种规则中,是非常困难也是很不开心的事情。因为每次参加摄影比赛的结果都不理想,所以我决定把写真新世纪作为自己的最后一次尝试。



Photofans:能说说你是怎么准备参加写真新世纪的摄影作品的?


赤鹿:写真新世纪对于参赛条件上比较宽松,不用说对国籍、年龄没有限制,作品的形态以及数量也都是自由的。所以,我想反正是最后一次,那我就放开手脚去做吧。我准备了一套1米大小的照片,用螺丝固定住,做成摄影书寄过去。这就是《餐风》这个作品,我希望观看的人能够运用自己的身体去翻看这些页面,用这种方式来感受这样的摄影体验,所以我选择了这样的大小。从我刚开始拍摄照片开始,我就非常重视自己获得的那种“印象”。这一点到现在也没有改变,一直在拍摄那种由于“印象”与“人物”、“事物”的相乘而产生的事件。《餐风》并不是我创作的一个系列,而是到那个时候为止我一直在拍摄的作品的一部分,当时我就是把自己觉得最好的照片组合在一起。打算把照片做得比自己还要大,这不是为了扮酷,而是我自己心里始终想要做那种和自己一样大的作品。在制作《餐风》的时候,特别有这样的意识。


餐风,赤鹿麻耶作品

餐风,赤鹿麻耶作品


Photofans:《餐风》这个作品的名字有什么样的特殊的含义吗?


赤鹿:关于《餐风》这个名字,是很早很早以前,我不知道是在中国的书籍还是电影中发现了“餐风”这个词语。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明白,但是给我带来很好的反应,所以我就把这个词语记录在自己的手帐里。多年之后,当我在归纳自己的作品的时候,我就想到了自己记下的这个词语,我觉得和那个时候的心情非常吻合,就用这个词语做名字。“风”这种东西是无法用手抓住的,也是眼睛看不见的。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创作的作品和这种感觉非常相似,总是在不断地变化,而我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样子。如果真的想要做“餐风”这件事情的话,那就只能张大嘴巴等着了。我觉得摄影也应该用这么宽广的心,做出一个巨大的样式。所以就用这个作为这个作品的名字。


餐风,赤鹿麻耶作品


Photofans:你参加写真新世纪的作品,是用B1(728 × 1030厘米)大小的照片制作而成的摄影书。在你的“开放工作室”项目中,你展示的照片也是大小不一。在你看来,照片的尺寸是否也是创作表现的一部分? 


赤鹿:在一个展览中,照片的大小,是会成为观看照片之人的“经验”,所以我觉得是非常重要的。《餐风》与《你睡得好吗?》这两个作品,我是非常重视“体感”的,所以,展览中会反复出现大幅照片。到现在为止,我的作品每一张照片之间都是没有联系的,都是没有脉络的。拍摄一幅照片,感觉就像是在制作一幅绘画作品。所以,我会根据每一张照片所具有的能量、特征、存在感来考虑照片的大小与形式。现在正在制作的作品,可能会是那种不被人们注意到的小照片。这是面对一张照片、与它商量并作出判断的过程。


赤鹿麻耶展览现场



Photofans:听说你曾经来过中国,而且这次中国行对你的摄影有一定的影响,能说说那次来中国的经历吗?这次中国行中,什么对你的创作产生影响?


赤鹿:中国我去过好多次了,不过,最早的那次是高中时候的进修旅行。我们去访问了上海的姐妹校,还去了杭州、苏州。虽然只呆了一个星期左右,但是这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一次海外旅行,至今依然难以忘怀。而这次旅行从衣食住行到色彩、味道,都给我留下了强烈的印象,这也对我现在创作的影像形成了巨大的影响。大学期间我选择中国学科作为自己的专业也是因为这个缘故。



Photofans:获得写真新世纪这个奖,对你之后的摄影创作与发展有什么样的影响和帮助?


赤鹿:现在,我能够持续从事这样的创作活动,全都是拜写真新世纪所赐。“获奖”成为了我与很多人相遇的“护照”。而我遇到的这些人,也一直在支持现在的我。如果我没有获奖,估计可能也不会有我们这一次的采访吧。这个奖就是这样和现在联系在一起。


美图欣赏

弄影系 雕刻时光
爱与红
如烟时光
春天的诗已被春天写满
弄影系 One Morning
弄影系 新未了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