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之洲:关于那些似曾相识的视觉经验

对于绝大多数诸如摄影这样的视觉媒介来说,似乎,只有当视觉在不同程度上的“美感”“隐喻”或“叙述”得到相应的认可时,才让作品的话语显得名副其实(设想,关注同一命题的两部作品,会因为某一部比另一部拍的“好看”而被认为更加成立吗?这几乎成为了人们以往谈论作品时的灰色地带)。


而张之洲的创作是从根本上避开了“视觉创造”的策略。对张之洲来说,话语的讲述根本不在于美感抑或隐喻等在视觉上的推进,重要的是,视觉一旦在他的话语模式中与人达成共识, 就得到了入其法门的钥匙了。当“似曾相识的视觉”与极富调侃又直刺要害的语调建立起微妙的联系时,关于“经验”的问题也便开始被谈论起来。尽管自始至终张之洲都在戏虐摄影、规避常规摄影的手段,像是大张旗鼓的反摄影,但他仍然对图像本身存有情感。


记得之前有一次问张之洲“对于自己的创作方式你是怎么形容的”。回答的原话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是说“尽管我一直使用摄影,但这不是在用摄影去捕捉别的什么东西,而是在向摄影的内部发掘,这个过程像在(摄影的)迷宫里走不出去了,就开始刨墙。这个作品像是写给摄影人的一首情歌。”


张之洲的创作使我感兴趣很重要的一点是一种标准语境下的差异性,也即可以从那种“看起来不错…但是有些类型化”中逃逸出来。同时,我觉得他是一位看自己的创作看的很清楚的创作者,于是,这一次就张之洲的创作和写作等思考,我们展开了一次对谈。



摄影师T


图片由张之洲提供


王欢:之洲好,可以先简单说一下自己的现状吗?


张之洲:我现在一边作为职业摄影师为杂志拍摄空间、静物和一些环境肖像。另外一边在做涉及摄影的创作,这包含图像上的创作,围绕着摄影的小说写作和一些摄影评论。



王欢:“围猎”这个系列是怎么开始的呢?


张之洲:有段时间,我感到被自己的视觉经验围困起来了,总是在取景器中看到似曾相识的画面,跟自己以前的作品相似,跟自己喜欢的那些艺术家的作品相似,甚至有时候还会撞见之前从未见过的作品跟自己已经完成的作品相似。这使我感到沮丧与恐惧,逐渐地,不经思考地逃离这种相似成为了一种本能反应,就这样为自己树立了太多堵住自己的高墙,如此我的创作在焦虑中停滞了很长一段时间。


但是与他人相似真的就是创作的原罪么?对此我没有答案。


在我困惑之时,一位朋友找到我,当时他正在策划一个展览,想看看我前一段时间拍的关于家庭的一系列照片。在我们的交流中,他提到这次策展的意图并不是单纯地表达乡愁,而是希望看到更多艺术家对于自身生命体验的思考。而这正合我意,我想是时候去为那个我没有答案的问题好好探索一番了。

 

以“似曾相识”为线索,我重新回顾了我之前所拍摄的家庭系列照片以及做为拍摄灵感与素材的家庭相册。这一次,我故意回避了之前有关乡愁的情感因素,而是将我自身创作的焦虑投射到家庭相册之上,试图寻找一些答案。

 

在这个过程中,我去仔细体验“似曾相识”的发生,我将对于相似的敏感性放到最大,并将那些存在于我身心中的经验与执念尽情演绎,在家庭相册和我的早期照片中找到了很多会刺到我的图片,这些图片或多或少都跟他人一些的作品有所相似,但随后我发现其实这种相似是很荒谬的,因为除却“相似”这些图片本身也具备图像的能量,而我的家人在几十年前更不可能预先知晓这种相似。

 

“围猎”的第一次展览是我将这些图片按照其本身的色彩关系大小不一的排布在白墙上。在这之后我意识到,我在选择这些图片的时候不仅仅是相似性在发挥作用,我的一些经验与执念也同样发挥了作用,我以此为素材虚构出四段摄影师的故事,他们是我也不是我,这些内容有很多演绎的成分,并且在图片的编排上也划分出了四组与这四位摄影师相对应,这组作品的名字也由“围猎”更名为“四个摄影师”。



摄影师K



12下一页

评论嘉宾

.宇宙.

我不玩游

异乡游子

春明景和

半杯茶

白石翱翔

兴盛和

尼洋河

ありぱぱ

九天寒冰

白石山人

牛村

周路

tzk403

洛城夜雨

蟠龙山人

大宇摄影

刘春喜

本文导航

第1页 与他人相似是创作的原罪么?
第2页 关于模仿的问题

美图欣赏

一种离奇独特的味道 不可触及的艺术追求
优雅与悲伤 照片中的流浪猫
以艺术大师的审美特点拍摄他们各自的家乡
细腻温柔的神态 坠入凡间的天使
穿越时空 摄影师把自己合成到童年照中
新机械 神秘方式摆置的机器硬件

站内评论

佳友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精彩内容,每日送达!

佳友论坛服务号

扫一扫,佳友论坛手机直通车

评论

魏方合10月03日 20:53

加油

GD小王子09月15日 16:07

谢谢分享

囚徒09月15日 16:03

又有新活动 不错

菲林影像09月15日 09:09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