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摄影论选译 日常性的追求与快照手法(上)

文 / 重森弘淹

译 / 林叶


图片来源于网络


1


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LESAMéRICAINS,1958)在我们国家【注:此处指当时的日本,作者写作此文的时间大约为1967年】还是一本尚未获得决定性评价的摄影集。不过,这无关紧要。我认为,不管是深入彻底地了解美国民众的日常性这层意义上,还是新纪实这一点上,要谈论当代摄影,这个作品集都是绕不过去的。事实上,自从这本作品集诞生以来,不断地会看到他的拍摄手法对全世界的摄影界造成冲击。卡蒂埃·布列松称:“就像是扔下一颗炸弹似的”,而在1930年代的FSA纪实运动中起指导性作用的沃克·埃文斯,也是罗伯特·弗兰克的强大支持者。发表于1955年的“本·詹姆斯/威尔士矿工的故事”让他获得了那一年的古根海姆基金会的古根海姆奖。


罗伯特·弗兰克

罗伯特·弗兰克《美国人》系列


今后的事情暂且不谈。在这本由75张照片构成的作品集之中,没有加入他自己的任何评论。他只是抄录西蒙·波伏娃(Simone Beauvoir)、安卡德威尔(Anne Caldwell)、安德烈·莫洛亚(André Maurois)、亨利·米勒(Henry Miller)、约翰·斯坦贝克(John Ernst Steinbeck)、约翰·多斯·帕索斯(John Roderigo Dos Passos)等文学家的感想,或者把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Franklin Delano Roosevelt)为首的政治家们的发言作为资料进行罗列。


这些评论作为不断出现在照片中的那些日常现实的资料,反过来,日常现实同时也可以视为这些评论的事实。


不过,就如前文所说的那样,每一个映像中所表现出来的日常诸事实之间,是不存在以往那种照片故事似的关联性。每个现实都只不过是偶然地紧挨在一起,罗列式地加以陈列而已。其中,如果没有证明各种事实与事实之间的不同界限,那么连轮廓也都不存在。如果要用什么样的语言来表述,那只能说有某种现象之间的关联性,这种关联性也可称之为“非连续的连续性”。


在这本作品集中,有独立时代与开拓时期的美国形象,也有现代美国的形象;有黑人的日常生活,也有犹太人的日常生活;有好莱坞的女明星,也有纽约的男同性恋者;有脖子上悬挂着“觉醒吧”的牌子的孤独老人,也有一间写着“参加海军吧!接受协商”的闲散的办公室;有缓慢的劳动者的晚餐,也有像战斗一样的午餐风景。


这里面的任何一个断面,真的都有一些景象酷似现在日本的情况。而陷于越南战争之中的当今美国,情况或许早已经不一样了吧。


总之,这本作品集中,戏剧性的现实场景一个都没有。所能看到的全都是那种完全置身于日常性这种太平盛世之中的美国大众的生活。虽然如此,就像这本摄影集的结构那样,每一个现实场景都是偶然毗邻,互相之间并无关系,不过,或许会有某种同质化的影像洋溢于这本作品集中。缺乏某种从根本上支撑他们生活的某种核心元素。他们的生活仅仅只是分解在日常性的结构之中。


似乎从一开始,罗伯特·弗兰克就没有意图要把这些事实有机地联系在一起。他也只是偶然路过似的看到这些现实罢了。因此,这里是不会有异常影像出现的。异样的现实并不意味着异样的状况。他并没有给刻意给这些现实赋予意义。


仅为眼睛所见的日常性结构就是这样的吧。所有的状况都只是作为“不变”的状态而展开。而我们则是在翻看这些页面的过程中,从这无尽的“不变”状况中去发现异常之物。总之,某种不可见的危机状况,在习以为常的日常现实的不断反复延长过程中,慢慢清晰地显现出来。或者也可以说是处于这种状况的漩涡之中却又完全意识不到的某种状况,开始浮现出来。


异常的、戏剧性的状况,因为异常的、戏剧性的缘故,而更容易典型化。但是,现在人类将所有的一切都类型化了,每个人的周围,表面看起来全都是整齐划一的,要在这样的状态中抽取典型是非常困难的。因此,由于是随意地抽取出无数类型,统计类型的工作也就成了某种类型化的行为。


米开朗基罗·安东尼奥尼的《蚀》这部电影中,一个与情人分手的女子,只是在无意中走上罗马街头,到证券交易所去找沉浸在股票之中而忽喜忽忧的母亲。在女朋友们的公寓里打扮成黑人瞎胡闹,然后便委身于证券交易所里认识的青年。整个过程就像呼吸喝水一样普通。她与男子相约夜里相会,但是到了约定的时间,男女双方都没有赴约。看那个女子在原野上游玩的情景,纯粹只是毫无意义的行走。随即,夜幕降临了。


那个女子的行为就像那个女子的心理波动一样,所有的一切都是偶然发生的,没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必然的。在这里,当然不是以往那样的戏剧,但作为一种非戏剧的戏剧,其日常性的意义却遭到冰冷地追问。确实,在这里,现代的日常性在一个女人的心中被典型化。


而到了罗伯特·弗兰克的《美国人》这里,就连从一个女人的日常性中探讨现代日常性这样的想法都没有。在《蚀》这样的电影之中,就算以往那种戏剧性非常稀薄,但还是有戏剧性的。而《美国人》这部作品需要考虑到的是,它是一部摄影作品,所以要受到摄影的制约,在这个前提下,它非常明确地拒绝以往那种戏剧性线索。


可以肯定的是,对罗伯特·弗兰克而言,《美国人》中出现的明星和那些把明星团团围住的普通民众,只不过是同一种类型的人而已。而可以肯定的一个前提是,不管是在电视/工作室的相机前卖笑的明星,还是出现在身边屏幕中的那个女子的面容,全都是虚构的。所有的一切是不变的、都是无差别的,这种认知的结果就是,不变的事情中的异样性和无差别的情况中的异样性开始浮现出来。既没有故事性也没有戏剧性,而这样的故事性和戏剧性,要是说有的话,也只不过是有而已。


123下一页

评论嘉宾

.宇宙.

我不玩游

异乡游子

半杯茶

白石翱翔

兴盛和

九天寒冰

白石山人

周路

尼洋河

牛村

ありぱぱ

春明景和

tzk403

笑观山月

蟠龙山人

洛城夜雨

大宇摄影

本文导航

第1页 罗伯特·弗兰克
第2页 卡蒂埃·布列松
第3页 埃里希·所罗门

美图欣赏

2007年写真新世纪大奖作品赏之一:佐藤典子
2007年写真新世纪大奖作品赏之一:中岛大辅
2007年写真新世纪大奖作品赏之一:黑泽恵
流星般璀璨 新西兰萤火虫洞中的耀眼光影
怪诞又安宁的世界 绚般超现实摄影
2006年写真新世纪大奖作品赏:高木梢

站内评论

佳友微信公众号

扫一扫,精彩内容,每日送达!

佳友论坛服务号

扫一扫,佳友论坛手机直通车